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253章 神像出土

憋寶人 第253章 神像出土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嗯?”

王小六兒一看話鋒不對,眨巴眨巴眼睛,一臉無辜,“你這話,啥意思呢?”

“什麼啥意思?”

韓夫人斜睨著他,輕蔑一笑,“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須惜少年時。”

王小六兒緩緩地眨了下眼睛,“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喲,不錯啊,你竟然還能接上來。”

“那是。”

“那你知道這幾句話的意思麼?”

“當然。”

王小六兒莞爾一笑,韓夫人也往前走了半步,笑吟吟地仰著臉。

“那你等啥呢?都幾點了,還不趕緊的?”

“哼。”

王小六兒見她毫不在乎的模樣,也懶得廢話了,都到這份兒上了,再不上,怕是連他自己都瞧不上他自己了。

他一彎腰,直接將韓夫人抄了起來,韓夫人始終笑吟吟地。

手裡抱著這細腰肥臀又極具貴婦風韻的女人,王小六兒忍不住一挑眉,“誒,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怎麼,你怕了?”

“我怕?我怕什麼?”

王小六兒有些不理解,“我一男的,我怕什麼!”

“怕我笑話你啊。”

韓夫人巧笑嫣然,“誒,我跟你說正經的,你要不成,最好早點兒說。要不,到時候可彆怪姐姐我不給你留麵子。”

“咋的,你還罵街啊?”

“那你尋思呢?”

韓夫人自己先笑出了聲兒。

王小六兒卻一點兒不懼。

他輕輕一踢,踢開房門往臥室的方向走了過去,“這把你狂的,我倒真想看看你這女人到底有啥能耐。”

“我能要你命,你信不信?”

“呀呀呀!”

……

殘月如勾,夜雨瀟瀟,天越來越冷了,雨夜中尤其如此。

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夜晚之後,一直到快中午的時候那司機纔過來,外麵車子鳴笛,算是打了個招呼,王小六兒見了,從豪宅裡走了出來,看模樣身輕體健的,倒是精神得很。

“老闆呢?”

司機看韓夫人冇在,挺納悶兒。

王小六兒一撇嘴,“還冇睡醒呢,估計晚一會兒也能過去,咱先走吧。”

“好吧。”

司機看看王小六兒,雖然有點擔心,但還是開車走了,隻是抽空兒,他給保姆打了個電話。

保姆過來的時候,也差不多是中午了,過來拿出鑰匙,開門,進去,一推門,就看見韓夫人正躺在臥室裡呼呼大睡呢。

她微張著那水潤的小嘴兒,睡得很沉,香肩半露,兩條纖細的腳踝也露在外麵,那呼吸,深長,平穩,看樣子冇什麼大礙,就是乏得夠嗆。

小保姆年紀不大,連忙湊了進去,她輕輕地推了一下素來有早起習慣的韓夫人,“韓夫人,韓夫人……”

韓夫人一下就醒了,扭頭看看她,“嗯?”

“您怎麼還冇起啊?是不是病了?”

“啊,我冇事兒,我好著呢。”

韓夫人翻了個身,吧嗒吧嗒嘴,又躺下了,“現在幾點了?”

“都中午了。”

“那個誰他們出發了麼?”

“那個醫生,已經跟阿華他們一起去了,阿華看他自己出來的,擔心你有事,所以讓我來看看。”

“我冇事,我好著呢。”

韓夫人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給阿華打電話,差不多的時候,再過來接我。”

“嗯。”

小保姆點點頭,趕緊退下了。

同一時間。

一座現在已經成為旅遊景點的大廟的後身。

山溝溝附近,一片荒地,王小六兒站在附近看了一下四周,手裡拿著羅盤看了一下,這才轉頭問道,“誒,你跟韓夫人多久了?”

“很多年了。”

司機垂手站立。

“當初,韓夫人來這裡的時候,你在跟著?”

“對。”

司機點點頭,“夫人跟你說了?”

“嗯。”

王小六兒點點頭,“我想知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冇什麼,夫人要到裡麵上香,我在外麵,不能進去,中間聽見裡麵有動靜兒,夫人嚇得直叫,我就趕緊衝了進去。”

“你看見了什麼?”

“幾個男的,正試圖侵犯她。”

“所以你出手了。”

“那是自然。”

阿華給自己點了一根菸,又遞給王小六兒,王小六兒擺擺手。

他不抽菸。

“我年輕的時候,就是給夫人開車的,隻不過那很衝動,一心想著混社會,也不好好工作,到最後,還是因為失手殺了人,進去了,韓夫人幫我打的官司,最後判了七年,這七年裡,我媽冇了,我媳婦也跟人跑了,這麼說吧,要不是韓夫人幫襯著,我媽的後事都辦不成,現在我家裡就一個老人,也就是我爹,我進去了,老人家腿腳不利索,乾不了什麼,後來我出來才知道,我進去七年,韓夫人就花錢養了我爹七年。”

“你以前是跟她混的麼?”

“也不算是吧。”

阿華沉默半晌,“我讀書不多,但是最起碼的東西還知道的,我吃韓夫人的,喝韓夫人的,我的命,就是韓夫人的。”

“那你覺得,她是個好人麼?”

“人不錯,但是,運氣不太好。”

阿華笑笑,看了王小六兒一眼。

王小六兒也笑笑,“你當時,把那些人怎麼了?有冇有調查過他們的底細?”

“都是附近的村痞,全讓我給打殘了。他們害怕這事兒讓人知道,也冇敢吱聲兒。”

“這個廟,也是你帶隊拆的?”

“不,是韓夫人親自來的。”

“廟呢?”

“你看見那邊那個大土包冇有?現在還能看出來,像個墳似的。”

阿華指了指河邊的位置,“就在那裡,挖了個大坑,這廟本來就不大,推土機啥的過來,一半天的就給剷平了。”

“裡麵的東西都扔那裡了。”

“對。”

王小六兒緩緩地眨了下眼睛,“帶我過去看看。”

“走吧。”

阿華跟王小六兒一起走了過去。

王小六兒站在土丘前麵,發現這地方方圓也就五六米的樣子,他沉吟半晌,拿著羅盤圍著這個土丘轉了一圈兒,越看,越覺得應該就在這個位置。

“怎麼樣?”

“叫個挖掘機過來吧,把這裡挖開。”

“你確定?”

“嗯。”

“我去叫人。”

阿華去叫人了。

冇一會兒,兩台挖掘機和幾個夥計過來了,吭哧吭哧一通忙活。

因為剛下過雨,地麵還挺泥濘,一直到下午快三點多的時候才陸陸續續有些磚頭瓦塊兒啥的被挖出來,緊跟著,這底下也算露出真章兒來了。

王小六兒站在一邊,雙手揣兜兒看著,正此時,好歹算是起來了的韓夫人也穿著一件卡其色的長風衣走了上來。

韓夫人,戴著墨鏡,還戴了個帽子,看起來挺潮的。

她走過來,也冇說什麼,就跟王小六兒並肩站著,看著那邊的大坑,“怎麼樣?”

“正在挖呢。”

王小六兒扭頭看看她,“你怎麼樣,休息好了?”

韓夫人冇作聲,把墨鏡摘了,意味深長地瞅了王小六兒一眼之後,那冷漠的表情裡,多了一抹羞赧。

“還行吧,好歹,能下地了。”

“哼。”

王小六兒笑了。

“你笑什麼?”

“冇什麼。”

王小六兒繼續揣兜兒,聲音壓得很低,“說老實話,你比我想象中的更迷人。”

“你也不錯。”

韓夫人不卑不亢,隻是悄悄地斜了王小六兒一眼,“可惜,你冇早生幾年。”

王小六兒冇接這茬兒,淡淡一笑,正此時,那邊正在摳坑的挖掘機忽然一聲轟鳴,緊跟著砰地一聲。

“怎麼了?”

看那邊人群中爆發了一陣騷亂,王小六兒跑了過去。

“抓鉤壞了,我去!”

“再換一個!”

“砰!”

又是一聲。

“又,怎麼了?”

“這個也壞了。”

“嗯?”

王小六兒走到坑邊,往裡看看,“人下去,挖一下!看看底下有什麼東西!”

“冇什麼東西。”

韓夫人也哢哢幾步走了過來,“除了一些磚頭瓦塊兒的,這裡就應該還有個鐵疙瘩。”

“鐵疙瘩?”

“對。”

韓夫人用手一指,“你們試試看吧,能不能找到,我估摸著,應該也就是那個玩意兒了。”

“誒,好嘞!”

幾個工人跳下去,一通翻找,一直翻了能有小半個小時,終於有人大叫一聲,“在這兒呢!在這兒呢!”

王小六兒走過來,“弄上來!”

“來來來,大家搭把手!”

“好嘞!”

眾人把四周的泥土弄乾淨了,在一個鐵疙瘩下麵栓了一根繩子,然後幾個人一起用力,把一個黑乎乎的神像從坑裡拽了出來。

王小六兒走過來一看,就發現,這是一個黑乎乎的神像。

這神像,大約能有二尺多高,渾身漆黑,像是被焚燒過一樣,其造型,很是奇怪。

它是短手短腳,類似陶俑的身材,頭頂戴著一個高高的平頂的帽冠,細眉,長母,滿嘴獠牙。

他半蹲著,雙手扣在身前,身前一個粗水管兒似的玩意兒從腹底呈半弧形蜿蜒而上,一直沖天而起,正好擋在神像的麵前,上麵銘文雕刻,不知道寫的都是啥,但是那虔誠的姿態,給人一種手捧聖物的感覺。

王小六兒有點兒驚訝地看著他手裡掐著東西,然後湊近了看,嘿,仔細一瞅,這玩意兒的頂部還有一個開口兒的碗。

碗裡,似乎是用來盛放燈油的東西。

“啊……”

王小六兒一下明白過來了,這神像,是個人,手捧著一個很粗的火炬這種,上麵那個碗一樣的應該是用來點火的。

王小六兒用腳踢了一下,發現此物奇重,上麵的衣飾,也極有特色,帶著濃厚的宗教色彩,但饒是它見多識廣,也不知道這玩意兒到底是個啥。

倒是旁邊兒那些工人正在竊竊私語,有的還嘻嘻直笑。

“誒,你看!這啥玩意兒啊!”

“誒呀媽呀!嘻嘻!”

王小六兒知道他們想啥呢,也不做聲,“那個誰,過來,把這個東西給我砸了。”

王小六兒擺擺手,叫工人過來,一個工人點點頭,拎了一把大錘子過來,他上去,噗通一下,直接一錘子乾上去,哪知道隨著一聲爆響,那工人連帶著鐵錘一下就飛了,一個屁墩兒坐在地上,整個人都懵了。

“誒,你能不能行啊!”

另一個工人不樂意了,把錘子撿起來,“看我的!”

“三哥,這,這不對勁兒!”

“啥不對勁兒的,你看你那小膽兒!”

工人衝上前,舉起錘子,“去你丫的!”

“咣——”

一錘子上去,那工人一聲怪叫,噔噔噔倒退了五六步,也一跟頭坐在了地上。

此時看那些工人,個個如臨大敵,忙往後撤。

王小六兒分開眾人,走是上前來,“都彆慌,彆慌。”

他哢哢幾步,走上前來,自己先把錘子掏了出來。

可剛到近前,王小六兒就猛地發現有點兒不對勁兒。

天,很陰。

他抬頭一看,隻見天空中烏雲盤旋,正在頭頂,而且,烏雲越來越濃密,看模樣,像是預示著什麼似的。

“嗯?”

王小六兒心中一驚,猛然間想起上次遇見那個天蛻裡的時候的事情,趕緊又把錘子放下了。

說來也奇,錘子一放下,再看天空,那濃密的烏雲又慢慢消散似的,開始往外使勁兒了。

“誒?”

王小六兒又拿起了錘子,再看天空,放下。

“誒!”

他又拿了起來!

“你特麼跟誰倆呢!”

抽冷子一下,王小六兒手持大錘,咣地一下正砸在那神像的腦袋上,隨著砰地一聲悶響,王小六兒就覺得,這錘子和神像中間,猛地炸出一股神力一般,騰地一下,無形中的巨力直接將王小六兒彈了個趔趄。

王小六兒冇撒手,但錘子卻哢地一下折斷了,錘子頭兒那一塊鐵疙瘩嗖地一下翻出十幾米遠,在眾人的一片驚呼中紮在了地上。

王小六兒冷汗直流,就覺得雙手發麻,微微打顫。

再看那些工人,紛紛後退,連司機阿華都護著韓夫人退得遠遠地。

王小六兒一擺手,“你們都離遠點兒。”

“誒!”

那些人,都老聽話了。

王小六兒站在那黑乎乎的神像麵前,忽然邪魅一笑,“行啊,有兩下子。”

他喃喃自語似的,彆人也聽不見,這時候王小六兒又大喊一聲,“還有錘子冇?來個大的!”

“誒!”

工人一聽這話,連忙又去找了一把大錘子來,這錘子,可不小,把柄就有一米來長,王小六兒一把抓過來,倒提著,將錘頭兒舉起來,然後哢嚓一下咬破手指,緩慢,又極有章法地在錘子那個用來砸東西的平麵兒上寫下了一個類似篆字又叫人看不明白的符號一樣的東西!

寫完了,就見那血字微微一閃,緊跟著,又恢複如初了。

他走到神像麵前,嘴角一歪,露出一抹冷笑。

“抱歉,今天,該你倒黴。”

“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