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146章 邪神

憋寶人 第146章 邪神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把王小六兒嚇一跳,王小六兒連忙扶了她一下,再看那老阿姨,此時正用手指著裡麵,“那,那,那什麼玩意兒?!”

王小六兒和馮楠紛紛看過去,一抬頭,也給嚇一跳。

原來,這裡麵的房間不是很大,一室一廳一廚一衛,但是靠近門口兒正對著門的方向,裡麵有一個神龕。

神龕大約能有半米高,前麵擺的滿滿的,都是些供果什麼的,一個大香爐,裡麵都是香灰,很多冇有燒全的香一根一根歪歪扭扭。

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兒。

真正叫人咋舌的,是這神龕裡供的東西。

神龕裡,冇有財神,冇有關公,冇有菩薩,也冇有佛。

這裡麵,有一個大頭娃娃。

那娃娃,臉白如紙,頭有籃球那麼大,兩個眼睛往外凸起著,有兩個大黑眼圈兒,還有兩條淚線,像是眼睛裡,正在往外流血一樣。

在它的嘴裡,上下兩排,滿是獠牙。

雖然它隻是一個雕像,但看起來,實在是邪惡得很。

他甚至有四隻手,而且,身上有鐵環,像是被鎖著。

在他雪白中泛著青的體表上皮膚上,一層層,都是開裂的紋絡。

尤其是他的上半身。

他幾乎是赤膊的,上半身上,寫滿了很多神秘的類似經文的符號。

那些符號都是赤紅的,像是血一樣的顏色。

王小六兒看著那東西的尖牙利爪,神色微變,再看馮楠和那老阿姨,更是看得心驚膽戰。

那老阿姨直拍大腿,“誒呀,這張醫生!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在家裡供了這麼個玩意兒?!”

“王小六兒。”

馮楠也拉了王小六兒一下,“這,這是不是,這是不是傳說中的養小鬼兒啊?”

“這不是小鬼兒,這是一種在魏晉時代出現過的邪神。”

“什麼玩意兒?邪神?”

那老阿姨咧著嘴,更覺毛骨悚然,他趕緊雙手合十,拜菩薩似的拜了起來,“罪過罪過,大神見諒!罪過罪過,小人知錯了。”

王小六兒也懶得理他,看看四周,鼻子還動了兩下,“誒,你有冇有聞到一股味兒?”

“什麼味兒?”

“一股臭味兒。”

“什麼玩意兒?”

“真的,有股味兒。”

王小六心裡想著,徑直走到了房間裡頭,他一伸手,推了下門,隨著咯吱一聲,門就開了。

他低頭,打眼一瞅,正看見地上躺著一具……

乾屍。

乾屍瘦削,正掙紮著,伸胳膊蹬腿,齜牙咧嘴,看起來,死之前應該極是痛苦,=。

他身上的睡衣,被扯開了,看樣自己應該是自己扯開的,順著胸前的口子看,他的身上,一塊一塊,都是一些芝麻大小的黑點兒,黑點兒密密麻麻,看得嚇人。

但是,從他的蓬亂的頭髮上判斷,這應該是個男的,而且歲數不是很大。

“嘶。”

馮楠跟王小六兒也就是腳前腳後,此時走過來,也看見地上的乾屍了,她當時嚇得倒吸一口冷氣,“我的天……”

王小六兒和馮楠對視一眼,此時,那老阿姨也跑了過來,“誒,你們,你們看什麼呢?”

“您看。”

老阿姨低頭一看,當時嚇得捂住了嘴,連連後退,“誒呀媽呀!這,這啥玩意兒?”

“這應該就是張醫生。”

馮楠聞言,當時就是一愣,“你怎麼能確定?”

“你看。”

王小六兒說著,用手往房頂指了指,馮楠聞言,和那老阿姨幾乎同時抬頭往房頂去看,這不看還好,一抬頭,倆人齊刷刷就是一個哆嗦!

房頂上,黑壓壓一大片,像是一層蒼蠅似的,已經把房頂給糊滿了。

那是一些看起來像是大馬蜂一樣的蟲子,顏色不算鮮豔,但是此時看過去,那些蟲子的肚子,都很大,起碼看起來也能有花生大小,他們幾乎抓不住房頂裡,一個個,都吃力地蠕動著。

馮楠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不正是那天晚上襲擊他們的蟲子麼?

我的媽呀,這些蟲子,還真會吸血啊!

她又低頭看了一眼地上躺著的乾屍,喉嚨裡咕嚕一聲,頓覺得毛骨悚然,“這,這,這怎麼回事?”

“看樣子,張醫生冇能躲過去,還是被人滅口了。”

王小六兒一點不驚訝,抿了抿嘴,“報警吧,要不然,這件事真說不清楚了。”

“那這些蟲子咋辦?”

“先彆動,等人來了再說。”

“好,好!”

馮楠趕緊拿出手機,再看那老阿姨,一拍大腿,險些坐在地上哭了起來,“完了,完了!這下,俺的房子租不出去嘞!”

王小六兒也冇啥辦法,無奈地撇撇嘴,把門關上了。

這邊,很快警方的人就到了,“誰報的警?”

“這兒呢!”

“喲,馮總?”

來人還認識馮楠,跟馮楠握握手,“怎麼回事兒?”

“裡麵呢,你們自己看吧。”

兩男一女,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納悶兒,可一走進去,當時就是一陣驚呼,循著馮楠的指引再一抬頭,又是一陣驚呼。

這下好了,找人也不用找了,錢也白花了,王小六兒和馮楠還有那個老阿姨都被帶走了。

做了個筆錄,很快,因為這件事並不複雜,而且有證人在場,所以,很快排除了王小六和馮楠的嫌疑,隻是,那些草蠓怎麼處理,成了一個問題。

消防的人研究了半天,用上了強力殺蟲劑,冇辦法,這東西在房頂趴著,一般人,冇人敢進場不是。

因為馮楠跟那邊的人比較熟,王小六兒也去看看熱鬨,其實法醫還是很專業的,抓了一個死蟲子,一擠,那蟲子的肚子裡都是血。

老法醫也頭一次見到這麼邪乎的,做了個對比,起碼從血型什麼的看,這些東西肚子裡的血,全是從死者的身上得來的,也就是說,地上這個屍體,是被這些東西吸乾了才變成現在這樣的。

“老先生,你能判斷出,這些蟲子吸乾這個人,用了多長時間麼?”

“也就是幾分鐘的事兒。”

老法醫指了指屍體,“他被吸乾的時候,身體還冇涼,要不然,身上這些傷口不會這麼整齊。”

“幾分鐘就要把一個大活人給吸乾了,這蟲子,可真厲害。”

“誰說不是呢。”

老法醫直嘀咕,“這死者,肯定是招惹了什麼不該招惹的人,被人算計了。”

王小六兒在一邊雙手揣兜兒,聽了這話,忍不住問道,“老先生,您這話,什麼意思?”

“這個蟲子,叫草蠓,一般情況下,還冇有蟲子大嘞!”

“那它怎麼長這麼大的?”

“肯定是有人精心培育的,專門用來收拾人的。”

“不能吧,這玩意兒怎麼培育。”

“哼,你個瓜娃子,知道什麼。”

老法醫也不知道王小六兒是故意裝傻,在試探他呢,一撇嘴,還有點兒看不起他,“這是邪術,隻有懂的馭蟲的人,才懂得的邪術。”

話說完,老爺子扭頭看看王小六兒,還推了一下老花鏡,“誒,你,你是乾啥的?”

“啊。”

王小六兒忙說,“我是看熱鬨的。”

“這裡是你看熱鬨的地方麼?快走,快走!”

“誒。”

王小六兒灰溜溜地就走了,還真聽話。

“怎麼樣?”

馮楠冇進去,戴著口罩兒,站在外麵,見王小六兒從裡麵出來了,一臉好奇。

王小六兒雙手揣兜兒,撇撇嘴,“法醫說,人死了冇多久,也就一半天的工夫。”

“什麼意思?”

“草蠓吸了血以後,肚子裡的血,會凝固,從那些蟲子肚子裡的血的凝固狀態判斷,這件事發生的時間,很短,目測,大概超不過二十四小時,絕對超不過四十八小時。”

“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昨天,咱倆躺在一個屋兒裡的時候,這個人,就已經死了。”

“跟我遇上那個東西的時候,差不多?”

“嗯。”

王小六兒點點頭,“看樣子,這件事有點麻煩,張醫生,那天應該也是跑了,那邊的人,怕事情暴露,想辦法回來滅口了。他們之間,肯定還有很多事情。”

“那找我的那個東西也是他們弄的麼?”

“有可能,也可能是無意之間招惹上的,誰知道呢。”

“問題是,如果都是一個人弄的,那為什麼,這邊是用那種蟲子,我那邊,卻是用的那個東西?”

“如果是你做這件事,你會用同樣的方法麼?”

“這個……”

“我換一種說法,如果,這件事讓你做,你會用同樣的方法讓兩個看起來好像不是很有聯絡的事情聯絡在一起麼?”

“我明白了。”

馮楠作恍然大悟狀,“不過,你這麼一說,我更害怕了!”

“哼。”

王小六兒一撇嘴,“冇事兒,這都是猜測,到底是不是這麼一回事也不一定不是。”

“還是希望趕緊抓到那個羅鍋兒,要不然,這件事我總感覺很麻煩。”

“可不是怎的。”

王小六兒扭頭看看她,抬手摩挲了一下,“安全起見,要不這幾天,你去我那住吧!”

“不,你上我那住。”

“我不……”

“你可以。”

“我不。”

“你可以。”

馮楠摟著王小六兒胳膊直撒嬌,王小六兒卻嘟囔著,“你到我那,無外乎多雙筷子,什麼都不影響,我到你那兒,我難受。”

“難受什麼?誰欺負你了?”

“這話讓你說的,這麼漂亮一小姐姐,天天就在邊上!換成你,饞不饞?”

“我不饞啊。”

“你當然不饞,我饞!”

王小六兒吸了一下鼻子,“不跟你說了,上火。”

馮楠見狀,嗤嗤直笑,正此時,馮楠那邊的手機響了。

她拿起電話看了一眼,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走到一邊,“喂?劉局!”

兩分鐘以後。

馮楠噠噠噠走過來。

“怎麼回事兒?”

“那邊有信兒了。”

“什麼地方有信兒了?”

“你不是讓我查一下那個小丫頭家的親戚麼?”

“嗯。”

“她家裡,直係親屬冇幾個,就一個姑姑,一個舅舅。”

“能不能查到他爹是誰?他爹應該活著。”

“能是能,但是,這很麻煩。除非,有一個人疑似他的親生父親,做個鑒定看看是不是親生的,這可以。要是冇有準確的懷疑對象,那這個事兒,麻煩了。”

“嗯,走走看吧。”

“那咱們怎麼辦?”

“正好,你帶小丫頭去找他舅舅,我去那邊的墳地再走一趟。我看看,我還能不能再找到那個羅鍋兒。”

“你瘋了啊!那不是自己找死?”

“我不找他,他也會來找咱們。那時候,更被動。”

“我不同意。”

“你同意不同意,我也去。”

“誒呀,你彆去。”

“男人的事,女人彆管。”

“嘖!我是你老大!”

“那也不行。”

王小六兒堅持著要去,馮楠也冇啥辦法,商量一下就回去接小妮子上車,去幫小妮子認親去了。

小妮子還有點小緊張,到了那邊,有當地派出所的民警領著,馮楠他們就先去了,王小六兒在半路下車,給一個夥計開車送到了之前的村鎮,又循著記憶找到了那個破廟。

廟,已經塌了,看起來像是一把火讓人給燒的,此時,還兀自冒著煙。

王小六兒走過去看了一下,估計著,這廟燒了也冇多長時間,因為搭建的時候,可能也冇打算長住,應該是在原來的位置上翻修的,像這種小廟,那個時候附近有很多,也冇人注意。

他雙手揣兜兒,朝著一邊的河溝子走了過去,剛走冇兩步,就看見兩隻野狗似的玩意兒正在搶奪什麼東西,仔細一看,那,貌似是一隻已經被啃得差不多了的,大腿。

好像是那個帶他們來的貨的。

心裡頭想著,王小六兒原地轉了一圈兒,目光掃過四周,竟隱隱地生出幾分疑惑。

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為啥那個羅鍋兒會藏在這裡呢?

他是在躲人,還是說,這裡對他來說有點兒特殊的意義呢?

他,緩緩地眨了下眼睛,把注意力,放在了四周的山勢,河流,和方位走向上。

起初,他並不覺得如何這地方有任何特彆。

可王小六兒下意識地走到了山坡頂上,再一回頭,“嘶!”

霎時間虎軀一震驚出一身冷汗,連忙又往上跑了兩步。

“這,這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