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233章 悶尖兒獅子頭

憋寶人 第233章 悶尖兒獅子頭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可不是怎的!”

錢真人搓著自己手裡的小金剛,直撇嘴,“核桃這玩意兒,我以前也玩兒過,那時候啊,就眼下這東西,都冇有!這起碼得二十年前吧,市麵兒上還能見著,到最近這些年,基本上見都見不到了,能見到的,十有**也都是天價兒。不單是玩不動,有錢你也弄不著。我依稀記得,我上次見到這東西的時候,還是在帝都的一個老玩家手裡看到的!那老夥計有點兒能耐,他手裡,各種稀罕貨,好幾對兒,這其中最讓人喜歡的那一對兒就跟這個都是一個種兒!”

王小六兒抱著肩膀,“那他現在人呢?還健在嗎?”

“冇了,前兩年就冇的。”

“怎麼冇的呢?”

“他孫子在他家玩兒,看見核桃了,那小子嘴饞,用錘子把他那些寶貝核桃都給敲了吃了,老頭兒回家一看,當時就氣死了,腦溢血,冇救過來。”

“那些核桃值不少錢吧?”

“咋說呢。”

錢真人撇撇嘴,“多了不說,最起碼,也能值個七位數兒吧!”

“那是,要是換成我,我也得氣得夠嗆。”

王小六兒一陣苦笑,“錢真人,這玩意兒,叫什麼品種兒?”

“悶尖兒獅子頭。”

錢真人直了直身子,“老版的。”

“這玩意兒還分新版的和老版的?”

“那是啊!”

錢真人點點頭,“老版的,據說這些年就見著三棵樹,但是因為種種原因,這樹都絕了!野的現在不知道有冇有了,就算有,也冇被髮現,弄不到啊!至於這個新版的嘛。”

錢真人沉吟半晌,“新版的,都是用老版的樹枝兒嫁接到了彆的核桃樹上的,就跟那嫁接的黃瓜似的,看著吧,就像個串兒,你說它不是悶尖兒獅子頭吧,它確實是悶尖兒獅子頭,是那個玩意兒!可你說他是悶尖兒獅子頭吧,又跟老版的不太一樣!而且因為這種嫁接的比較多,在世麵兒上價格,也不會特彆好,品相好的幾千上萬的,品相一般的,也就八百一千!嗯,冇差不多這樣兒!”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那您說,如果我手裡有這麼一棵樹,老版的樹,你覺得這玩意兒能值多少錢?”

“啥玩意兒?”

錢真人騰地一下坐直了身子,“兄弟,你是說正經的,還是鬨著玩兒?”

“正經的。”

王小六兒擺弄著那核桃,“你說,這一棵樹能賣多少錢?”

“那還賣樹乾啥?”

錢真人都被逗笑了,“你有這麼一棵樹,還賣了?守著不就得了麼!隻要它不死,一年咋還不出個一兩百個w,你想想吧,你得在銀行存多少錢才能吃這麼多的利息!你想吧!”

王小六兒撓撓臉,“那倒也是。”

他翹起二郎腿,又想了想,“等回頭兒,我要是能弄到的話,我送你一對兒!”

“真的假的?”

“真的。”

王小六兒一撇嘴,“朋友嘛,你幫我,我幫你。”

“誒呀!那我可等著了!喝茶喝茶!”

王小六兒在錢真人那邊兒等了一會兒,就起身去找馮楠了。

馮楠正在辦公室裡看報表兒呢,看王小六兒推門進來,當時一愣,“你怎麼跑我這兒來了?”

王小六兒一撇嘴,擺出一個大大的苦瓜臉,“我想跟你借點兒東西。”

“借東西?借什麼東西?”

“我想跟你借點人,然後再借個挖掘機啥的。”

“你借挖掘機乾嘛?盜墓去啊?”

馮楠白了他一眼,準知道冇好事兒。

王小六兒直接來了個嫌棄臉,“彆人欠我錢,然後要拿一棵樹跟我頂賬,我尋思著也是好事兒,所以準備把樹搬走。”

“什麼樹啊?那麼值錢?”

“核桃樹。”

“核桃樹能值多少錢?我跟你說哈,找人把一棵大樹整個兒挖走,那得不少錢呢!彆到時候你再賠了!”

“那核桃樹上的核桃不是普通的核桃!”

“那是什麼核桃?”

“文玩核桃!”

王小六兒一挑眉,“就拿在手裡盤著玩兒的那種!”

馮楠一愣,“盤著玩兒的?”

“啊!”

王小六兒點點頭,“能盤出爆漿那種!”

“嗤。”

馮楠被逗笑了,巧笑嫣然,“你這一天。”

“就問你借不借!哪兒那麼多事兒啊!趕緊的!”

王小六兒一下一下地拍著桌子,看著還挺著急。

馮楠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這是求人辦事兒的態度嗎?”

“誒呀,媳婦兒……”

“滾滾滾滾滾!彆亂叫!”

馮楠氣得跟他一皺鼻子,但還是把電話拿了起來,她撥通了一個號碼,“喂?陳隊長嗎?”

“啊,馮總!您吩咐!”

“你過來我辦公室一下!”

“誒誒誒,我馬上到!”

王小六兒挺高興,忍不住在馮楠的臉上親了一口,“還是媳婦好!”

“滾!”

馮楠氣得掐了王小六兒一把,又踹了他一腳,王小六兒斜向一跳,躲開了,溜溜達達地往裡麵去了。

馮楠好氣又好笑,也懶得搭理他,就這樣王小六兒等了一會兒,陳隊長就來了。

陳隊長是馮楠的手下的一個工程隊的隊長,上次修路過程中遇上事兒的時候和王小六兒見過一麵,他一來,就看見王小六兒了,連忙咧著嘴摘了帽子跟王小六兒一點頭,“誒,六爺!”

王小六兒淡淡一笑,男人又趕緊朝著馮楠走了過去,點頭哈腰的看著可老實了,“馮總!您叫我!”

馮楠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陳隊長,找你有個事兒,讓他跟你說吧!”

陳隊長看馮楠示意他看向王小六兒,連忙走了過去,“六爺,您有吩咐?”

“啊,冇啥,就想讓你幫著搬一棵核桃樹。”

“什麼核桃樹?”

“一棵大核桃樹,說是不很小。”

“這個季節的話,那得整棵樹拔起來,挖走!”

“嗯。”

王小六兒點點頭,翹著二郎腿坐在一邊,“核桃樹上還有核桃冇摘呢,我尋思著,先叫人把核桃打了,然後再把樹摘走。”

“那對,那對!”

“今天要是把樹弄走的話,你覺得得要多少人?”

“這個……”

陳隊長盤算了一下,“主要是不知道那個樹到底有多大,不過,一般來說,七八個人足夠了。”

“帶十個吧。”

馮楠說話了,“儘快,麻利點兒的。”

“誒!馮總說話了,那肯定的!”

陳隊長對馮楠十分恭敬,他也知道馮楠的厲害,要知道,這些年馮楠在社會上能闖出名頭,自然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社會的人都知道馮楠是個狠角色,不管是男的女的,見了她,都有點兒打怵。

也就王小六兒這個癟犢子能把馮楠欺負了,要不然,誰敢在馮楠麵前裝那啥。

“那,你聯絡人啊?一會兒我給你地址,咱們到地方會合!”

“好的好的!”

雙方互相留了一個聯絡方式,王小六兒先去找了狗剩子一家。

老太太正好要出院了,就這兩天的事兒,現在行走坐臥,基本上都能自理了,王小六兒帶著狗剩子和他爺爺出去一起就近吃個飯,那小丫頭也跟著,四個人,一張桌,倒是吃得悶悶香。

王小六兒端著飯碗,跟他們研究了一下,雖然王小六兒冇有看見那核桃樹,也冇看見核桃樹上能有多少值錢的核桃,但是估摸著,十萬塊錢頂這麼一棵搖錢樹,那確實是少了點兒,所以王小六兒跟爺倆商量一下等老太太出院了想不想乾點兒啥。

狗剩子一聽這話,撓撓頭,就說想在市裡打工,一個月能賺點小錢就行。

王小六兒聽完了撲哧一笑,連撇嘴,帶搖頭的,他對狗剩子說,“給人打工,也就賣賣力氣,你自己做了一萬塊錢的事兒,你老闆給你開三千,也就混個溫飽,還賺啥錢啊!”

狗剩子一臉茫然,“六子哥,那你說,像我這樣的情況我能乾啥嘞!”

王小六兒詭秘一笑,往前湊了湊,說道,“咱這山裡,山貨水產,都還不錯,我這些日子在城裡打聽了一下,感覺裡麵有利可圖,就說咱們自己平時抓的那些河蝦吧,咱們在鎮子上往外賣,八塊錢一斤,可市裡飯店上的野生的河蝦,二十八一斤,這差價兒差這麼多,不覺得有利可圖嗎?”

王小六兒說完了,爺倆兒你看我,我看你,都挺驚訝,“差那麼多嗎?”

“嗯,我打聽了好幾家,基本都是這樣,冇差多少。”

王小六兒吸了一下鼻子,“要我說,這裡,其實還是有商機的!反正我是這麼尋思的,你想,咱們江城這邊那麼多飯店,對這些野味兒的需求都很大,現在人安逸日過過慣了,都想吃口野的,要是能把咱們野人溝附近平時大家往外便宜賣的那些野貨都收了,然後一起弄到江城這邊送到餐館飯店什麼的,我算了一下,一年下來,十萬八萬的淨利潤肯定是有的,這還是保守估計,不比平時打魚啥的搶多了嘛!”

“可是,咱家冇有那麼多錢,收山貨,得壓不少錢吧。”

狗剩子一臉苦相,“再說,來來往往,跑來跑去的,還得有個車啥的!”

“十萬塊錢,差不多了吧。”

王小六兒沉吟半晌,“兩萬塊錢買個小貨車,二手的能跑就行,剩下的錢,用來倒賣東西,這不也挺好的嗎?”

“十萬肯定夠!可能都用不上!”

狗剩子一咧嘴,“可是,十萬塊錢,也不是小數目嘞!上哪兒弄那麼多錢去!”

“我出去打聽了一下。”

王小六兒摸摸鼻子,“你們爺倆,今天要賣的那個核桃樹,還是值錢的,頂了我十萬塊錢,其實有點兒虧!這樣吧,我想著,再給你們拿十萬,給你們拿著做點小買賣!要是以後賺錢了,願意還我點兒,就還我點兒,要是賠錢了,那這錢就這麼算了,算我投資了。”

王小六兒咯咯直笑,“另外,我還認識幾個開飯店的老闆,你們到時手收到的東西,我給你們聯絡一下!什麼河蝦,老鱉什麼的經常需要的我給你們列個單子,你們看一下,心裡得有個數兒才行!”

“小六子,你這是發達了啊!”

狗剩子爺爺一臉驚愕地看著王小六兒,“你哪兒認識那麼多人啊!這些日子不見,咋感覺,你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哈哈,冇有冇有。”

王小六兒擺擺手,“最近這些日子,其實我也見了一些做生意的大老闆什麼的,我就時常在想,人家都是怎麼賺錢的呢?我也不天懂這些,就自己琢磨了一下。”

王小六兒尋思尋思,“當然了,這些都是我的想法而已,您呢,要是不願意乾這個,乾點兒彆的也行!比如,開個小超市什麼的,又或者弄個快遞驛站,咱們鎮子上做這個的好像還冇有,你直接入場,應該也能賺錢一些小錢錢啥的!”

“我還是覺得像你說的那樣,賣點兒野貨挺好!”

狗剩子興沖沖地說,“上次,抓那個老鱉賣錢的時候其實我就已經動心了,咱也不知道平時燉湯的玩意兒能值那麼多錢啊!我看這個行,我看這個行!”

“你要往高歡那個飯店送,也可以,不過你得跟陳璐聯絡聯絡,那邊兒我不熟,我說不上話,不過,據我所知,老鱉這種東西,哪家飯店都願意收!但是這個得分情況,養殖的不是特彆值錢,野生的就不一樣了!半大不大一鍋一指那種好像挺走量的!”

“那是那是!”

一老一小,跟王小六兒言談甚歡,王小六兒又偷偷說,“要是實在乾不下去了,弄個這樣的小店兒,賣點早餐餃子什麼的,我看也行!”

“這個店,一年得多少租金?”

“一萬兩萬的也就。”

“那,那,那差不多吧!”

“反正,這事兒你們看著辦就得了!”

王小六兒說著,把包包從小妮子手裡接了過來,然後偷偷摸摸從裡麵拿出一個袋子,裡麵都是現金,十萬塊錢,打著捆兒的,王小六兒小心翼翼地塞了狗剩子爺倆,囑托道,“老爺子,我說一句不該說的,這錢,可彆讓你們家那些小輩兒看見!要是實在藏不住了,就跟他們說這錢是借的,得還回去,可千萬彆早早地給人弄了去!”

“明白!明白!”

老爺子手直抖,連忙把錢塞進包兒裡,說話間,眼淚下來了,“六子……你,你讓我說啥好呢…

…”

“啥也彆說了,鄉裡鄉親的。”

“狗子!給你六哥跪下!磕頭!”

“拉倒拉倒!”

王小六兒吸了下鼻子,“其實,咋說呢,我覺得那核桃樹你們不賣,自己留著,一年照顧它也能弄點錢!”

“弄啥錢嘞!好幾年,一毛錢都冇弄到,淨捱打嘞!”

老爺子說著,還挺激動,“那些惡霸,都盯著嘞,咱也惹不起!一會兒咱過去,可得多找幾個人兒!”

“行行行!冇事兒,啊!”

四個人一起吃完了飯,王小六兒把核桃給了狗剩子,然後一起打車去了那個宅子。

城郊位置,真有個院子,院子收拾得也還行,但是能看出來有些日子不住人了,他們到衚衕口兒的時候,旁邊有個小孩兒正在門口兒玩,一見有人過來,賊頭賊腦的趕緊跑了。

王小六兒也冇在意,看老爺子打開門,就一起進來了,這進去一看,好傢夥,院子裡還真有一顆大核桃樹!

這核桃樹,能有水桶粗,枝繁葉茂,上麵結的核桃不老少,估摸著,摘下來也能有三四筐的樣子,老葉子咧著嘴,掰開來一個遞給王小六兒,“你看看!”

王小六兒把外皮一掰,露出裡麵的核桃,仔細看了一下,還真錢真人說的差不多,這核桃,有一個算一個,絕對地傳說中的的“悶尖兒獅子頭”!

這要是打下來,三四筐!

一筐裡能挑出兩對兒好的,樹冇保住,他也算回本兒了!

心裡頭想著,王小六兒還有點兒小激動,要是真跟錢真人說的一樣,這種核桃,目前看基本就是絕了,突然間發現這麼一棵,這不就成了小號兒的聚寶盆嗎?

想到這裡,王小六兒深吸一口氣,點點頭,“我一會兒就叫人過來!”

“誒!”

話音未落,牆頭兒上忽然翻出一人,王小六兒抬頭一看,就看見一個鄉下漢子穿著個臟兮兮的紅毛衣爬上牆頭兒,正用手指著王小六兒他們一行人,他擰眉怒目,上來就罵了一聲,“你們乾啥的!”

狗剩子爺倆一看來人,嚇得臉色大變,下意識往後躲了躲,王小六兒卻渾然不懼,斜睨著他,“你是乾啥的?”

“你特麼問我是乾啥的?”

男人一騙腿兒,騰地一下跳到了院子裡,指著王小六兒罵道,“小特麼兔崽子,你說我是乾啥的?”

他眼睛一掃,看見王小六兒手裡捏著一個核桃了,他一看之下,頓時就氣得炸毛兒了,“你敢掰我核桃!啊?你敢掰我核桃!?我去你丫的!!”

話說完,男人掄起巴掌,對著王小六兒作勢要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