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120章 湘西趕屍

憋寶人 第120章 湘西趕屍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哈哈。”

王小六兒大笑,對姚總說,“此物名為白凶,是殭屍的一種,也可以說,不是普通的殭屍。這,可不是鬨著玩兒的!”

“是啊,我也是長了見識了。”

姚總心有餘悸的模樣,“老弟,我不明白!你說,那殭屍,剛纔還是個美人兒呢,怎麼一下子,就變個大馬猴子呢?而且,裡麵那幾個癟犢子那麼搓弄她,她都冇咋地,忽然間,她就活了呢?”

“那女屍的嘴裡,有一個壓口錢,此物,是用來防止屍變的。”

王小六兒撇撇嘴,“這個女屍,到底是誰,到現在不得而知,但看起來,她應該,在下葬之前就有屍變的跡象。有高人看出來了,用壓口錢,鎮住她了。方纔,有工人把壓口錢拿走了,那還不是脫韁的猛虎一般。”

“嗯,確實猛惡!銅皮鐵骨,刀槍不入。可我還有一個問題。”

姚總看看四周,拉著王小六兒到一邊,“這個殭屍,咋跟電視裡的不一樣嘞?殭屍不都這樣的麼?”

姚總伸直了胳膊,作勢,一跳一跳地,王小六兒卻歎息一聲,“殭屍,原本就不會跳。”

“哦?”

“過去的人,對殭屍不瞭解,所以纔有這樣的誤會。一來,殭屍有很多種,卻不是每一種都會撲人,能撲人的殭屍,總的來說,都是極少數,常見的,又比較要命的,便是黑凶,白凶這類。”

“剛纔這個,就是白凶。”

“對。”

“那,為啥她不跳呢?殭屍不都是跳著走麼?”

王小六兒低頭,“殭屍跳著走,原本就是一個誤會。最早的時候,在湘西地帶,有很多外地人,客死他鄉,按照他們的傳統,人死了以後,要落葉歸根,需要給人運回去,所以,當地人在確定自己要死了以後,會服用少量的砒霜。藉助藥物的作用,人死以後,短時間內,不會腐爛,就變成了他們所謂的殭屍。”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不過,把死人變成殭屍,是一個技術活兒,這個事兒有專門的人來做,而這個把死人變成殭屍的過程,在過去一般稱之為‘站僵’。在經過這個流程之後,固定的時間內,會有專門的一群人,負責把這些殭屍送回自己的老家。這些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趕屍人。”

“湘西趕屍。”

“對。”

王小六點點頭,“聽我爺爺跟我說,這趕屍人,通常有三個人。一個人在前麵領路,另外兩個人就扛著兩跟長竹竿,架著屍體往回走。但屍體太重,他們運不動,所以多數時候,趕屍人通常會把那些變成殭屍的屍體的內臟啥的掏空了,塞入稻草,隻留上半身和兩隻腳。運送的時候,就直接將屍體胳膊綁在竹竿兒上,一個接一個,排成一串兒,外表看,就像是後麵的屍體搭著前麵的屍體一樣。可再怎麼說,殭屍也是有重量的,所以,他們抬著屍體走起路來,會咯吱咯吱上下直晃,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人在前麵走,後麵一群殭屍,一跳一跳地跟著。”

“啊,合著這麼回事兒啊!”

姚總一拍手,恍然大悟,“你這一說,好像還真是!”

“本來就是。”

王小六兒淡淡一笑,“湘西趕屍,很是神秘,關於他們的傳說很多,但說實話,這並不是什麼高危職業,因為,比起黑凶白凶來說,那些殭屍,基本上冇什麼危險。其實,隻要留意一下,你就會發現,不管什麼地方,人死了以後,都要搭棚子,把屍體放在裡麵,不能被日月照到。那是因為,傳說中,如果有屍體被風吹雨打,受日精月華,經年日久之後,皮肉會爛,爛了以後,直接縮進骨頭裡。然後在殭屍的骨頭外,再生出一層筋,筋上長毛兒,能躍起撲人。這,便是所謂的‘凶’。能撲人的殭屍,不管是不是這麼變成的,大多數時候也被統稱為‘凶’。此物因為種屬不同,毛色不同,又可以細分為黑凶白凶。也有說法說,‘凶’的毛色,與它的道行有關,白凶最低,黑凶其次,再後來,便是紅凶,金凶。因為,這東西每次升級變化,都會經曆劫難無數,所以,黑凶白凶前還能散見於各類野史當中,紅凶,便十分罕見。至於這褪掉紅毛兒長出一身金毛兒的,據說,自開天辟地以來,隻有一隻……”

“隻有一隻?”

姚總聽得一愣一愣地,往前湊了湊,“哪一隻?”

“傳說中,觀音菩薩座下的金毛犼。”

“真的假的?”

“傳說而已。”

王小六兒淡淡一笑,“都這麼說,至於到底是不是,誰能確定。”

“嗯,我覺得也有點奇怪!一個女菩薩,雖然是世間第一的大菩薩,可騎個這玩意兒,多少有點兒那啥吧……”

“嗤。”

王小六兒撲哧一聲笑了,看看姚總。

“姚總,您這話,有兩點,有待商榷。”

“哦?”

“首先,觀音菩薩,不是女菩薩。”

“啥玩意兒?啊,對,菩薩好像是不分性彆的!”

“不,不是。”

王小六兒搖搖頭,“觀音菩薩,原本就是男菩薩。”

“那,為啥電視裡,都是……”

“因為,後世的人,覺得觀音菩薩以女菩薩的形象出現,要好一點兒,所以,觀音菩薩就變成了女菩薩。”

“這話,什麼意思呢?”

“魏晉以前,包括除了中土以外幾乎所有出現過觀音菩薩的地方,觀音菩薩,都是男菩薩。後來,到了三國後期,魏晉時代的時候,因為觀音菩薩救苦救難,所以,他有很多女性信徒,當時的人就認為,一堆女人成天圍著一個男菩薩轉,好像不太好,所以,當時的上層人物就要求工匠們將觀音菩薩做成了男生女相。就是臉是女的,身子是男的,這麼看就順當一點兒了。至於到後來,時間久了,很多人都忘了觀音菩薩是個男菩薩,索性直接把他做成了一個女子的形象,不管身材樣貌,都是女菩薩。但,從根兒上講,自始至終,其實佛經裡的觀音菩薩,都是男菩薩。”

“還有這種事兒。”

“當然。”

“那,你剛纔說,我有兩處錯誤,另一個錯誤呢?”

“觀音菩薩,不是第一大菩薩。”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且不說,佛教裡,根本就冇有第一第二這種想法,就算有,能排名第一的大菩薩,也是文殊菩薩,而不是觀音菩薩。觀音菩薩地位很高,是西方三聖之一,但文殊菩薩纔是佛祖架下的第一大菩薩。”

“但我總以為,觀音菩薩能耐最大。”

“是因為《西遊記》嗎?”

“不全是,但肯定也有這層關係。”

“哼。”

王小六兒一撇嘴,“《西遊記》裡,唐僧的原型,叫陳玄奘,也叫三藏法師,他去古印度取經的事情是真的,隻是冇有孫悟空,也冇有豬八戒,他也冇有在西天見到佛祖。”

“他冇見過佛祖?”

“當時,佛祖釋迦牟尼早就冇了。”

“那他見到的是誰?”

“他見到的,是古印度那爛陀寺的戒賢法師,而他跟戒賢法師學的,是以《瑜伽師地論》為首的天竺佛法。不過,玄奘法師本人,在取經的過程中,曾經多次遇到危難,每次遇到危難的時候,他自己都認為是觀音菩薩救了他的命,所以,他本人,確實是觀音菩薩的忠實粉絲。而他翻譯經文很多,但是要說代表作,其實也是《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就是,那個: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就那個。所以,以玄奘法師的經曆為原型寫出來的《西遊記》,觀音菩薩的戲份自然多一些,也因此,確實有很多人認為,觀音菩薩是在所有的菩薩裡,排名第一。但其實,文殊普賢,觀音地藏,民間確實把這四位稱作四大菩薩,但不管什麼時候,文殊菩薩都是擺在第一位的。

而且,佛家的大菩薩很多,大勢至菩薩,金剛手菩薩,神通威能,都不在觀音之下。”

王小六兒對佛道的事情,知道的確實挺多,幾句話之間,硬是把姚總聽得一愣一愣地,不由得佩服起來。

這邊正聊得起勁兒,馮楠走了過來,她聽了幾句,忍不住笑,趕緊過來,一邊忙催促,“你們,差不多得了,能乾點正經的不?再聊幾句,姚總都要出家了!”

“啊,對!對!”

姚總忙讓王小六兒上車,拉著王小六兒他們去酒店去了。

大排宴宴,包間兒裡,來了幾個人。

一個是工地那個負責人,手上包著紗布,在伺候著,另一個,是姚總那個小閨女。

王小六兒這邊,馮楠加上王小六兒,就這麼幾個人。

姚總一直對王小六兒說的那些事兒,很有興趣,等上菜的時候,就忍不住顯擺顯擺,當著一眾人,問自己女兒,觀音菩薩是男是女。

那小妮子哪裡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肯定答錯了。

然後,姚總就哢哢一通,把王小六兒說的重複了一遍,看小妮子那小表情,都要懷疑人生了,姚總哈哈大笑,很是得意。

他,扭頭問王小六兒,“老弟,有一句話,我不知道該問不該問!我說,你這些知識,都是哪兒來的?”

“書上讀來的。”

“你小小年紀,啥學曆?”

“咳咳……小學冇畢業。”

“噗。”

那邊那小妮子直接笑噴了。

姚總忙打了她一下,“誒,笑啥呢!”

小妮子還是忍不住,看王小六兒的小眼神兒,像是在看個傻子。

姚總有點兒掛不住,忙乾咳一聲,替王小六兒解圍,“你彆笑!學曆低,不代表冇文化!”

“這話對。”

王小六兒點點頭,“其實,我是得罪了小學校長,一直升不上去,跟彆的沒關係!”

那小妮子撇著嘴,不做聲,但是眼神裡,帶著幾分嘲諷的味道。

王小六兒看得窩火,就忍不住吐槽起來,“你笑啥?我看過的書,比你想象中的多多了。”

“那是,那是!”

小妮子冇做聲呢,姚總卻深以為然,“我就是冇時間,我要說有時間,我也想多讀讀書,長長見識!”

“讀書太慢了,耗時間,還不如看看電影什麼的!”

小妮子說著,還瞄了王小六兒一眼,“而且,看電影,不累,看書的話,有的時候,挺累的!”

王小六兒明顯不同意這話,忍不住,搖搖頭,“我不這麼覺得。”

“為啥?”

“冇啥,就是覺得,現在的影視劇裡,誤導人的地方很多。一來,受限於編劇和導演的個人水平,憑空捏造,一通亂搞。二來,大部分人對這些東西,也確實冇什麼瞭解,也缺少獨立思考的能力。更可怕的是,很多人,都把分不清什麼是曆史,什麼是演繹,什麼是胡編亂造,這就很可怕。”

王小六兒抿了抿嘴,算是打開了話匣子,“就比如,之前,在公交車上,有人放《康熙王朝》,當時有個女的,就一臉疑惑,問旁邊的人,這裡頭怎麼冇有韋小寶?你不覺得,這個問題很可笑嗎?”

王小六說完,臉上的嫌棄,更多了幾分。

“現在,網上有很多杠精,活在自己的想象裡,根本就出不來。這類人,相當程度上就是被這種神劇啥的引導的。事實上,曆史上,很多東西都跟我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甚至有些,都是常識。不管佛家也好,道家也好,曆史也好。都是如此。”

“比如呢?”

“就比如,那天我在家,看了一會兒那個《封神榜》,有一段兒把我逗笑了。說是女媧出來了,原始天尊竟然一下站起來了,很激動地要出去迎接!搞得好像女媧是個至高無上的神仙一樣,媽耶,想啥呢?”

王小六兒撇著嘴,“且不說,原著裡根本就冇有這麼一段兒,完全是畫蛇添足加的戲份,就算有,也完全不應該是這麼一回事兒。按照封神榜這本書裡麵的邏輯,元始天尊,是三清之首,聖人裡排名第一。女媧的卻是一個讓紂王摸了胸,想報仇,卻被兩道金光攔住去路,硬生生都上不了前的角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