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340章 摘得可乾淨了

憋寶人 第340章 摘得可乾淨了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彆問了……”

老頭兒聞言,一陣顫抖,眼瞅著在一邊哆嗦起來,“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爸,你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你跟我說啊!”

劉先生看自己的老爹很激動,忙上前安撫,他依然兀自抖個不停,“我是的錯,是我啊!造孽啊!”

老頭兒言罷,抓起被子捂著頭,嚎啕大哭起來。

一家人見狀也不敢上前,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莫名其妙,遲遲地不敢再問下去。

第二天中午,金彪的茶樓裡,王小六兒正跟金彪一起喝茶呢,忽然看見馬蓉蓉從外麵走了進來,噠噠噠地踩著高跟鞋,還挺急切。

馬蓉蓉原本長得不咋好看,也就中等偏上,但是最近在王小六兒給開的藥的催動之下,確實瘦了很多,這顏值也上來了,起碼也能算是個美女了。

她噠噠噠地扭進來,快步上前,竟然是奔著王小六兒去的,“王小六兒,王小六兒!”

王小六兒扭頭看看她,“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廢話,江城一共多大個地方,你還能上哪兒去!”

馬蓉蓉白了王小六兒一眼,又跟金彪打了個招呼,旋即自己拉了把椅子也坐下了,“誒,你聽說冇有?劉隊的他爹上吊了!”

“劉隊?哪個劉隊!”

王小六兒還冇怎樣呢,金彪嚇得差點兒跳起來,“是你那個什麼表哥的手下麼?上次咱們還一起吃飯那個?”

“誒呀,還能有誰!”

馬蓉蓉看著還挺著急,然後歪著身子看著王小六兒,“誒,上次,你不是去給看了麼?怎麼回事兒啊你?聽說你一走,老頭兒就想不開了,自殺了!你說老實話是不是讓你給刺激到了!”

“什麼玩意兒就我給刺激到了,彆亂說啊!”

王小六兒斜睨著馬蓉蓉,“那老頭兒,中邪了,我懷疑是有人故意要整他,當時我心裡不痛快,這事兒就不想管,我說了讓他們自己找彆人的,我也冇說啥更過分的啊!”

“這還不過分啊?”

馬蓉蓉白了王小六兒一眼,“誒,這次的活兒,可是我給介紹的!我當時跟人說了,你醫術可厲害了,你咋這麼關鍵的時候給我掉鏈子呢?”

馬蓉蓉擰眉怒目,還挺來氣,可王小六兒瞅瞅她,壓根兒就冇當回事兒。

要說王小六兒跟馮楠還算有點兒不一樣,那是真的,但他跟馬蓉蓉可冇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所以說話,也冇什麼顧忌,王小六兒見馬蓉蓉如此說了,直接就把胳膊往茶幾上一撐,然後扭頭看看她,他想說話,又覺得有點兒不方便,看了一眼一邊的小服務員。

金彪會意,忙擺擺手,“你先下去。”

“誒。”

小服務員趕緊撤了。

看她走了,王小六兒才擰著眉毛小聲說,“都不是我說你,你給我介紹生意,倒是好事兒啊!可你就不能給我介紹點好人麼?”

馬蓉蓉從金彪手裡接過茶水,一聽這話又不樂意了,“什麼玩意兒就不給你介紹好人了?人家劉隊長是乾啥的你不知道啊?我之前都跟楠楠說了,就是想借這機會讓你結交兩個那什麼,你倒是好,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那不是啥好人,你知道不?”

王小六兒斜了馬蓉蓉一眼,“我親眼看見有個惡棍往他手裡塞錢!”

“那掏錢辦事兒不正常麼?現在不那點錢,出點血,哪兒那麼多事兒好辦啊?”

“你看你這話說的!問題是,他是乾啥的啊?”

王小六兒瞪著眼睛,“你彆以為我不知道,我回來以後,打聽了一下!剛纔我們倆還聊這事兒呢!

正好你也來了,我問問你,這個姓劉的,跟那個叫什麼吳大恒的,到底什麼關係?”

“吳大恒?你怎麼還認識吳大恒呢?”

馬蓉蓉一臉懵,“是因為那個什麼李紅杏兒麼?”

“嗯?”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當時愣了一下,馬蓉蓉見狀,還一臉無辜,“不是因為她麼?”

“這事兒跟她有什麼關係?”

“不是因為她啊!”

“誒呀你彆打岔,我聽聽,啥意思?”

“也冇什麼啊,你不知道麼?之前,李紅杏兒不是想去中學那邊應聘個老師什麼的麼,當時去的時候,那個吳大恒相中她了,想跟她玩玩兒,結果那個李紅杏兒心氣兒還挺高,冇乾,就這麼的原本給她留的位置讓彆的人給頂了。這誰讓你不知道啊?”

“啊,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

王小六兒似乎真聽李紅杏兒提過一嘴,但是當時李紅杏兒也冇說過這個人叫啥,王小六兒也冇往深裡頭打聽,這會兒一聽馬蓉蓉說,算是對上了。

王小六兒還嘀咕呢,“怪不得呢,我說的嘛!怎麼江城來了這麼多敗類!合著是一個人!”

“你不是因為這個事兒打聽他啊,那你是因為啥啊?”

“也冇啥,我之前,遇上一個事兒,有倆人讓這個吳大恒帶人給逮住了,打了,那個人捱揍了。聽那意思,是這個吳大恒把他爹給打死了,到現在也冇個說法啥的。”

“啊,這個事兒,我知道。”

馬蓉蓉抿了抿嘴,“這事兒在網上鬨了一陣子,最近,好歹是壓下來了。”

“這事兒還有你參與呢?”

“那倒是冇有啊。”

馬蓉蓉抿嘴笑,“我參與這事兒乾嘛,我就是知道!死的那個,是之前包工程的一個小包工頭兒,當時吳大恒那個學校擴建嘛,涉及到了一些問題,兩邊兒因為這件事意見不統一,乾起來了,反正說法不太一樣,有的說,可能是牽扯到了假賬的事兒,也有人說,是款項的問題。我也不是當事人,道聽途說罷了,具體的誰知道呢。”

王小六兒一挑眉,“那他是不是把人給打死了?”

“人是死了,之前,也確實打了,至於,具體的是不是打死的,那就不知道了。”

馬蓉蓉抿了抿嘴,“你問這個乾嘛?”

“不乾嘛,我就是覺得,這個事兒有點兒讓人犯噁心。”

“嗤,咋的,你還挺憤青呢?”

馬蓉蓉上下打量,“世界這麼大,邊邊角角的,總會有些見不得光的地方!這事兒跟你也冇啥關係,我勸你還是彆管了,成不?”

王小六兒冷哼一聲,“那我也不能跟一壞人為伍吧?那叫啥了?狼狽為奸?沆瀣一氣?”

“這話說的真難聽!”

馬蓉蓉有點兒嫌棄地斜了王小六兒一眼,“咱們這一撮兒人,老王也好,老姚也好,還有金子,還有我,還有馮楠,我們這些人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哪個敢說自己一點兒壞事兒冇乾過?咋的,跟我們在一起玩兒,還委屈你了唄?”

“你們不一樣!”

王小六兒一撇嘴,“那個誰曾經說過,資本的原始積累階段,大多有些見不得人的地方,生意場上鬥一鬥,使點兒手段什麼的,那很正常。但這個姓劉的是啥身份?他能跟你們這些大老闆一樣麼?我噁心這種貨色!”

“你還真是憤青啊!”

馬蓉蓉咯咯直笑,“我早怎麼冇看出來呢!”

“你能看出啥啊?”

王小六兒橫了馬蓉蓉一眼,有點兒不屑,“你摸著你的良心,你說心裡話!你覺得那個姓劉的是啥好人麼?”

“我當然知道他不是什麼好人了,可問題是,那又怎樣呢?”

馬蓉蓉一攤手,“大家在商言商,你幫我,我幫你,這不就得了。他或許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問題是,有些事情,我們做不了,但是他能做,在生意場上,哪有那麼多的仁義道德,說白了,最重要的還是實力,不是麼?”

王小六兒一挑眉,“我不這樣覺得,人活著,心裡總要有點兒是非,你可以不做好人,但你不能壞!如果誰給骨頭就給誰賣命,那人和狗又有什麼區彆?”

“你還是太年輕。”

馬蓉蓉小嘴兒一撇,不生氣,反而還有些得意,“你在社會上,還混得不夠明白,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也冇有那麼多忠孝禮義,生意場上,永遠隻有四個字,勝者為王。我們不管要做什麼,就要奔著一個目標過去,彆的任何東西,對你來說,都冇有任何意義。成年人的世界裡,隻要能用得上的,都是朋友。”

馬蓉蓉還有點兒來勁了,“我給你舉個例子,就好比像我們現在坐在這裡一樣,我們為什麼能坐在這裡一起喝茶,說到底,還不是因為我們都是一個圈子裡的?大家各有各的優點,各有各的能力,我們幾個湊在一起,說好聽點兒,那誌趣相投,說不好聽一點兒,就是相互利用。當然你也冇有必要因為彆人想要利用你而生氣,那冇什麼大不了的,彆人想要接近你,想要利用你,最起碼說明你有被人利用的價值。如果一個人連被利用的價值都冇有,他跟廢人又有什麼區彆?”

王小六兒斜睨著馬蓉蓉,“你這話,倒也有些道理。”

“本來就是這個道理。”

馬蓉蓉還歪嘴一笑,然後悠悠地看了王小六兒一眼,“就拿你來說吧,名不見經傳的一個小人物,剛來江城才幾天啊?你想想,若不是因為你小子的手底下有點兒非同尋常的手段,你這種級彆,能跟我們坐在一起麼?”

“那我還高攀你了唄?”

“那倒冇有啊。”

馬蓉蓉乾咳了一聲,感覺自己好像有點兒裝大了,往回收了收,“我的意思是說,正因為,你有你的價值,所以,你纔有資格坐在這裡。”

“其實,也不完全是因為這個。”

金彪在一邊兒聽得腦袋疼,趕緊直了直身子,試圖與馬蓉蓉這一番話劃清界限,他有點兒尷尬地搓了搓臉,連忙解釋道,“蓉蓉怎麼想的,我不知道,反正在我這裡,不完全像她說的一樣。我是打心眼兒裡有點兒有點兒佩服六爺,不帶撒謊的。”

“你了得了吧你!”

馬蓉蓉笑罵一聲,“金彪,你自己啥玩意兒你自己心裡冇數兒啊?王小六兒把馮楠都給睡了,你都不敢吱聲兒,你摸摸良心是因為你佩服他麼?還不是弄不過人家?”

“你看你這話說的!”

金彪被說的賊尷尬,“彆哪壺不開提哪壺行不行?”

“咋的,不服啊?不服咱倆碰一碰?”

馬蓉蓉還挺不服金彪的,撇著嘴,斜睨著他,金彪也不接招,冷哼一聲白了她一眼,“得了吧,我現在這身子骨兒,碰不過你,有本事你跟六爺碰一碰!”

“得了吧,馮楠知道了,還不跟我急眼啊!”

馬蓉蓉還有點兒臉紅,笑吟吟地瞄了王小六兒一眼,王小六兒卻滿不在乎的模樣,“你可得了吧,我對她冇興趣。”

“咋的,還看不上我?”

“多少有點兒。”

“套!”

馬蓉蓉笑罵一聲,王小六兒也笑了,“行了行了,還是說說這個劉隊的事兒吧,他到底什麼情況?”

“誒呀,能什麼情況啊,收錢了唄!收了錢,給人辦事兒唄!”

馬蓉蓉說完,擦了擦手,“劉隊這個人,你彆看級彆不算有多高,但他那個位置比較特殊,而且,我聽說這個人有點兒門路,他最大的本事是什麼你們知道麼?”

金彪一挑眉,“什麼?”

“那幾個負責解剖的法醫,他能搞得定。”

“法醫不是相對獨立的麼?他怎麼搞定的?”

“誒呀,什麼東西是那麼絕對的,你覺得法醫就都是好人啊,就冇有什麼敗類啥的?這社會就是這樣,各行各業,都有那不要臉的玩意兒!”

王小六兒一挑眉,“你說說看!”

“這有什麼好說的,我給你舉個例子。”

馬蓉蓉一挑眉,“就你之前說的那個吳大恒,你知道吧?那個吳大恒當年搞了一個女下屬那事兒,你知道不?”

王小六兒點點頭,“聽馮楠跟我說了一嘴,咋的呢?”

“坊間都傳,說那個女的嗑藥了,嗨大勁兒了,從樓上掉下去的。其實那事兒一點兒不複雜,就是一個上司搞個女下屬唄,當時那女啥情況,彆人不知道,法醫還看不出來麼?據說他倆搞一起的時候,那啥都冇戴,隨便一個報告出來不就能查清楚咋回事麼?結果呢?最後,法醫報告顯示,說那個女的是抑鬱症,自殺!把那個吳大恒硬生生摘出去了,摘得可乾淨了!”

王小六兒微微皺眉,“這麼回事兒啊!你怎麼知道那麼清楚呢?”

“你管我怎麼知道的呢,知道太多,對你冇好處!”

馬蓉蓉還頗有些得意,“所以說,有些事情,知道知道就行了,冇點兒門路,那個吳大恒敢那麼囂張啊?招聘個女老師,不跟他那啥就不讓上,都不揹人兒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