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267章 井

憋寶人 第267章 井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是啊,是啊!”

王總更是點點頭,很確信的樣子,“大哥,彆的我不敢說哈,我這老弟,絕對是有真本事的,跟你之前找的那些人不一樣!那些人,一看就是騙吃騙喝那種,不行事兒!”

“不是,等一會兒。”

王小六兒聽出來這事兒可能有點兒不對勁兒,連忙擺擺手,“這聽起來好像有事兒啊,啥情況?能跟我說一說不行?”

那叫“大哥”的男人猶豫了片刻,對王小六兒說,“其實也冇什麼,我,我在附近建了個工廠,本來項目進展得挺不錯的,但是最近,出了點事兒。”

“啥事兒?”

王小六兒更好奇了。

“最近,有人失蹤了,丟了倆。”

趙老大沉吟半晌,“現在,人就是丟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現在外麵都跟我們要人呢,這事兒再冇有個說法,可能就兜不住了。”

“懷疑是凶殺嗎?”

“不,應該不是。”

趙老大說著,喉嚨裡又咕噥一下,“懷疑,是招上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王小六兒挑起一邊的眉毛,“您怎麼知道呢?”

“丟的這兩個,都是大半夜丟的,現在整個工地都在找,找不到人,其實工地有監控,看見他們倆鬼鬼祟祟的出去了,然後就冇回來,不知道是跑了還是怎的。”

“現在您想要乾什麼呢?”

“把人找到,看看到底咋回事兒。”

“就這?”

“就這。”

王小六兒撲哧一聲笑了,“我當什麼事兒呢,這個,我還成。”

“什麼玩意兒?”

趙老大一下瞪大了眼睛,“你能行?”

“能行。”

王小六兒吸了一下鼻子,“不過,我得先找個幫手!”

“行啊,行!”

“我打個電話。”

王小六兒起身,直接拿出手機,給錢真人打了個電話。

他簡單地把事情的經過給說了。

錢真人聽完了,直皺眉,“兄弟,我也找不到人啊,人死哪兒了,我怎麼能知道呢!”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當時就急眼了,“老錢,你彆跟我扯淡哈!”

“不是不是,兄弟,你聽我說。”

錢真人略微猶豫了一下,“我雖然不知道這人死在哪兒了,但我有個辦法,你要是敢用,你可以試試!應該管事兒!”

“啥呢?”

“你請個碟仙兒吧,好使!”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恍然大悟,“我這冇有東西,你有麼?”

“那必須的!你找個人過來取吧,傢夥都全!但是有些東西得就地取,彆的地方的,不管事兒!”

“明白,明白!”

王小六兒點點頭,把電話撂下了,“我得找個地方,做個法,您幾位有興趣冇?”

三個大老闆一聽這話,都懵了,“啥辦法?”

“通靈遊戲,玩過冇?”

王小六兒說完了,詭秘一笑,然後看看馮楠,“你先回去吧,這事兒,不適合你。”

“你正經的?”

“現在冇有彆的辦法了,隻能問鬼了。”

“那我不參與,我回家了。”

馮楠一撇嘴,她有點兒怕,就先回去了。

王總和姚總倒是不太害怕,反倒是有點兒躍躍欲試的模樣,“玩什麼通靈遊戲呢?”

“碟仙。”

“碟仙?”

“就是問鬼的一種方法,一種古老的占卜儀式。”

王小六兒揹著手,尋思半天,看向趙老大,“這附近,有冇有什麼孤墳一類的東西?”

“有,那必須有!有的是!”

“從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找最老最老的幾個墳頭兒,從上麵各自割一根蒿草過來,記清楚每一根都是什麼地方來的。”

“行!行!那冇問題!”

趙老大點點頭,叫人去了,王小六兒也找了一個夥計,去錢真人那裡取東西回來。

拿回來的時候,一個挺大的包兒,裡頭瓶瓶罐罐的,還有一張很大的絨布。

絨布一看就是精心製作的,上麵中間一個圈兒,寫個繁體的“靈”字,然後四周全是各種文字,一圈一圈的,圓環外散,像八卦一樣不斷纏繞排列。

王小六兒拿起五個油燈,在一個封閉的房間裡點了,直等夥計從外麵拿了四根草回來,王小六兒又叫人買來一隻豬頭,一隻牛頭,一隻羊頭。

三個腦袋,擺在案子上,眾人上香叩拜。

此時房間裡,一共五個人,姚總,王總,趙老大還有個司機,加上王小六兒,正好五個。

王小六兒雙手合十,對著香爐唸了幾句什麼,然後站起身,在黑洞洞的房間裡點起了燈。

王小六兒,神色肅穆地對眾人說道,“幾位,準備好了麼?”

“行!”

“一會兒,我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知道麼?”

“知道,知道!必須的!”

“那好,不管一會兒看見什麼,聽到什麼,發生什麼,都不要驚慌,不要亂動,知道麼?”

“明白明白!”

“來吧。”

王小六兒說著,拿出鋼針,刺破手指。

半小時後。

黑澄澄的房間裡,光影閃動,五個人之間,各有五盞燈,五盞燈的火焰,卻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綠森森的,四周,更是隱隱地有陰氣繚繞,那樣子,看起來很是嚇人。

三位老闆,一個司機,個個嘴裡叼著蒿草,神情緊張,王小六兒卻相對淡定得多。

這五個人,各自伸出一根手指,哆哆嗦嗦地摁住正中間一個倒扣著的碟子,碟子上麵,有一根紅色的線,像個箭頭兒似的指示著方向。

王小六兒耷拉著眼皮,緩緩地撩起眼皮,瞄了一眼坐在旁邊四個人,口中唸到,“各位,既然來了,都現身吧。”

“唰”地這麼一下,那四個人,幾乎同時撩起眼皮,看向王小六兒,刹那間,四個本來很正常的人的眼睛,一下就變成了白森森的模樣。

那樣子,就像是蒙上了厚厚的一層霜似的。

靑虛虛的燈,靑虛虛的臉,看起來,格外瘮人。

王小六兒嘴角一歪,並不害怕,而是依次望向眾人,他冇有唸誦什麼咒語什麼的,而是近乎平靜地問道,“幾位,工地最近,有兩個人走失了,現在找到不到人。我想問問,這幾個人,都在什麼地方。”

那碟子,一動不動。

王小六兒緩緩地眨了下眼睛,卻發現,那幾雙鬼眼,正陰森森地盯著他。

王小六兒還是不動聲色,“這事兒對我們來說,比較重要,各位要是能與我說了,定有厚謝。”

那幾位,還是一動不動,陰氣森森地看著王小六兒。

王小六兒緩緩地眨了眨眼睛,“幾位要是不願意幫忙,就請先退去吧,我們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

“哼哼哼哼哼……”

就在此時,四周裡,忽然若隱若現,出現了一串聲音,那聲音忽遠忽近,辯不清楚來處,但是能聽得出,那聲音裡,非常明顯帶帶著一些不懷好意。

王小六兒從再次掃向那幾雙鬼眼,忽然輕蔑一笑,“各位,什麼意思啊?一點兒麵子都不給?”

他撩起眼皮,忽然之間,雙目之中金光一閃,刹那間,就覺四周陰風鼓盪,那些燭火,都簌簌地顫抖起來。

“你們幾個,能弄死我麼?”

王小六兒陰測測地看著那幾雙眼睛,“你們要是動不了我,就老實點兒,敬酒不吃吃罰酒,信不信把你墳刨了?”

王小六兒那乖戾的性子一上來,凶得嚇人,幾句話之間,那直勾勾地看著王小六兒的幾雙眼睛紛紛地看向中間的碟子裡。

“咯吱”一下,碟子動了。

王小六兒也收斂鋒芒,低下頭,輕聲問道,“兩個人,現在怎麼樣了?”

“咯吱。”

碟子在桌子上轉動起來,轉了兩圈兒,停留在一個角落裡。

碟子上的紅線,清晰地指向一個地方,那地方,清晰地指著一個“死”字。

王小六兒心裡一沉,“他倆死一起了麼?”

“咯吱。”

碟子再次轉動,最後停留在一個“同”字上。

王小六兒再次開口,“這人,死在什麼方向了?”

那碟子略微一轉,對準了一個方向,王小六兒記住了,然後再次問道,“大約,有多遠?”

那碟子又轉了幾圈兒,然後停留在了一個“三”字附近。

王小六兒沉吟半晌,“三裡,對麼?”

碟子對準了“對”,顯然,王小六兒猜對了。

王小六兒尋思尋思,沉吟半晌,“死在地上?對麼?”

碟子轉動,“否。”

王小六兒微微皺眉,“被人埋了,對麼?”

碟子轉動,又指向一個“否”。

王小六兒微微皺眉,“不在地表,不是被人埋了,難不成,是自己埋的自己?”

碟子轉動,多轉了好幾圈兒,然後停留在了一個“是”的位置。

王小六兒緩緩地眨了下眼睛,不再做聲,此時碟子轉動的越來越快,顯得有點兒焦躁了。

王小六兒點點頭,“請各位先回,十分感謝。”

“呼——”

四周的陰氣,嗖地一下就抽出去了,於此同時,渾渾噩噩的死人猛地一顫,如夢初醒似的搖頭晃腦,他們都挺懵,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兒,王小六兒卻臉色沉鬱,先行鬆開了手。

眾人驚訝的目光,誰也不敢做聲,王小六兒直接擺擺手,“行了,完事兒了。”

“兄弟,兄弟!”

王總拉了王小六兒一下,“人不都說,通靈啥的,要喝屍油麼,咱咋不喝屍油呢?”

“你想喝啊?”

“不不不,不想,不想!怪噁心的!”

“這不就得了。”

王小六兒把手一指,指了個方向,“這個方向,三裡左右的位置!人就在那裡。”

趙老大一聽這話,當時一驚,他踢了司機一腳,“聽見冇有?趕緊的!趕緊的!”

這下子,眾人還真挺來勁,呼啦啦帶人就去了。

王小六兒跟在人群中,也跟著找,因為這工地跟他們做法的地方不遠,所以並冇有用多長時間,眾人就來來回回找了個遍,前後三個來回吧,冇發現人。

有夥計就忍不住開始嘀咕了,竊竊私語,“誒,什麼大師這是?也冇找到人啊!”

“可不是咋的,這大半夜的,就一騙子!”

“可彆瞎說,人家大老闆介紹來的,高人!”

“高人個黃瓜,是不是高人,不得看有冇有本事麼,這一看就是個騙子,小歲數不大,裝大師呢,真是!”

“可不是怎的!”

王小六兒雙手揣兜兒站在一邊,聽得清楚,也不做聲,此時,趙老大等人也有點兒坐不住了,“冇人啊,是不是,哪兒弄錯了?”

“應該就在這附近。”

王小六兒看看四周,尋思尋思,又問,“這附近,有什麼溝溝坎坎什麼的冇有?”

“冇有,冇有,這一馬平川的,都是田,連個河溝子都冇有。”

“那就奇怪了。”

王小六兒嘀咕著,想了半天,然後對眾人說道,“我問過了,說,人已經死了,但不在地上,也不是讓人埋了,能在什麼地方呢?”

“在樹洞裡?”

“這裡有樹嗎?”

“並冇有那麼大的。”

“嘶!”

王總一拍巴掌,“能不能在井裡?”

此話一出,眾人都是一個激靈,“那興許啊!找找,找找!”

眾人聞言再次去找,找來找去,找了老半天,還真在附近找到一口古井。

但是一看那井,眾人都咧嘴了,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都有點兒無語。

井,很細,是石頭的,看起來應該堆積得有些年頭了,裡麵水汪汪的,明顯是有水的,但是很細,很深,估摸著,正常人正常姿勢根本就下不去,隻有伸直個胳膊往下滑才能下去。

“淨扯淡,不可能是這個!這個也下不去啊!”

“不能不能,肯定不是這個!”

本來消停了一會兒的人們,又聒噪起來了。

王小六兒,也低頭看著那井,然後看向趙老大,“這片田地,是你的麼?”

“是。”

趙老大點點頭。

“這井,什麼時候的?”

“那可有年頭了!”

趙老大沉吟半晌,“這片,原來冇這麼平整,我接手了以後,準備在這裡蓋工廠,把這片平了一下,才發現這裡有一口井,說來也奇啊,我記得,工人們說,這個井口,原來是給一堆大石頭給封住的,扒開石頭纔看見裡麵有一口井!那個誰,是這樣是不?”

“是是是!”

一個工人站在一邊,拿著鐵鍬,猛點頭,“當時,有一塊石板扣在上麵,我們掀開一看,這井裡頭,咕嘟咕嘟白煙直冒,當時還以為是個溫泉嘞!結果一試,水拔涼,白扯半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