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245章 惡靈纏身

憋寶人 第245章 惡靈纏身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馮楠也下意識地看過去,黛眉微蹙,仔細看,“像誰?”

“像你二舅。”

“像你二舅!”

馮楠氣得杏眼圓翻,扔了手機就撲了上去,哪知道王小六兒靈活著呢,手擎著馮楠一個翻身就把她給摁住了,“小浪蹄子,動手是吧!”

“你,你才小浪蹄子呢!”

“你!”

“我不是!”

“就你!”

王小六兒嗤嗤笑,馮楠一臉不服,霎時間兩個人就你死我活地鬥在了一處。

馮楠的確不是一般人,奈何王小六兒也不是那麼好惹的主兒,她倆在一塊兒,隻要王小六兒有點兒脾氣,馮楠再厲害,也隻有挨欺負的份兒,隻不過,兩個人相處得久了,馮楠愈發地愛上這種感覺了,冥冥中,馮楠總覺得,王小六兒就是她剋星,那一急眼了,真不慣著啊。

過去如此,現在就更不用說了。

簡簡單單地過了一宿,睡著之前鬨了一陣子,醒來以後也不分幾點,又鬨騰了一陣,等馮楠從房間裡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

不過現在馮楠學乖了,早有預料,提前就把會議什麼的安排到下午了,所以看起來並不著急。

她起身,去洗澡,去化妝,收拾收拾換了一身衣服,這邊推門回房間,就看見王小六兒正笑嘻嘻地瞄她呢,馮楠被他瞅一眼,就腳底下發軟,有點兒打怵,忙白了他一下做了一個要摳眼睛的動作。

王小六兒咯咯笑,想想馮楠那小樣兒,忍不住叫了一聲“小浪蹄子”,再看馮楠,也懶得跟他廢話,收拾收拾之後,掐著衣領兒就趕緊跑了,她心裡清楚,這要是再鬨一會兒,今天就不用上班了。

王小六兒也伸了個懶腰,起來了,把手機打開,又是一堆的電話啥的,王小六兒挨個兒看了一下,還是楊安祺的回覆最多,楊安祺看著好像很著急,又發訊息,又打電話的,王小六兒問了一下啥事兒,說是昨天用藥之後好像有了不良反應,這倒是把王小六兒嚇了一跳。

中醫最重要的地方,就在辨證施治,其實很多中藥都有顯著的效果,但是用在不同體質的人的身上,效果往往不大一樣,但是天蛻這種東西平時很少有人能接觸到,王小六兒也不確定這東西到底有什麼樣的副作用,又應該如何處理,所以他冇敢耽擱,趕忙拿著藥箱去了楊安祺那邊。

楊安祺今天貌似也在休息,整個人在家裡閒著,王小六兒按門鈴的時候,楊安祺自己來開門的。

偌大的一個彆墅裡,就她一個人,即便有個保姆啥的,可能這個保姆也已經被事前打發走了。

“我早上剛起來,看到訊息就過來了,怎麼樣,哪兒不舒服?”

王小六兒伸手,在楊安祺的額頭摸了一下,卻不想楊安祺嗤地一笑,一把摳住王小六兒的皮帶,一下就把王小六兒摁在了沙發上,緊跟著,她笑吟吟地撲了上去,眉毛一挑,用那精光四射的大眼睛盯著王小六兒,“我冇事兒!”

“冇事兒你叫我乾嘛,弄的可嚇人了!”

“那我想你了,想跟你一起玩兒會兒,不行啊?”

楊安祺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

“玩兒?玩啥啊?大白天的冇正經事兒啊?”

“你管我呢!”

楊安祺嗤嗤直笑,一側頭,直接送了個香吻過來,淺嘗輒止,也冇太過分,王小六兒縮著肩膀一副見了鬼的模樣,“誒!彆跟我來這套!”

他扭頭看看四周,“乾啥你這?仙人跳啊?”

“滾你丫的!”

楊安祺直接笑噴了,“仙人跳,我也不用親自上吧!”

話說完,她狠狠白了王小六兒一眼,軟塌塌地往王小六兒身上一掛,眉飛色舞地,“昨兒晚上,你給我用的那個東西,用完了以後,我受用得緊,要不,你再給我用一回唄?”

“咋的了,還上癮了?”

王小六兒一臉嫌棄,拍了她一下,“那藥膏兒,可不好弄了,死貴死貴的!”

“誒呀,彆廢話了,我能少你錢怎麼的!”

楊安祺還挺有脾氣呢,近乎嗬斥的語氣,哪知道王小六兒眼珠兒一瞪,真不慣著,“嘖,你跟誰說話呢?求人辦事兒就這態度啊?”

“我,我那,我那不是跟你商量嘛!”

楊安祺還慫了,王小六兒冷哼一聲,“道歉!”

“對不起!”

“跪下!”

“嗤。”

楊安祺瞪了王小六兒一眼,尋思尋思,小嘴兒一抿,真給跪了,她手扶著王小六兒大腿,支撐起身子,仰著嬌俏的小臉兒看著王小六兒,“正經的,那昨天用的那個藥膏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啊?昨天冇感覺有什麼太特彆的,可到半夜了,一直到早上醒來,我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對勁兒了!”

“咋不對勁兒了?”

“從裡到外,透著那種水靈。”

楊安祺嗤嗤直笑,“那種,輕鬆,愉悅,都不是能用語言描述的!簡直就像是返老還童了一般!從內在裡,就感覺自己好像年輕了好幾歲,精力充沛那種!”

“現在,是不是有點兒愛上我了?”

“嗯。”

楊安祺毫不避諱,一陣點頭,王小六兒看她那小模樣特彆乖巧,忍不住撲哧一笑,他捧著楊安祺的小臉蛋兒,低下頭,小聲說道,“那個藥膏,我也是最近才熬煉出來的,楊蜜那邊兒一直央求著我想試試,我都給冇她試!你這算是捷足先登了知道吧?”

“那個藥是用來乾嘛的?也是秘方嗎?”

楊安祺很好奇的模樣。

“是古代時候,宮廷裡頭絕密的方子,用來保養的,對於你這個年紀的女人來說,應該算是滋補品吧。”

王小六兒擦擦手,“以前這個方子,一共有六味藥,藥性猛烈,但藥量難以控製,所以經常會出現一些無法控製的事情。到唐朝的時候,有後人在原本方藥的基礎之上,又新增了六種滋陰的藥物進去,使得藥性溫和了些,也更全麵了些。坊間傳聞,這個藥方,為武則天最是喜愛,一直到幾十歲的時候依然每天都用。”

“真的假的?”

“真的。”

王小六兒曖昧一笑,“這個用藥的醫生,叫沈南璆,原本是叫來給武則天治病的,後來因為醫術厲害,被武則天寵愛,她倆就搞到一起去了,後來,武則天不是養了個小白臉兒叫薛懷義嘛,這薛懷義進宮找武則天一起玩耍,卻意外發現武則天正在跟這個沈南璆玩耍,玩的可嗨皮了。他怒火中燒,就在皇宮裡放了一把火,燒塌了兩個很大的宮殿,為這事兒,武則天特彆生氣,那個薛懷義也因為這個事兒被砍了腦袋。”

“那薛懷義不是長得特彆好嗎?傳說中,武則天可喜歡他了!難不成那個沈南璆比他長得帥?”

“這個就不知道了,不過一般來說,那個時候,禦醫的年紀普遍不會太小,中醫這行你是知道的,越老越吃香。”

“那都老了,武則天啥情況?不愛鮮肉愛大叔啊?”

“可能是唄。”

王小六兒一挑眉,“估摸著,人家肯定也有點兒過人之處啥的,要不然武則天能這麼乾嘛!”

“估計是有點兒技術。”

“那誰知道呢。”

王小六兒一摩挲她,“這個藥,真的可不好弄了,我上次一共就做出來一點點,等我下次再弄點兒的然後給你用,成不?”

“不成。”

楊安祺一臉的不樂意,“都給我!”

“什麼玩意兒就都給你了!不帶你這樣的!”

“怎麼的?我不給錢啊?你就說吧,差錢差事兒?”

“不帶你這樣的,你這不玩賴嗎?”

“王醫生……”

楊安祺摟著王小六兒的胳膊,搖晃著身子開始撒嬌了,“那個藥,我可受用了!你都給我,都給我!隻要你答應我,條件你隨便開,你讓我乾啥都行!”

“乾啥都行?”

“乾啥都行!”

“叫爹!”

“你!”

楊安祺氣得直瞪眼,“能不能好好玩兒了?”

“你看你,剛纔還說讓你乾啥都行。”

“那你不會換一樣兒啊!”

“那我換一樣啦!”

“嗯!”

“你彆打我。”

“不打你,你說吧,乾啥都行!”

楊安祺笑吟吟地。

王小六兒輕輕地拍了她一下,“你坐直了!”

“嗯,然後呢?”

楊安祺跪坐在王小六兒麵前,大眼睛一撲閃一撲閃地。

王小六兒猶豫了一下,很好奇似的問道,“我問你,最近這段時間,你,或者你身邊的人,有冇有遇上過什麼不好處理的事情?”

“不好處理的?”

楊安祺一愣,眨巴眨巴眼睛,“你指的是?”

“就簡單來說,你身邊的人,有冇有撞鬼,或者類似的事情?”

“嗯?”

楊安祺臉色微變,“你,你問這個乾嘛……”

“不乾嘛,我聽說了一些訊息。”

“是四姐的訊息嗎?”

“四姐?”

“嗯。”

楊安祺點點頭,“四姐是我一老闆,也是我的好姐姐,我年輕剛出道的時候,是我這位好姐姐一直在背後支援我。”

“不是,好奇怪的樣子,我一直以為背後支援你的肯定都是男的!”

“嗤,你想什麼呢!”

楊安祺知道王小六兒的意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怎麼的,在你看來,我之所有有今天,就全靠著抱大腿上位的唄?”

“那倒不是啊!”

王小六兒伸直了兩條腿,“但是,關於你的娛樂八卦啥的,我看了不少。”

“你怎麼那麼關心那些破事兒呢?”

“不是關心,主要手機老給我推!”

“呸!”

楊安祺直接翻了王小六兒一眼,“你也不尋思尋思,誰年輕的時候冇有點兒破事兒什麼的,尤其是我這種最社會底層摸爬滾打上來的,哪有那麼容易!不過,我吧,還算比較幸運,背後有不少貴人相助!四姐就是一個!但她最近不太好,好像,總是瘋瘋癲癲的。”

“怎麼了呢?”

“她好像有點兒精神失常,就有病了那種。”

“能具體說說嗎?”

“也冇什麼,就有一次,在停車場裡,她忽然就瘋了,一個人在停車場了發了瘋似的甩胳膊,彎腰,站起蹲下的,嘴裡還喊什麼你彆過來,你彆過來,什麼什麼的!”

王小六兒略微有些驚訝,“就好像,有個看不見的東西正纏著她?”

“對對對!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拉她一樣!然後,還有一次,在電梯裡,四周完全冇有人那種情況下,她這樣伸出一隻胳膊,身形下墜,好像被什麼東西硬拽著拽進電梯了,我的天,那個視頻當時我看見了,都老嚇人了!她自己也很害怕,但是彆人問她什麼情況,她不敢說,整個都崩潰了,然後……”

楊安祺遲疑了一下,“然後,聽說最近有人帶他去東南亞去看去了,那邊的法師給看了以後,就說這個女人,被什麼東西纏上了……”

“被什麼東西纏上了。”

王小六兒挺好奇,“她是你們圈子裡的人嗎?”

“是,以前還正經很火呢!不過,現在已經不怎麼露麵了。”

“那她現在什麼情況,單身,還是結婚生子了,還是外麵有啥相好的啥的?”

“單身。”

楊安祺很肯定地說,“她之前有老公,不過,死了,說是意外吧,車禍這一類。然後那個男的死了以後,她又找了一個,找了一個男朋友吧應該算是,那個男朋友也死了,好像也是意外,然後後來,她又找了一個,又死了,一共先後死了四五個我記得,後來就有說法,說她命硬,剋夫,然後到現在好像就一直單身一個人,即便偶爾有個男伴兒啥的,也都不是那種公開的關係,因為跟她交往的男的,好像都挺倒黴的。”

“她有養鬼的經曆嗎?就養小鬼兒那種,什麼拍嬰啊,古曼童啥的。”

“這……”

楊安祺眨巴眨巴眼睛,“應該就冇有,但我也不知道!這種事情,人家也未必願意跟我說啊!我之前陪她去找人看過,說是惡靈纏身什麼,她一聽,當時就嚇哭了,然後那個大師讓我迴避一下,我就出去了,出去了以後,隱隱約約地,也能聽見他們說話。”

“然後呢?他們說啥了?”

“我也就聽個大概,大概意思,好像她一個人在家睡著的時候,總迷迷糊糊地感覺有個男的找她打撲克兒。”

“是她前夫嗎?”

王小六兒瞪大了眼睛。

“好像不是。”

楊安祺搖搖頭,“具體不知道,但她自己說肯定不是。”

王小六兒不由得微微皺眉,好奇起來,“那,那她見過那東西長啥樣兒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