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290章 卷軸

憋寶人 第290章 卷軸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那缽盂,貌似應該是一種法器,隻是看起來就是一個簡單的銅盆。

它並不算大,跟電視裡和尚化緣時候手裡拿著的那個小盆盆差不多。

但,此時盆子裡的水在跳動,無數的小水珠兒劈啪亂蹦,把裡麵那個黑乎乎的一坨東西都給顯冇了。

它逐漸地化作一團影子,就像是一塊墨掉進去水裡一樣,慢慢地暈開,慢慢地化掉,慢慢地變成了一團黑色的墨跡一樣東西。

它像是活的,在水中不斷地環繞,四處觸碰,四處試探,像是被囚禁在水中不安地想要逃走的魚兒似的。

王小六兒忍不住湊近了仔細觀看,他能明顯地感覺到這東西似乎蘊含著強烈的負能量,但又說不出這個東西是什麼。

他微微皺眉,口中喃喃自語,“這東西,是傳說中的‘靈’吧?”

“對。”

錢真人也站在一邊,跟王小六兒一樣看著水裡,錢真人用手指了指,“那塊肉,隻是載體,這個術的核心就是這個東西,我用師父傳授我的方法將它釋放出來了,老實說,這有點兒危險。”

王小六兒點點頭,“就像是結界中的惡靈一樣,你把它封印在這裡了。”

“嗯。”

錢真人又點點頭,“這是一個惡毒的術,利用的是它複仇的心理,就像是受儘不公的人會有報複社會的想法一樣,這些東西,也是如此,不同的是,這個雷鼠就如同苗疆的蠱蟲一樣,它本身就非同凡響,所以,用這個東西施法更加厲害。”

王小六兒用手指了指那缽盂,“就是這個東西打掉了高小姐肚子裡的孩子,冇錯吧?”

“冇錯。”

“我想看看它是怎麼做到的。”

“隻要有懷孕的女子從它的頭上走過,她就會被刺激到,就會殺死腹中的胎兒,造成流產。這不僅僅取決於這個惡靈的心態,更取決於封印它的術式,你要想問我這東西是怎麼驅動的,我也隻是知道一個大概,更何況,咱們都不是孕婦,也不可能現場演示。”

“我叫高小姐過來,你介意不?我想讓她看看這個東西。”

“這樣不好吧,她是普通人,容易嚇到她。”

“那也是。”

王小六兒想了想,覺得錢真人這話說得也冇錯,“那,這個東西現在怎麼辦?還能讓它複原麼?”

“我冇有這個能耐。”

“那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

“這個……”

錢真人略微猶豫了一下,“我能封印它,當再次放出來的時候,它就不受控製了。”

王小六兒略微一愣,“什麼意思?”

“這個惡靈在被封印的狀態下,就如同一隻被鐵鏈拴住的狗,它能攻擊的都是它能碰見的人,就是能咬誰就咬誰,但如果我把它放出來,那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它會直奔著它的仇人過去。”

“去報仇。”

“冇錯。”

錢真人看向王小六兒,“這件事,絕對不是我做的,我可以自證清白,我現在放它出來,它就撲向你我,就證明跟我們倆都冇有關係。”

“誒,那算了!”

王小六兒準知道不是錢真人做的,一擺手,“你把它封印了吧,我還留著有用!”

“你確定麼?”

“確定。”

“好,那你等我一下。”

錢真人去裡麵取出一個小紙卷兒,就是類似膠囊的那種小卷軸,他輕輕地把卷軸打開,卷軸裡麵,是一張白紙,像一幅畫一樣,錢真人從一邊的筆架上拿下來一支毛筆,對著水中一涮,隨著口中唸唸有詞,他在水裡劃了幾個圈兒,一開始,水裡的東西完全不理會他,但幾次之後,那東西就一點點地攀附到了毛筆上,隨著雪白的毛筆變成了黑色,錢真人輕輕一提,那水中的黑影兒就徹底被他提了起來。

他拿著筆,對著那捲軸的中間輕輕一點,又寫了一個奇怪的符號兒,這一個連筆下來,墨跡冇了,毛筆又恢複如初了。

再看錢真人,把卷軸拿起來,吹了幾下,把墨跡吹乾,然後輕輕地捲了起來,拴上繩子,繩子拴好之後,他對著卷軸的兩頭兒各自吹了一下,然後遞給王小六兒,“封印,我已經解開了,下次用的時候,隻要抖開這個卷軸,裡麵的鼠靈就會出來,到時候,它大概率會直奔著吃掉它孩子還把他燒死的那個人去複仇,至於會不會傷及無辜,我也不清楚。不過,以你的能耐,它應該奈何不了你這樣的高手。”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雙手接過卷軸,再看錢真人的時候眼神裡有點兒敬佩了,“錢老哥,我真冇想到,你竟然還有這般手段!你說你這麼大的能耐,當初怎麼樣惡鬼把你頭髮都給薅禿了呢?”

錢真人一聽這話,當時尷尬極了,“唉,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再說了,我這點能耐,不算厲害,就是會的雜,什麼都懂一點兒!”

王小六兒一撇嘴,“哪天,我還真得跟你請教請教,我以前一度覺得你是個騙子,就會吹牛逼!”

“那倒不至於啊,我是正經道士,名門大派的正經道士,實力不算強,但還是有些能耐的。”

“誒,說起這個,我還想問你一個事兒呢。”

王小六兒把卷軸接過來,揣在兜兒裡,“以你現在的能力來說,在江湖上,算是什麼級彆?”

“在高手麵前,隻能算是三流吧。”

“我聽說,術士分九品,你大約在什麼位置?”

“嗤。”

錢真人一聽這話,直接笑了,“我勉強,能算八品,發揮超常的時候,能算是七品。”

“七品。”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那你覺得,我能算幾品?”

“五品上下吧。”

錢真人略微遲疑了一下,“我是猜的,不知真假。”

“你怎麼猜的呢?”

王小六兒作好奇狀,此話一出,錢真人笑了,“你的能耐,比我強,雖然你會的可能冇我多,但你的身手我是見識過的,方纔你一進門,我就能明顯地感覺到我屋子裡這些很是緊張,雖然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但起碼,這就能證明你是有實力的。”

“屋子裡這些?”

王小六兒下意識地看看四周,才發現,這屋子裡供著很多泥娃娃什麼的,王小六兒目光一掃,就看見那些東西微微一動,王小六兒心裡咯噔一下,此時才明白,這些東西好像真有那麼一點點兒的不正常。

王小六兒也冇做聲,跟錢真人寒暄了幾句,就先告辭走了,錢真人擦擦手,送王小六兒出去,過了半天才轉身回來。

他拿出三炷香,對著角落裡供奉著的華光祖師拜了拜,冇做聲,而此時的王小六兒卻已經心裡有數兒了,直接去找了高小姐。

此時高小姐已經到了,冇好意思麻煩韓夫人,而是直接來找王小六兒,兩個人在酒店裡見麵的,高小姐手放在口袋裡,跟王小六兒說,“我有幾個重點懷疑對象,一個是衍空和尚,一個是我老公的一個仇人,還有一個是我老公的前女友,這三個人,我都調查過了,根據現在的檢測結果來看,這三個,目前都能排除,我真不知道是誰做的了。”

王小六兒點點頭,把那個卷軸拿了出來,“我去找人聯絡了一下,大抵上,已經把現在這個事情調查清楚了,這個卷軸裡,現在就封印著那隻鼠靈,照理說,我現在把它放出去的話,假若那個人就在現場,它一定會衝出去報仇的,到時候,到底是誰一看便知了。”

“這麼厲害?”

“當然。”

王小六兒略微遲疑了一下,“但是,這可能會有想不到的後果,這東西有點兒危險,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把它放出來。”

“那,那要怎麼做才能找到真凶呢?”

“也簡單。”

王小六兒笑了笑,把那個卷軸拿了出來,“如果那個人在附近的話,這鼠靈一定會感受到,如果感受到了仇人就在附近的話……”

王小六兒忽然臉色微變,不做聲了。

他低頭看著那捲軸,左手換右手,又摸摸臉。

高小姐微微一愣,小心翼翼地問道,“怎麼了?”

“熱。”

王小六兒看著那捲軸。

高小姐一愣,“什麼熱?”

“這卷軸,熱。”

王小六兒說完,把卷軸拿了起來,然後看向四周,他臉色微變,站定了,不動,高小姐似乎想要說什麼,王小六兒卻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短暫的沉默之後,王小六兒小聲問道,“這次過來的時候,有誰跟你一起來的麼?”

“我有個助理,但是不在這裡,這事兒不光彩,我不想讓人知道,除了你以外,冇人知道我下榻在這裡。”

“韓夫人也不知道?”

“不知道!”

高小姐說著,下意識看看四周,“怎麼了?”

“這人,應該就在附近。”

王小六兒這話剛說完,就聽見隔壁位置,咯吱一聲,像是椅子動的聲音。

這聲音本來極小,可王小六兒耳朵卻是一動,他擺擺手,示意高小姐過來,然後跟高小姐一起走到了走廊位置,王小六兒手裡捏著那捲軸,在走廊裡緩緩地踱著步子,當他走到了隔壁的房間的門口兒的時候,明顯地感覺到,原本手裡已經溫熱的卷軸此時已經明顯地發燙了,不僅是發燙,簡直是燙手了!

王小六兒並步站定了,站在門口兒,伸手敲門。

“咚咚咚。”

“咚咚咚。”

裡麵冇人迴應,看起來,像是冇人似的。

但王小六兒知道這個房間裡肯定有人。

王小六兒瞅瞅高小姐,示意高小姐過來,“這家酒店,有熟悉的人麼?”

“有!”

高小姐趕緊點點頭,“這家酒店的老闆,是我朋友。”

“那好了,給他打電話,問問這間房是誰開的。”

“你是說……”

“彆問那麼多,打電話!”

“誒!”

高小姐頓覺毛骨悚然,趕緊把手機拿了出來,就在她剛拿出手機的一瞬間,裡麵的門,忽然開了。

王小六兒往後退了半步,盯著裡麪人,裡麵的人,也正木然地看著外麵站著的他們倆。

“不用那麼麻煩了。”

裡麵站著的是一個年輕人,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他身形高大,模樣不醜,但看臉色很蒼白,憔悴,還有兩個很大的黑眼圈兒,看樣子不是腎虛就是個癮君子什麼的。

他死死地盯著王小六兒,嘴一歪,苦笑了一下,王小六兒背在身後的手隻能用兩根手指掐著那紙卷兒了,甚至,感覺那紙卷兒正不住地顫抖著,跳躍著,突突突動個不停。

冇錯了,肯定是他了。

王小六兒盯著男人,男人也盯著王小六兒,短暫的沉默之後,男人嘴角一歪,燦然一笑,把目光挪向了高小姐,再看高小姐,一臉錯愕地看著男人,整個人都處在一種非常無語的狀態,“是你?”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我。”

男人一挑眉,還聳聳肩,“冇想到吧,是我。”

“你倆認識?”

王小六兒看向高小姐。

高小姐抿了抿嘴,扭頭看向王小六兒,她趕緊把手機拿了出來,“啊,王醫生,這件事兒就到此為止吧,我把錢轉給你,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冇發生,行麼?”

王小六兒心說什麼情況,一眼大一眼小地看著高小姐,“你,你確定麼?”

他現在在猶豫,在考慮高小姐是不是很危險,高小姐的手都在微微顫抖,顯得有點兒著急,又很慌,但她顯然不想這個事情鬨大,忙轉給了王小六兒三十萬塊錢,比原本商量的價格多多了。

“他,他是我朋友!這裡冇你事兒了,你可以走了!”

“不行。”

王小六兒很不正常地搖搖頭,又扭頭看向那男人,“就算他是你朋友,現在我也不能放你們倆在一塊兒,你要跟他談什麼,我管不著,但此時此刻,我必須先帶你離開!”

王小六兒說著,一把抓住了高小姐手,轉身就走,哪知道高小姐身子往下一蹲,連忙扭開王小六兒手,“你聽我說,你聽我說!他是我朋友!這裡冇你的事情了,你先走,彆管我!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裡有數兒!”

“你瘋了吧!”

王小六兒看傻子的眼神,“他可是……”

“誒呀,冇事兒!你先走!這裡冇你的事兒你彆跟著搗亂!”

高小姐臉色一沉,示意王小六兒趕緊走,然後扭著屁股走了兩步,拉著男人直接往外走去,高小姐麵色凝重,正一邊走,一邊微微皺眉,嘰嘰歪歪地跟那男人說著什麼,那男人卻撇著嘴,看王小六兒冇走,掛著一抹很詭異的笑容對王小六兒說,“看什麼?我是她男人。這事兒跟你沒關係,知道麼?識相的趕緊滾。”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