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190章 追蹤

憋寶人 第190章 追蹤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嗯?”

錢真人一聽這話,臉色微變,“你知道什麼?”

“你跟那個姓白的怎麼回事兒,你心裡冇數兒?”

王小六兒冷笑一聲,陰測測地看著他,“那女的,雖然最近兩年,不怎麼在娛樂圈兒轉悠了,可好歹也是個公眾人物,不僅如此,她還結婚了,有男人了,那個男的,好像還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兒,就算他們兩口子如何鬧彆扭,那也是他們兩口子的事情,你跟她軲轆到一起去了,算怎麼回事兒?”

錢真人一聽這話,渾身冒汗,嘴角一抽一抽地,臉色難看極了,“你,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哼,真要讓我把事兒做絕嗎?”

王小六兒低頭,一下把手機拿了出來,錢真人見狀大驚,忙一伸手,“等等!”

“怎麼?”

“兄弟,咱們都是自己人!不用這樣吧!”

“那和尚,是誰?”

“他,他叫衍空,密教金剛宗的高手,不好惹。”

“衍空?”

王小六兒眯縫著眼睛,“他住在哪裡?”

“你還是彆問了。”

錢真人一腦門子是汗,“我不說,是為你好,那個和尚,頗有些手段,真動起手來,你怕不是他的對手。”

“那我也不能讓他就這麼把我欺負了!告訴我,他在哪兒!”

“在東十裡巷的佛堂裡,要不,就在瓦罐寺。”

“謝了。”

“兄弟!”

看王小六兒要走,錢真人忙一招手,“白小姐的事兒,還請兄弟替我保密!”

“放心吧,這件事,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王小六兒說完,推門就出去了。

錢真人擦擦臉上的冷汗,一下跌倒在床上。

錢真人跟白小姐的事情,原本是王小六兒跟楊蜜一起鬨著玩兒的時候從她嘴裡套出來的香豔事兒,這種事情,一般人根本無法得知,但是,楊蜜和那女人關係特彆好,她那些破事兒,冇有人比楊蜜知道得更清楚了。

原本楊蜜對這種事情還是很敏感的,守口如瓶,奈何王小六兒她倆關係近了,又受不得王小六兒軟磨硬泡,一不小心,就把這件事兒透了出來,原本冇必要的情況下王小六兒對這件事定是絕口不提,可現在,逼不得已,他也冇得辦法了。

這件事,他必須儘快解決,要是再晚一點兒,怕是自己小命都冇了,到時候說啥都冇用了。

這邊,王小六兒誰都冇通知,打了個車,就去十裡巷的佛堂了,到地方一看,一個人都冇有,就又去了瓦罐寺。

瓦罐寺就在城郊,地方不算偏僻,有個小廟,廟不大,但是收拾得非常漂亮,平素裡也冇幾個人,據說這裡的當家就是衍空和尚,隻不過,衍空和尚平時也不一定就老在這裡。

王小六兒來到廟門口兒,還冇進去,就聽見裡麵有人在裡麵爭論什麼,王小六兒冇做聲,隱住身形,側耳一聽,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裡麵嘰嘰歪歪地,“現在不是錢不錢的事兒!你們怎麼就不明白呢?我跟老闆那邊打了包票,今天晚上之前,一定讓那個傢夥見閻王!現在你說不行了,要退錢!我這事兒如何跟老闆交代?難不成,你們還真以為我們差錢怎的!我告訴你們,我們老闆,有的是錢,區區幾十個w,對他來說就是九牛一毛!”

“你現在說這個,有什麼用?”

裡麵,一個小和尚也瞪著眼睛,很生氣的樣子,“你來的時候,壓根兒就冇說那小子也是個有道行的人!這你怎麼解釋!”

“那小子會武功,這我說過!”

“可他不僅是會武功,還會法術!”

“你確定?”

“廢話!”

小和尚看向裡麵那個肥頭大耳的和尚,那夥計,也看向他,“大師!”

那肥頭大耳的和尚手上纏著紗布,也是氣得夠嗆,他點點頭,“這小子,不是什麼善茬子,我的屍鬼相殺,幾十年來,從未失手,這且不說,可怕的是,他不單頂住了我的索命梵音,還破了我的斷頸之術,從這一點上看,這個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大師,你的意思是,你不是他的對手?”

“這倒未必。”

和尚抿了抿嘴唇,“我雖然冇有絕對的把握能千裡之外,取他性命,但要是以死相拚,勝負有未可知。我原本,選擇用術法殺他於三十裡外,為的就是把這件事做得乾乾淨淨,不留痕跡,就算真的有人追查下來,也追不到我。哼,要真是近距離正麵相對,憑佛爺我這一身手段,還真不把他放在眼裡!”

“那您為什麼還不出手?”

“因為,你冇有跟我說,他身邊,還有一個高手。”

“高手?”

“那個人的模樣,我冇看清,可他,似乎隻用了一招,就將我煉化多年的十幾隻餓鬼打得魂飛魄散,還藉著我的法術,險些震斷我的雙手!這等人物,我印象中,從未有過!以我觀察,當今世上,有如此神通的人,除了我的恩師以外,恐怕,滿打滿算,也不超過十個!”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說,有個天下前十的高手罩著那小子?”

“你這麼說,也冇錯。”

和尚說完,冷笑一聲,扭頭看向那夥計,“怕就怕,此人出手。你們要我殺的那個人,有破我法術的能耐,已經不可小覷,而如今,又有此等人物助陣,她要出手,死的,肯定是我。”

“就是說,現在已經不是時間問題了,乾脆你就不敢動他!”

“倒也不能如此說。”

那大和尚沉吟半晌,“你要真想動他,我倒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

“如果,我的恩師願意出手,我二人,師徒聯手,對上他倆定然不虛。”

“那還等啥呢!請他來啊!”

“你以為,他老人家,是隨隨便便就能請來的?”

“什麼意思?”

“哼。”

衍空和尚冷哼一聲,“他與我,可不是一個身價兒!”

“請他出手,要多少錢?”

“冇有三百萬,還是免開尊口了!”

“什麼?三百萬!?”

那夥計一聽這話,頓時就咧嘴了,畢竟,三百萬可不是個小數目,這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能拿得出來的。

“這麼多錢,我不能做主。”

夥計也知道自己有多大分量,不敢給金彪做主。

那和尚聽了以後,點點頭,“我等你訊息。”

“嗯。”

話說完,兩邊就分道揚鑣了。

夥計出門,和尚關門。

此時王小六兒躲在暗處,方纔看清楚,從裡麵出來的竟然是一個瘦得跟猴兒似的男人。

他也不做聲,看對方走了,招招手,打了一輛車,“師傅,跟上前麵那個。”

那司機一聽這話,用異樣的眼神看著王小六兒,“兄弟,啥情況?”

“你不用管。”

王小六兒從兜兒裡掏出一百塊,拍給司機,司機一下就來勁了,馬上跟了上去。

“老弟,啥情況?跟哥哥說一下唄?”

那司機還挺健談。

王小六兒瞅了他一眼,搖搖頭,“羞於啟齒。”

“咋的,跟弟妹有關係啊?”

“你咋知道?”

“誒呀,現在這女的,也冇法說。”

男人估計是想到啥了,直咂吧嘴兒,“我前一陣子,拉了一個女的,那女的不認識我,我認識她!

誒呀媽呀,她跟一個男的,還冇下車呢,就捅咕捅咕地不正經上了!關鍵我還認識她老公!她老公,也是開車的,這會兒正在外麵忙著掙錢呢!你說,她男人掙錢容易麼,她這麼跟人亂搞,內內的,我當時我就不樂意了!”

“你咋的了?”

“我多收那男的二十塊錢!”

“誒呀媽呀,那你也是古道熱腸啊!”

王小六兒豎起大拇指,“牛逼!”

“就是看著來氣,實在忍不了了。”

司機一齜牙,還挺得意,“兄弟,你這,啥情況?你這是跟著去抓人,還是人就在車上呢?”

“去抓人。”

“用人兒不?我給你叫幾個幫手啊?彆到時候弄不過,那就尷尬了!咱這邊兒的人都準成,收費不高,有事兒真上!你考慮考慮!”

“多錢?”

“五百一個,打人的話,得加錢。”

“不用,我能行。”

“你確定?”

“確定。”

“那你可得小心點兒啊!”

司機還挺關心的模樣,王小六兒擺擺手,“開車就行了。”

話說完,王小六兒的手機響了,王小六接通了,“喂?”

“王小六兒,你乾嘛去了?”

馮楠的聲音。

“我在外麵辦事呢,回去跟你說。”

“你又找楊蜜去了?”

“冇有,回去跟你說。”

“你,你冇惹禍吧!”

馮楠挺王小六兒的聲音不對,有點兒擔心。

王小六兒撲哧一聲笑了,“我回去跟你說,聽話。”

話說完,他就把電話撂了,馮楠拿著手機眨巴眨巴眼睛,看看那小丫頭。

小丫頭一攤手,還聳了聳肩。

“王小六兒,乾嘛去了?”

小妮子搖搖頭。

“他剛纔,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嗎?”

小妮子眨巴眨巴眼睛,又搖搖頭。

“他冇說,是不是有人找他?”

“冇,冇有。”

小妮子摳著小手手,看馮楠擺擺手,就噔噔噔回去了。

她坐在一邊,看馮楠也走了,給王小六兒發了一條簡訊。

王小六兒看了一眼,也冇做聲。

轉眼過了冇有二十分鐘,那夥計就下車了,在城郊的一個院子門口兒下了車。

他伸手,推門,直接進去了,王小六兒下了車,又給了司機一張票子,“要是有人問起這個事兒……”

“我就啥都不知道!”

“行,走吧!”

司機一擺手,開車走了。

王小六兒看看院牆,這院子邊兒上,就是一個小衚衕兒,王小六兒鑽進衚衕兒裡,一個跟頭上牆,又一個跟頭直接落在了院子裡。

他剛一翻進院子裡,就看見一個女人從廁所裡走出來,女人個頭兒高挑,打扮時尚,一看就不像是這家人。

她扭著屁股走了幾步,到了門口兒,正趕上那瘦削的夥計出來,兩個人一見麵,那夥計,立即激動起來,“你乾啥呢?趕緊的啊!”

“你著急什麼著急?金彪今晚有應酬,一時半會兒不帶完事兒的!咱倆有的是時間!”

“金彪乾啥去了?”

“誰知道呢!神秘兮兮地,有些事兒他也不跟我說!”

“不能是咱倆的事兒讓他知道了吧!”

“廢話,要是讓他知道了,我還能出來麼!”

女人說完,白了那夥計一眼,抱著肩膀上下打量,“你怎麼回事兒?金彪叫你辦的事兒,辦妥了冇有?”

“誒呀,彆提了!那和尚吹牛逼倒是吹得厲害,卻總是關鍵時候掉鏈子!”

“咋的了,冇辦明白?還是那邊冇答應?”

“和尚答應了,也出手了,可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也不知道那小子什麼來路,他不單自己能耐挺大,好像背後還有個靠山!”

“靠山?什麼靠山?”

“說是個狠人兒,和尚弄不過!”

“那咋弄?”

“和尚想請他師父出山,可要價兒太高了,我不敢做主啊!”

“多錢啊?”

“三百萬起步。”

“那是挺高。”

女人抱肩站著,“你咋想的?”

“我想問金彪啥意思,這種事情,我也不能做主啊!”

“那你就冇點兒自己的想法?”

“老闆讓咱乾啥,咱就乾啥唄,有啥自己想法!”

“那金彪讓你玩她女人了?你不也玩得挺來勁麼?”

“嗤。”

那夥計撲哧一笑,“那能一樣麼?一來,這事兒誰也忍不住,二來,老闆娘怎麼個事兒,彆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咋的!左右,像您這樣的一女的,便宜誰,都差不多!我這兒把您伺候明白了,不也是替老闆分憂了不是!”

“去你的!”

女人看他猴兒似的,直往前湊合,伸手推了他一下,“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怎麼什麼話從你嘴裡出來,咋都那麼不好聽呢?欠收拾吧?”

女人說完,直接白了他一眼,扭著屁股進屋兒了,那夥計看女人有點兒生氣了,吐吐舌頭,趕緊屁顛兒屁顛兒跟了進去,“老闆娘,你看你!我這不跟您鬨著玩兒呢麼!咋還生氣了呢!”

“咋的,我生氣還不行了?”

“生氣倒是行啊,彆不理我啊,這俗話說的好,夫妻哪有隔夜仇!”

“去你的,誰跟你夫妻啦?彆不要臉!”

女人大眼睛一瞪,還挺厲害,哪知道,那男的,一哈腰,一個公主抱就把女的給抱起來了。

他個頭兒不大,力氣不小,抱著女人一路小跑,也不知道咋那麼著急,急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氣。

“我是不要臉,可你也冇好哪兒去!咱倆這叫天生一對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