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212章 棺材精

憋寶人 第212章 棺材精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我,我可冇有!我,我可老實了,不壞!”

“得了吧,你壞!你最壞了!”

“那,那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我還有更壞的呢!想,想不想見識一下?”

“嗤。”

女人的抿嘴直笑,眼神裡閃過一抹陰狠。

她尋思尋思,像是在猶豫,旋即一隻手,輕輕地捏了下王小六兒肩膀,在他耳邊嬌滴滴地,柔聲說道,“好啊,小奴家,倒是想見識見識哥哥的手段~”

話說完,那女人身子一歪,在王小六兒脖頸兒邊兒上深嗅一回,做陶醉狀。

王小六兒見狀,也不做聲,輕輕地在女人腿彎處捏了捏,這一握之下,隻覺得女人雙腿乾瘦,不似常人,可即便如此,王小六兒依然無法判斷出背後這個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他也不做聲,揹著女人按照她的指點往回走,一路上,小心觀察著四周。

更上一次大半夜在墳地亂轉差不多,這一次,四周依然大霧瀰漫,王小六兒走出了能有十幾分鐘了,依然冇有看見那個小何,可身背後的女人,越越來越重,越來越重,眼瞅著,這體重恐怕二百斤都打不住了,饒是王小六兒實力非常,也隱隱地覺得有些不妙。

他知道,這可能是幻覺,也可能是些特殊的手段,當即做憨厚狀,假裝不懂地問道,“那個,那個,妹,妹子!那個小何上哪兒去?咋走了這半天,還不見人?”

女人一聽這話,“嗤”地一聲笑了,“怎的,小哥哥這就著急了?我家就在前麵,到了地方,便見到他了!”

“這,這大半夜的,小何上你家乾嘛去了?”

“嘻嘻,等你到了,自然就知道了,此時問我又有何用。”

“那,那倒也是。”

王小六兒掂了一下女人,“妹子,你可真是不輕。”

“小哥哥背不動了?”

“有點兒。”

“要不,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前麵還有多遠?”

“還有些距離,不如先休息一下。”

女人說完,曖昧一笑,這手,也有點兒不老實地順著王小六兒衣領滑了進去,王小六兒心中一凜,閉上眼睛,口中默唸心法,強行開眼,隨著雙目之中金光一閃,四周的濃霧,便立即弱了不少。

他目光穿透濃霧,掃了幾下,很快就發現,沿途的情況不斷重複。

他並不做聲,耷拉著眼皮,在路中間踢起一塊石頭,算是做了個簡單的標記,旋即悶頭兒繼續走啊,走啊,不斷地往前走路,大約走出了能有兩百米左右的時候,王小六兒果真又在前麵看見了被自己踢起來的那塊石頭,他一下就明白了,難怪這麼長時間都冇翻過山梁呢,這是中了人家的“鬼打牆”

了!

他心裡明白,卻不做聲,此時,背後的女人已經越發地放肆起來,那一隻手,順著王小六兒的肩膀很不老實地摸這兒摸那兒的,正當她暗中驚訝王小六兒為何還不倒下的時候,忽然王小六兒站定了,呼哧呼哧喘著粗氣,“誒呀,走不動了,我得歇會兒!”

女人一聽這話,心中得意,“小哥哥,奴家早叫你不要逞強了!”

“你忒也重了點兒。”

話說完,王小六兒下意識地揹著她,朝一邊兒的一塊大石頭走了過去,那石頭,約摸能有小牛大小,就在路邊,王小六兒走到近前,作勢要放女人下來,哪知道,女人見狀,忽然一搬王小六兒下巴。

王小六兒一回頭,正跟女人瞅了個對眼兒,那女人曖昧一笑,小嘴兒一撅,對著王小六兒輕輕一吹,霎時間,一口白氣兒順著女人的嘴裡簌簌地出來,緩慢又均勻地噴在了王小六兒的臉上。

王小六兒一愣,眨巴眨巴眼睛,一臉驚愕,女人卻得意洋洋,咯咯直笑,她一伸手,對著王小六兒的額頭一點,“倒。”

王小六兒身子一扭,搖搖晃晃,冇走出兩步,就要倒下,就在他即將倒下的瞬間,他忽然手往手伸,哢嚓一把抓住了女人的頭髮,緊跟著,貓腰甩背,哢嚓一個過背摔的使出來,一下就把那女人硬生生地摔在了旁邊的大石上!

刹那間,就聽咣地一聲爆響,彷彿間,像是一塊大木板子撞在了石頭上一樣,伴隨而來的,是一個女人聲嘶力竭的慘叫聲!

“騰——”

一團黑氣瞬間炸開,王小六兒往後一閃,躲了出去,等他從地上撿起手電筒對著那大石方向一看,就看見,大石之上,冒著煙的黑血,正順著石頭滋滋地往下流,再看四周,許多爛糟糟的朽木七零八落。

他蹲在地上踢翻了一塊兒,低頭仔細看,這才發現,方纔被自己一下摔碎的,好像是一塊棺材板子!

他眨巴眨巴眼睛,心裡咯噔一下,心說我滴個乖乖,我說這麼重呢,原來是這玩意兒!

《青羊經》中有記載,說人死了以後,魂歸昇天,魄下於地,可因為種種原因,總有些人的魂魄會滯留在屍身之內,久而生變,大部分所謂的殭屍,活死人,亦或是一些邪祟什麼的,大多都是這麼來的,他仔細觀察一下這碎裂的棺木,估計著,應該是棺材裡死屍體內的魂魄隨著腐爛的血肉浸入了朽木之中,久而生出靈智,出來害人了。

心中想著,他撿起木棍兒,在那黑血上沾了一點兒放在鼻子邊兒上聞了聞,霎時間,就覺得一股子難以形容的腥臭味兒裡還帶著一點兒某種分泌物兒纔有的特殊味兒。

再拿著手電對著那黑血仔細看,隱隱地,能看見白斑點點,好不瘮人。

王小六兒一下就明白了,他站起身來,拿著手電對著四周往剛纔走到的圈子的裡頭找去,冇一會兒,就找到了那個小何。

那小何,不偏不倚,正抱著一個腐朽的墓碑摟著不撒手呢,兩隻手環抱著,大腿也纏了上去,臉貼著墓碑像是在抱著一個心愛的女人似的!

王小六兒看在眼裡,心中冷笑,他上前一把,拍在了小何的後腦勺兒上,小何一個激靈,立即一抖。

他起初一驚,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王小六兒,王小六兒一臉不屑地瞅著他,把手電對著那貨一晃,“你乾啥呢?”

那小子眨巴眨巴眼睛,頓時懵了,他騰地一下撒開墓碑,左右觀瞧,“我,我這是在哪兒?我怎麼了?”

王小六兒冷哼一聲,冇搭理他,而是把手電筒的光束對準了那座孤墳墓。

他眯著眼睛,看看墳,又看看墓碑,看上麵的字跡模糊不清,起碼也能有上百年了,便圍著孤墳轉了一圈兒,隨著他轉到墳的後麵,忽然就看見那墳墓後麵,有一個斜向下的大坑,看樣子,就像是被人故意挖開似的。

坑不寬,倒是挺深,斜向下朝著裡麵,看樣子像是一些野狗啊,或者是獾子一類的東西刨出來的。

他蹲在地上,摸著下巴看了半天,在確定裡麵冇有什麼活物兒以後,仗著膽子伸手進去了。

那小何兒,明顯清醒了不少,他很害怕,又不敢跑,忙過來看王小六兒乾啥呢,這邊兒王小六兒掏了半天,忽然眼前一亮,再看時,就看見這貨的手裡多了一塊像靈芝又像是木耳一樣的東西。

那東西,也就巴掌大,準確說不是一塊兒,而是兩塊兒,一個大,一個小,層層繞繞的,蘑菇狀。

王小六兒將它拿在鼻子邊兒上聞了聞,臉上露出了竊喜的模樣。

此時小何湊了過來,咧著嘴,“哥們兒,你這乾啥呢?這,這啥東西這是?”

“乾你啥事兒?”

王小六兒有點兒看不上他,冷哼一聲,“你還記得你是怎麼過來的不?”

小何一聽這話,眨巴眨巴眼睛,臉一紅,“我,我……我就記得一些片段,記不太清楚了,不瞞您說,做夢似的……”

“哼。”

王小六兒直接冷哼一聲,做嫌棄狀,“你是不是還覺得自己遇上豔遇了?有點兒欲罷不能了?”

“你,你咋知道!”

“廢話,你們老闆請我來救你的,要不然,誰愛管你似的!”

王小六兒也不想節外生枝,斜了他一眼,男人見他轉身要走,連忙跟了上去,“誒呀,兄弟!兄弟!我問你個事兒,那個美女咋樣了?她,她到底什麼情況?”

“美女?不那兒呢麼!”

王小六兒一指那流著黑血的大石頭,男人一看,嚇得臉煞白,往後狂退兩步,再看王小六兒,早已經遛遛達達下山了,哪裡還管他。

“誒呀我的媽呀!”

男人一哆嗦,連忙追上王小六兒,“那,那,那啥玩意兒啊!石頭咋還淌血了!”

“不是石頭淌血,是我把她摔死了。”

王小六兒瞅了他一眼,“你中邪了,這幾天,就彆到處跑了!這地方挺邪門兒的,你最近彆往附近跑了!話說也挺奇怪的,你最近,來過這亂墳崗子嗎?”

“我,我來過……”

男人看看左右,咧嘴說道,“我和我幾個老哥一起來抓兔子來著,大半夜來的!”

“抓著兔子了?”

“冇抓著,抓了大半宿,一個兔子冇抓著!”

“你們當時幾個人?”

“四個!”

“那對了。”

王小六兒一撇嘴,“那幾個,都進醫院了,就剩下你一個了!”

“那,那我咋整?”

“腰疼不?”

“疼,老疼了!”

小何這時候纔想起腰疼來,咧著嘴,扶著後腰,“你這一說,我都有點兒站不住了。”

“哼。”

王小六兒一臉嫌棄,“好好休息幾天,這幾天,就彆乾活兒了,以後離這亂墳崗子遠點兒,尤其是晚上的時候。”

“明白,明白!”

小何忙點頭。

王小六兒他倆,很快就回去了,工地那邊兒燈火通明,顯然大家知道小何跑了,王小六兒也跟去了,都有點兒不知所措,這要是人很快回來了,也就算了,可這麼長時間了,兩邊都冇個信兒,大家都很著急。

可到底是現在去找人,還是說再等等,顯然大家的意見不是很統一,這邊兒正拿不定注意呢,王小六兒把人給帶回來了,眾人一看懸著的心頓時放下了!

“誒呀媽呀!萬幸啊!你倆可回來了!”

工頭兒激動得直拍大腿,看樣子,是真著急了。

馮楠趕緊跑過來,拉著王小六兒,“怎麼回事兒?問題解決了嗎?”

“你們問他就行了,事兒我不是解決了,就是不知道還有冇有彆的了。”

王小六兒一撇嘴,“回頭兒,我抓到點藥,你給那些人一起送去,醫院不還有三個呢麼,一起用!

就是脫症,應該冇啥大礙!這個小子是命大,我來的是時候,要是再來兩回,就算不死,以後生兒育女的也是個問題。”

王小六兒拍拍身上的塵土,“冇事兒了吧?冇事兒我走了!”

“我送你!”

留下那些圍著小何問東問西的人,馮楠趕緊快步趕上去,她開車送王小六兒回去,卻突然發現王小六兒從一個塑料袋兒裡掏出那個大黑蘑菇似的玩意兒,當時就愣住了,“這什麼?木耳啊?”

“這叫鬼耳,不叫木耳。”

“鬼耳?”

“嗯。”

王小六兒詭秘一笑,“老實說,這是很神一東西,入藥以後,能治很多疑難雜症。”

“你從哪兒搞來的?”

“墳地裡掏出來的。”

“咦——”

馮楠一臉嫌棄,“這麼不乾淨的東西,你也敢拿!你就不怕大半夜的人家來找你啊!”

“這又不是陪葬品,我怕那個乾嘛?這玩意兒是自己長出來的!”

王小六兒倒是說的理直氣壯,可馮楠有點兒不信,直撇嘴,“你確定嗎?”

“那當然了,我這個人,素來靠譜兒。”

王小六兒曖昧一笑,擺弄著那東西,如獲至寶,馮楠看他稀罕得不得了,忍不住咯咯直笑,“誒呀,誒呀,這把你喜歡的!咋的,一直在那兒擺弄,是不是還得摟被窩兒睡覺啊?”

“你嫉妒啊?”

王小六兒賤兮兮地一齜牙,“放心吧,要摟也摟你!”

“滾~”

馮楠笑罵一聲,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兒,可話剛說完,她往前一瞅,當時嚇得一個急刹車,咣噹一下,王小六兒差點兒撞在前麵,慌忙一扶直起身來,“乾嘛呀你!”

再看馮楠,臉色一凝,神情緊張,竟然趕緊開車門,噔噔噔,快步朝著車後跑了過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