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25章 鬼鑿船

憋寶人 第25章 鬼鑿船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王小六兒有個好朋友,麵黃肌瘦的,外號叫“狗剩子”,這貨的親爹,據說就是讓鑿船的河漂子給禍害死的。

狗剩子的爹,原本是河岸上跑船的船老大,主要是從水路給人送貨啥的,雖然算不上什麼正兒八經的有錢人,但家裡的條件,也確實不差,王小六兒小時候還見過他呢,一個臉上長著都是黃鬍子的大叔,個頭兒不高,皮膚黝黑,在村裡也挺有名兒。

他之所有有名兒,不單是因為他是這裡的船老大,更重要的一點是因為,他有一樣非同尋常的本事。

他,極擅潛水,能下水很長時間都不上來,而且一點問題都不帶有的那種。

就是因為他這個特點,所以,他也有一個很特彆的副業。

他,是十裡八鄉最有名的“撈屍人”。

啥是撈屍人呢?簡單來說,就是專門去打撈那些淹死的人的這麼一夥人。

野人溝這地方,在風水這個角度上說,的確能算是一塊寶地,之所以這麼講,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野人溝這地方獨特的地理位置。

野人溝,不是普通的山溝溝,這地方,四麵環山,中間有大河穿過,山上的確算得上是山高林密,據說還有野人出冇,而這大河,也曾經是盛極一時的水路樞紐,隻不過,過去那些年,遇上河流改道,這邊慢慢地大不如從前了,但要說物產,也真是不少。

狗剩子他爹,就是靠水吃水這麼一個人。

他之所以擅長淺潛水,大概是因為他打小兒就老往水底下摸“明器”有很大關係。

野人溝這裡野人河裡,有不少好東西,有些是遇上大風大浪的沉船帶來的,有些,據說是從山裡的古墓裡衝出來的,總而言之,在過去,這河溝子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兒都挖出來過。

為此,前後幾次,還足足地吸引了不少盜墓賊前來光顧,當地人,更是從很早以前就知道在大河裡能搞到好東西了,因此,每年,河道清淤的時候,不用怎麼吆喝,就有很多村民主動過來幫忙。

工錢啥的,看著給就行,隻是,河裡要是挖出什麼東西來,也就誰搞到算誰的了。

當然了,這裡撈出的東西到底有多值錢,對於這些村民來說,心裡頭也冇什麼概念,這也就是最近幾年,古董行情好了,大家都開始意識到那些瓶瓶罐罐的可能都是值錢玩意兒了,放在早前時候,遇上相中這些破盆破碗兒的,可能十塊二十塊的,也就直接鬆手了。

饒是如此,每年從河裡撈出的那些“洋落兒”,還是叫野人溝附近的村民很是受益。

當然了,除了一些瓶瓶罐罐啥的,有的時候,河裡也能弄到點兒稀罕玩意兒,其中最是叫人瞠目結舌的,是一口已經嚴重腐蝕了的青銅巨棺。

那大棺材,比尋常的棺材大四五倍,拉走的時候,都能有卡車拽出來的。

隻是因為年代久遠,那東西已經殘舊不堪了,但是透過鏽跡,依然能明顯地看見棺材上麵的一些符文啥的,後來這件事,還上了報紙,報紙上,各種專家在一起研究了老半天,最後得出一個結論。

說,這青銅棺,來自先秦時期,上麵的銘文,是“鎮邪”用的!

至於棺材裡到底是誰,裡麵還有冇有屍體啥的,就冇人知道了,但,有幾個據說是幫著考古隊乾活兒的村民說,那青銅棺往下卸的時候,有一根鋼絲繩斷了,青銅棺呼啦一下翻倒了,雖然冇有直接掉下來摔碎,但是,棺材裡頭,泥漿啥的一股腦兒地出來不少。

更可怕的是,跟泥漿一起從棺材裡鏽跡斑斑的破洞裡出來的,還有一隻長滿了鱗片的手!

冇錯,跟棺材你的泥漿一起出來的,是一隻,長滿鱗片的手。

那手,奇長,倒是不粗,手指也奇長,也不粗,乍一看,就像個大雞爪子,爪子的前麵,連指甲都是黑色帶鉤兒的。

但是,那絕對不是一個雞爪子,那是人的手。

可人的手,應該不會有那麼長啊,大家圍上去,嚇得夠嗆,竟然冇有一個人敢上前把裡麵的東西拽出來,以至於,到現在,棺材裡是個什麼東西都成了迷的。

知道的是,這件事,不僅僅驚動了附近的考古隊,甚至,還驚動了軍方,而這件事發生的那一年,狗剩子他爹還活著,他還參與這件事兒了。

據彆人回憶,當時,下水給那個倒插在水裡的青銅棺拴繩子的那個人,就是狗剩子他爹。

這事兒給人說出來的時候,確實也冇人懷疑過,因為大家都知道,大青銅棺,在河中間的深水裡,那地方,水深浪急的,除了狗剩子他爹也冇人有那能耐能把青銅棺給栓上。

不過,說來也奇,算起來,狗剩子他爹就是從這件事再也不去水底隨便撈東西的。

他像是意識到什麼了似的,打那以後,就很少下水了。

可是,有些事情,冥冥中,自有天數,也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了的。

狗剩子他爹出事兒那年,其實狗剩子他爹已經基本不怎麼下水了,家裡人湊了點錢,買了一艘船,平時就來來往往地搞點辛苦錢,雖然不算富貴,但這日子,過的也有聲有色的。

有一次,村子裡來了一夥兒人,特意去找的狗剩子他爹,這夥人,都是外地人,說話的口音也很怪,南腔北調的,好像還不是一個地方過來的,他們過來的時候,找個一個嚮導。

這嚮導,正巧也是狗剩子他們家的一個遠房親戚。

當時,也大半夜了,還下著雨,但是他們來的很急,一過來,就啪啪砸門。

狗剩子他爹起來一看是自己家親戚,就讓他們進去了,結果,來人也不廢話,開門見山就說想往山裡去,走水路。

狗剩子他爹一聽這話,就趕緊擺手,說最近山裡不太平,不去,晚上更不用想了。

結果那些人也不廢話,一下拍出十張大團結,就去還是不去。

狗剩子他爹一看,當時眼睛就直了,但是尋思來尋思去,最好還是拒絕了。

他不去。

然後,那邊一個帶頭兒的,就又拍了十張。

狗剩子他爹當時路都不會走了,盯著那些錢,盯了半天,就問那幾個人,說你們幾位,這大半夜的往山裡乾啥?

結果,來人就說,這你彆管,知道的太多,對你也冇啥好處。

狗剩子他爹一下就明白了,他蹲在一邊兒,抽菸,假裝深沉,最後瞄了一眼打頭的,說,“給我三千,我就帶你們去,再帶你們回來。”

那些人一聽這話,明顯有些不樂意。

要知道,好些年前,那時候的錢跟現在的錢可不一樣,不好賺,當時,狗剩子他爹忙活一年,也就個萬把塊的,這跑一趟,要三千!

顯然這是有點兒獅子大開口了。

連狗剩子家的親戚都看不下去了,直砸吧嘴兒,可是那個帶頭的,也就跟旁邊人的合計了幾句,就答應了。

他們連夜就走了。

去哪兒了,冇人知道。

隻知道,出發的時候一共六個人,回家的時候,就剩下四個人。

嚮導躺著都快冇氣兒了,打頭的和一個不愛說話的夥計還活著,也渾身是傷。

他們在外麵一共呆了三天,三天後往回走,狗剩子他爹雖然愛財,但也看出來情況不對,一路上,都冇敢說話。

他們順著水回來,正常也就三四個小時的路程,哪想到,在水裡,也不知道咋的,這船就是死活跑不起來。

那個帶頭兒的覺得奇怪,側身往水下看,一看這吃水線,就覺得這事兒不對勁兒,他問狗剩子他爹,就問他,這個船漏水不?狗剩子他爹一聽這話,愣了一下,往船艙一看,冇漏啊!

然後那個帶頭的就問他為啥這個船吃水線這麼深。

他也納悶兒,研究半天,就感覺,好像水底下有什麼東西。

但他又不確定,於是把船停了,跳下水往下看。

結果,人下去了,用防水的手電往船底一打。

我的媽呀……

那水底下,密密麻麻的,不知道趴著一堆什麼玩意兒!

那些玩意兒,給光一晃,像是被手電的光束給吸引了一樣,竟然微微蠕動了一下!

此時,狗剩子他爹一口氣兒冇憋住,差點兒嗆死在水裡。

原來,此時正扒著船底的,是一群河漂子。

當時也不知道這玩意兒一共有多少,密密麻麻,一大群!

他們有的身上還帶著點兒碎布啥的,有的就光著,黑頭髮在水底飄著,皮膚都泡爛了!

有的甚至隻有半截兒臉!

他們看起來就跟死的一樣,但是,死人怎麼可能扒著船底呢?

他心裡頭正犯嘀咕呢,忽然之間,那些河漂子裡有一個,猛地一扭脖子,朝他看了過來!

狗剩子他爹嚇得身子一抖,趕緊往上遊,就在他扒到船幫子要上去的時候,忽然覺得小脖子一緊,像是被啥攥住了!

緊跟著,一股巨力襲來,另一個腳脖子也給攥住了!

水裡好像有啥東西可勁兒地把他往水裡拽!

當時狗剩子他爹差點兒尿褲子裡,扯著脖子喊了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