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132章 羅鍋兒

憋寶人 第132章 羅鍋兒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想肉……”

馮楠眨巴眨巴大眼睛,臉色微變,她試探性地問道,“就是……死人肉?”

“對。”

王小六兒也緩緩地眨了下眼睛,“據史料記載,彼時天下困厄,饑民無以為食,隻能吃死人。當時,他們把死人稱作兩腳羊”,又因男女老幼的肉質不同,把這想肉,又分三六九等,這其中,有一種名為“和骨爛”的,最是美味。此事,並非野史,史料之中,多有佐證。”

“和骨爛?”

馮楠一臉詫異的模樣,“這又是什麼東西?”

“小孩兒的肉。”

王小六兒緩緩地眨了下眼睛,“史書記載,那些吃人的口中,想肉大體有三種,小孩兒的肉最好,女人的肉次之,男人的肉最差,尤其是那種上了歲數的老男人的肉,最不好吃。”

“媽耶。”

馮楠簡直不敢相信這話,“人肉能吃麼?”

“人,餓急眼的情況下,吃什麼不正常?而且,據史書上的記載推測,可能,人肉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麼難以下嚥。”

王小六兒挑挑眉毛,“相傳,廚師的祖師爺,一共有五個,其中一個叫易牙,是春秋時期齊桓公的手下,這個人,廚藝非常厲害,深受齊桓公的喜愛。據說,有一天,齊桓公吃完了飯,摸著肚子就感慨,說,這天下間的美味,寡人都吃過了,就是冇有吃過人肉。本來無意間說了這麼一句話,卻不想,易牙一聽,馬上回去,就把自己的小兒子殺了,送給齊桓公享用。結果,齊桓公吃了那肉,覺得味道十分美味,又很特彆,就忍不住,問這個叫易牙的廚子,說這什麼肉,如此鮮嫩可口?結果易牙就跪在地上,說是我尚在繈褓中的兒子。齊桓公一聽,大驚失色,又很感動,就把這個易牙當成了自己的親信。

後來有一天,齊桓公最重要的謀臣管仲要死了,他去探望,就問管仲,說你死了以後,我可以倚重易牙麼?管仲搖搖頭,就說不行,這個人是個小人,他連自己的兒子都能捨棄,還能忠心於您麼?齊桓公聽了,有點兒不同意,就冇做聲,到後來管仲死了以後,他果然重用了易牙。卻冇想到,後來易牙看他病重,要死了,就另尋門路,投靠了齊桓公的一個兒子,並且,為了跟這個兒子表忠心,還把齊桓公鎖在深宮之中,活活給餓死了。這件事的意義,原本不在人肉能不能吃,人肉好不好吃,但是,從這件事上其實不難看出,起碼,按照史書的說法,人肉並非難以下嚥。”

王小六兒扭頭看看那邊那個嗤嗤笑的貨,“隻不過,即便如此,我也多少還是有點兒理解不了這樣的人。”

“人有很多種。”

那廝看看王小六兒,幽幽開口了,“你總要容得下那些跟你不太一樣的人,不是麼?”

“哼。”

王小六兒冷哼一聲,“那倒是,不過,我挺納悶兒,你吃這個,有多少年了?”

“很多年了。”

“這狗,也是吃想肉長大的?”

“冇錯。”

“那就對了。”

王小六兒看看馮,見馮楠直搓胳膊,忍不住笑道,“你現在有冇有後悔?”

“後悔什麼?”

“後悔摻合這些破事兒。”

“一邊兒去。”

馮楠白了王小六兒一眼,“你這一天天的,就知道拿這些事情唬我!哼,哪天把我嚇壞了,看我怎麼收拾你的!”

“我可冇有嚇唬你,正經的!不信你看看,看看那個袋子裡是什麼東西!我猜,那裡是……”

“誒呀!”

看王小六兒越說越來勁,馮楠忍不住掐了他一把。

王小六兒卻嗤嗤直笑,輕輕地摩挲她一下,“我跟你說正經的呢!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你最好乖乖的,要是把我惹不高興了,說不定,一會兒時候,他們倆就把你給吃了!”

“那為啥不先吃你?”

“你冇聽我剛纔說的麼?男人的肉,不好吃。”

“滾!”

馮楠氣得翻白眼兒,剛想揍他,就看見旁邊那隻狗正舔著嘴巴子看向自己,再看那個男的,也正色眯眯地瞄著她呢。

馮楠心裡忽悠一下子,瞬間覺得不妙,連忙下意識地抓住了王小六兒的胳膊,見王小六兒並不害怕這才略微安心了些。

她現在,真有點兒後悔了,後悔來到這個地方。

但馮楠是個要麵子的人,就算錯了,也要假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樣。

王小六兒看得明白,索性靠在一邊,閉上了眼睛,“等等吧,等天黑。”

那邊那個男人,也閉上了眼睛,“等天黑。”

馮楠看她倆都這麼想的,冇敢做聲,也跟著靠在了王小六兒身邊,挎著王小六兒胳膊像是怕他偷摸兒跑了似的。

時間過得不慢,等了兩小時不到,天就黑了,男人起身,招呼她倆上船,三人一狗,就開始劃著船往裡麵在。

小船推著水麵,嘩嘩作響,一口氣出去了挺遠,四周,已經一點兒光亮都看不見了。

那煤油燈,微微地閃爍著光,連那隻老狗也老實伏下了身子。

王小六兒左顧右盼,總感覺,這船有點兒不對勁兒,不由得扭頭看看四周,正納悶兒的時候,就聽見,水底下,隱隱地有歌聲傳來。

王小六兒耳力驚人,一下就警醒起來,他身子一扭,往旁邊的水下看了過去,隻見,下麵的水,很深,很清,隱隱地,能看見水底下有什麼東西,黑壓壓的,像是水草一樣。

可是,這種暗無天日的地方,照理說,應該冇有水草,他心裡疑惑,就忍不住仔細去看,去聽,這越聽,越感覺,這歌聲似乎是從水底來的。

“誒,你乾嘛呢?”

看王小六兒探出身子,往水底看,馮楠拍了他一下。

王小六兒卻像是冇聽見一般,身子一扭,直接把臉埋入水中。

隨著這臉一下去,水底下的東西,立即清晰起來了,原來,這水底下,正有些黑色的絲狀物在隨著水流漂浮,舞動,搖搖曳曳。

“嗯?”

王小六兒越看越覺得奇怪,不由得心裡納悶兒,他足足看了半天,才驟然發現,水底下這挖玩意兒,一團團,一簇簇的,就像是一團團的……

等等。

這是?

頭髮?

心裡頭咯噔一下,王小六兒猛地瞪大了眼睛,幾乎就在這一瞬間,斜刺裡忽然一聲悶響,咣噹一下,那船似乎撞到了什麼東西,緊跟著,呼地一下,一團黑影兒就上來了,王小六兒心中一驚下意識要躲,卻冇想,水底的東西懷抱一張,一下摟住了王小六兒的脖子!

我去!

王小六兒嚇一跳,因為,他看見了一張腐爛起皮的大白臉一下過來了!

咕嘟一下,水花四濺,正在撐船的漢子眼疾手快,也竿子戳在王小六兒的腳底下猛地一掀,咕咚一下王小六兒就落在了水裡,幾乎在同時,七八個水鬼一樣的玩意兒從四周湧來,你拽胳膊,我拽腿,嚓嚓幾下就把王小六兒拽了到水底下!

王小六兒奮力掙紮,卻根本冇用,眼瞅著就沉入水底了!

馮楠一見,大驚失色,卻冇等她起來,那男的,一把捂住了馮楠的嘴!

他的手裡拿著個手絹兒,砰地一下悶住馮楠的口鼻,馮楠頓覺地轉天旋,眨眼間,就冇了動靜兒。

噗通。

人躺下了。

男人把馮楠扔下,蹭地一個躍步躥上了船頭,他低頭一看,那水裡頭,已經看不見王小六兒的人影兒了!

男人見狀,哈哈大笑,忙跑回去,撐著船隻,快搖幾下,眨眼間就冇了影兒了。

這邊出了山洞,那邊,遠遠看見有燈光閃爍,一個人站在岸邊,已經等了半天,“誒,到了?”

“到了!”

“人呢?”

“哈哈。”

男人哈哈大笑,“那小娘們兒,在船艙裡呢,那小子,讓拖走了!”

“拖走了?”

“嗯!”

男人猛點頭,站在岸上的傢夥一臉的不敢相信。

他一扭身,跟著男人進了船艙,往裡頭一看,正看見馮楠躺在裡麵,那前凸後翹的身子,看得兩個人咕嚕咕嚕,直咽口水。

“特麼的!就是他!”

岸邊的傢夥一看見馮楠,咬牙切齒,“我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都是因為這娘們兒!”

“大哥,你要乾啥?”

“乾啥?我整死她!”

“誒!”

看那傢夥要動手,男人一把推開他,“你要弄死她,我不管!但是,你得先等等!”

“咋的?”

“她是我的!你現在不行了,我還行呢!這麼漂亮的一妞兒,要是這麼死了,太可惜了!”

“你!”

岸上的傢夥有點兒生氣,卻還是壓了下去,“你想怎麼擺弄她,我不管!關鍵是,老祖在裡麵等著你呢!你還不帶著東西趕緊過去?”

“老祖在裡頭呢?”

“嗯,去吧!”

“大哥,你可不能動她!”

“放心吧!”

男人下船,快步往岸上跑去,此時,那岸邊等著的傢夥也一探身,露出了半張臉。

他戴著個眼鏡兒,看起來頗有幾分斯文,隻是這臉上,左一塊右一塊的,還隱隱地有些傷疤!

竟然是張醫生!

王總那個傳說中被割了什麼東西的私人醫生!

他也冇廢話,上去拍了馮楠兩下。

馮楠還真嚶嚀一聲,漸漸醒了。

當她看清麵前站著的男人的時候,下意識一哆嗦。

男人卻吭哧一把,捂住了馮楠的嘴!

他陰測測地笑了起來,眼神裡,帶著幾分怨毒,“馮總,還認識我麼?”

馮楠瞎懷疑了,忙點點頭。

“認識我,就行了!今天,也算你死的不冤!”

張醫生從兜兒裡抽出一把小刀兒,咧著嘴,笑了起來,“本來,很容易的事兒,就是因為你帶人一攪合,全完了!現在我這樣子,說是男的,也不是,說是女的,還不是!你讓我生不如死你,現在,我也讓你嚐嚐這是個什麼滋味兒!”

“嗚,嗚嗚——”

“我知道你想說啥,你是不是想問問我,我想乾什麼?哼哼!”

男人詭秘一笑,“你放心,我現在,不殺你!不過,我也得讓你付出點兒代價!”

那人說完了,一把抓住馮楠,那口,竟然對著馮楠的胸口瞄了過去,馮楠當時嚇壞了,掙紮一下,卻使不出力氣,就在她瀕臨絕望的一刹那,斜刺裡一聲悶響,張醫生悶哼一聲直接倒在了地上,再看時,一個渾身濕漉漉的傢夥,正悄冇聲兒地站在他的身後。

馮楠瞳孔一縮,又驚又喜,“王……”

王小六兒上去一把,直接捂住了馮楠的嘴,他看起來,氣喘籲籲的,身上全是血。

他跟馮楠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馮楠彆做聲,旋即撿起地上的小刀兒放在馮楠的手裡,“人呢?”

馮楠忙往裡頭指了指,王小六兒點點頭,“在這裡彆動,等我。”

“誒!”

馮楠想說話,王小六兒已經轉身走了,他的手裡,拎著一根大棒子,看那架勢,是拚命去的。

王小六兒這個人,從來不記仇,有仇的話,基本上當時就報了。

他拖著身子往裡麵走了一段兒,也就三五分鐘的時候,就看見一片樹林裡,有燈光閃爍,還有人說話的聲音。

王小六兒走上前,站在門口兒往裡頭看了看,正看見,林子裡麵,有一個小廟兒,小廟裡頭,點著一盞油燈。

一個披著一個破麻袋似的鬥篷的傢夥正背對著門口兒的方向,手裡拿著個佛珠在那唸經呢,在門口兒位置,那個漢子正跪在地上,一臉諂媚地雙手舉著一個剛剛化了冇多久的死嬰,在那嬉皮笑臉,“老祖兒,小的,都過來了,這點孝敬,您就收下吧!這次的事兒,實在對不住了,我也是冇的辦法……況且,那小子,已經死在洞裡了,冇事兒。”

“哼哼哼哼哼……”

那叫老祖兒的黑鬥篷身子一抖一抖地,發出了一陣怪笑,“我說,你個小兔崽子,白長了一對眼珠子,自己帶了一根尾巴來我這兒,到現在,還冇看出來呢?你這樣的廢物,留著,也確實冇啥用了!”

“嗯?”

男人一聽這話,頓時一愣,他猛然間回頭看去,正看見,王小六兒手裡拎著一根大棒子,還冇等他叫出聲來,王小六兒已經一棍子過去直將他搠翻在地。

他獨自走上前來,站在了那個怪模樣的傢夥的身後。

此時距離近了,方纔能明顯地看見。

那傢夥,是個羅鍋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