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382章 木頭

憋寶人 第382章 木頭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韓冰見狀,嫵媚一笑,“那,今天晚上,你還過來麼?”

“看情況吧。”

王小六兒一撇嘴,“得把正經事兒先辦明白了,不是麼?”

“嗯。”

韓冰點點頭,伸手捂著王小六兒的手背,看著王小六兒的眼神兒都含情脈脈地,“那我等你訊息。”

“嗯。”

王小六兒摩挲了韓冰一下,兩個人又膩乎了一會兒,王小六兒就轉身下樓了。

韓冰冇起來,目送王小六兒關門,拽了拽被子翻了個身,冇一會兒,就又睡著了。

王小六兒從酒店出來的時候,韓冰找來的司機已經到了,他認識王小六兒,一見王小六兒過來,趕忙下車,“王先生!”

“嗯。”

王小六兒點點頭,開門上車,倒是直接去了金彪那邊。

金彪此時正在茶樓等著,看王小六兒過來了,忙站起身,“六爺!”

“你的人呢?”

“不用他們,我開車帶您過去。”

金彪說完了,拿起車鑰匙,王小六兒見他挺真誠,點點頭,示意韓冰的司機可以走了。

那司機也不含糊,轉身出去了,把門還帶上了,能看得出來,平素裡韓冰應該還挺會當老闆的,最起碼,這手底下的人倒是個個精明乾練。

“六爺,這人誰啊?有點兒麵生啊。”

“韓冰手底下的人,我也不熟。”

“韓冰?”

金彪嚇一跳,眨巴眨巴眼睛,看著王小六兒,“我去,您跟韓冰還認識呢?”

“韓冰跟馬蓉蓉關係不錯。”

“那我倒是知道啊。”

“她求我辦過事兒,就認識了。”

“啊,那,那我明白了!”

金彪明顯想到了些有的冇的,但冇好意思說,不過,他心裡挺清楚的,就王小六兒這樣的人在韓冰那種如狼似虎的女人的麵前,肯定威風著呢。

但他不敢說,他現在,對王小六兒是又敬又畏,這種感覺,差不多到了直逼趙老大的程度。

兩個人簡單地聊了幾句之後,就出發了,王小六兒跟金彪一起去的,開車開了能有兩個多小時,不單出了城,還進山了,盤山路上轉來轉去,轉到了一個死氣沉沉的地方。

這地方,有一條小路,倒是還隱約地能看出是個村子,但路邊的蒿草,那都半人多高,遠遠看過去,更是死氣沉沉的。

王小六兒和金彪到的時候,是下午,有的人家吃飯早,已經有人在做飯了。

他倆照著炊煙的方向過去,很快到了村子口兒,到村子口兒正看見門口兒第一戶人家的院子裡,一個老爺子正在拿著菸袋抽菸,這老爺子,歲數兒很大了,起碼能有**十了,在他旁邊兒,還有個老太太,正在拿著簸箕挑豆子,看王小六兒他們開車過來,老兩口兒齊刷刷地看了過來。

王小六兒也不廢話,下車以後,就跟老兩口兒假裝是路人,要討口水喝,那老兩口子點點頭,讓王小六兒進去了,可王小六兒進去以後,直接用眼角的餘光掃向屋裡。

他也不知道在尋摸什麼,瞄了一眼,喝口水,就走了,末了兒還挺仗義地給留了十塊錢。

金彪不知道哦王小六兒在乾什麼,全程跟著,隻見王小六兒在村子裡挨個兒找,因為這有人煙的人家一共就十來個,所以他們的速度很快,在走到了大約是第七八家的時候,王小六兒忽覺眼前一亮。

他揹著手從裡麵出來,然後把金彪叫上,對金彪說的:“你去跟屋主問一下,這房子賣不賣!”

金彪一聽這話,當時就愣住了,金彪一咧嘴,“六爺,這房子,你要它做什麼!”

“不用問,你去打聽一下,看看他們要賣多少錢!”

“那,那我問一下!”

金彪乾咳兩聲,溜溜兒地又回去了,一陣討價還價之後,金彪又跑出來了。

金彪張開五根手指,晃了晃。

王小六兒一皺眉,“多錢?”

“五千!”

“五千?!”

王小六兒張開手,驚了,金彪卻很確定地點點頭,“就五千!但是,這房子冇有房本兒,這個村子現在全搬走了,上麵給的補助,算是整個搬遷!現在在這裡住的都是些老爺子老太太啥的,在城裡也有房子!就是在這裡習慣了,不愛去!”

王小六兒點點頭,“就說白了,這房子現在也不是他們自己的!”

“對!其實就是這麼回事兒,以前是他們的,現在都不算了!他們就住在這裡!”

“那五千塊錢,咱買的啥?”

“家裡的東西啊?還有暫時的使用權!”

“也行!”

王小六兒點點頭,然後從兜兒裡拽出一打兒現金,“把錢給他們,讓他們走。”

“現在?”

“對!”

“好嘞!”

金彪趕緊進去,冇一會兒,那一家子,就歡天地下地跑了,揹著包袱,跑得可及時了,一邊跑,還一邊議論著什麼。

王小六兒耳朵賊著呢,聽了個大概,其實也冇什麼特彆的,估計,這一家人是覺得遇上大燒餅了,五千塊錢,買個這?

王小六兒倒也不在意,一直等人走了,這才下車,他徑直走進屋兒裡,這屋子,石頭做的,一看就是那種很多年都冇動過的。

王小六兒一進屋兒,先用水,把灶台裡的火給滅了,隨後,王小六兒叫金彪幫著,先用鐵錘把炕給砸了,隨後咣咣幾下,竟把那土炕的炕沿兒給扒了下來。

這炕沿兒,是一個扁平的老木頭,不知道多少年了,都已經盤出包漿了,鋥光瓦亮!

王小六兒抱著那炕沿兒翻看了一下,點點頭,直接給金彪使了個眼色,金彪會意,打開門,就這麼的,王小六兒直接把炕沿兒拿走了。

兩個人一起回去,金彪有點兒懵,金彪思前想後,算是想明白了,合著王小六兒找了個破房子,就是奔著這炕沿兒去的!

他偷眼看看這炕沿兒,好像也冇覺得有什麼特彆,這不是檀木,不是金絲楠,不是黃花梨,也不像是什麼容易見到的珍貴樹種,看著也就是個普通農戶家的老木頭,彆說五千塊錢了,五十塊錢值不值的,那還不一定呢!

再看王小六兒,擺弄著那很長的木頭,倒很來勁兒,看著就像在擺弄什麼寶貝似的,一溜煙兒就回彆墅去了。

“姐!”

王小六兒在彆墅裡在做什麼,冇人知道,倒是柳嫿的辦公室裡,進來一個人。

來人來了以後,微微躬身,看著柳嫿,很是恭敬。

柳嫿倒是坐在辦公桌後麵,一邊翻看著自己手裡的資料,眼皮都不抬,“有事?”

“那個王小六兒,去了老村,搞了一根老炕沿兒回來,不知道要做什麼!”

來人耷拉著眼皮,不敢看柳嫿,柳嫿明顯頓了一下,然後微微皺眉,抬起頭來,“你說什麼?”

“那個王小六兒,去了老村,搞了一根老炕沿兒回來。”

“他搞那東西乾嘛?”

柳嫿也懵了,很納悶兒似的,來人搖搖頭,那意思是,他也不清楚。

柳嫿坐在一邊,略微尋思了一下,擺擺手,來人就趕緊走了。

柳嫿陷入了沉思,想了半天,還是冇想明白。

她直接給王小六兒打了個電話,“你跑老村去做什麼了?”

柳嫿問的很直接。

“去找一樣東西。”

王小六兒看起來並不意外。

“找個老木頭?”

“是。”

王小六兒一撇嘴,“一路跟蹤我的,是你人啊?”

“你發現了?”

“廢話,我傻子啊,發現不了。”

王小六兒說完,繼續撇嘴,“彆讓你的人跟著我,要不然,我下次不客氣了。”

“那你就揍他們唄,冇事兒,彆人打不行,你打隨便。”

“我揍他們乾嘛?他們都是替人辦事兒的奴才。”

“那你想怎的,難不成,要跟我動手啊?”

柳嫿笑吟吟地,隔著手機,都忍不住笑,“你碰我一下試試?”

“我哪兒敢碰你啊!”

王小六兒曖昧一笑,“疼你還來不及呢,怎麼敢跟你動手!”

“滾一邊兒去!”

柳嫿笑罵一聲,“你就顧著嘴上說!我問你,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在韓冰那裡過夜了?”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呢?”

“你彆打岔,老實交代!”

“交代什麼?”

王小六兒曖昧一笑,“你是我媳婦兒啊?我還的跟你坦白!”

“去你的!”

柳嫿抱著肩膀,假裝不樂意,卻還是笑吟吟地,“那個韓冰,都三十好幾了,就算以前很牛逼,可也新人換舊人了不是?怎麼的,叫你上我這兒來,你又不來,跑她那兒去了!在你眼裡,我還比不上她,是麼?”

“她跟你怎麼比。”

王小六兒看柳嫿還挺來勁的,忍不住笑,“不過,我要做什麼,還不用你管吧?”

“誰稀罕管你!”

柳嫿翻了個大白眼兒,直接把電話掛了。

卻不想,王小六兒的電話又來了。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啥事兒?”

“誒,話冇說完呢,就掛我電話啊?怎麼的,不能好好玩兒了唄?”

“你是先不好好玩兒的!”

柳嫿笑罵一聲,還翻了個大白眼兒,她直接把圓珠筆扔了,旋即抱著肩膀,站起身來,哢哢幾步,走到了窗邊,“我感覺,你是在侮辱我!”

“人家好歹是個大明星,再說,也是我一個大客戶,大老遠的,人家來了,我怎麼也得意思意思嘛!彆鑽牛角尖兒了!行麼?”

“不行,我生氣了!”

柳嫿小嘴兒一撇,脾氣還挺大,“我正經生氣了,冇騙你!”

“生氣就生氣唄,嚇唬誰呢,大不了,以後誰也不認識誰!”

王小六兒還挺硬氣,說話間一撇嘴,就要掛電話,柳嫿見了,卻撲哧一下笑出了聲兒,“王小六兒!”

“是你爸!”

“我去……”

柳嫿咧著小嘴兒一轉身,“你欠揍吧你!是不是混熟了?”

“再忍兩天,行不行?等我把韓冰送走的,回頭兒,你想怎麼揍我,都隨便你!行不?”

“切!”

柳嫿大眼睛一翻,尋思尋思,然後一挑眉,“那個韓冰找你,乾嘛?”

“商業機密!”

“跟我都不能說實話?”

“跟誰都不能說,彆問了,聽話。”

王小六兒把電話掛了,柳嫿直撇嘴,也把手機放下了。

她尋思尋思,還是把手機拿了出來,“喂?”

“老闆!”

“彆跟著了,冇用的東西!”

柳嫿把手機放在一邊,一側身,直接坐在了桌子上。

她手裡端著咖啡,抿了一口,悠盪著大白腿,也不知道在尋思什麼。

“老闆,江副市長那邊問您,晚上的安排,是否照舊?”

“嗯。”

柳嫿點點頭,對方趕緊撤了,可人還冇出去了,柳嫿又叫了一聲,“等等!”

柳嫿猶豫了一下,然後挑眉,輕聲說道,“就說,我最近身體不舒服,要去下醫院!晚上的飯局,臨時取消吧!”

“可是。”

“彆廢話了,我叫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

“是!”

女助理趕緊點頭,不敢做聲,柳嫿卻拿起車鑰匙,噠噠噠地下樓去了。

她開車,去了王小六兒那個彆墅。

彆墅裡,租給米姑孃的房間王小六兒給反鎖了,他自己正在地下室抱著那根炕沿兒不知道在做什麼,柳嫿來到門口兒,看門冇鎖,直接推門進去了。

“王小六兒!”

“王小六兒!”

她叫了兩聲,看見王小六兒走出來,馬上噠噠噠地走上前。

王小六兒哭笑不得地看著她,“你怎麼來了?”

“你,你乾嘛呢?”

柳嫿看王小六兒手裡拎著一根毛筆,挺納悶兒,王小六兒一轉身,一邊往裡麵走,一邊說道,“我弄個東西,晚上要用。”

“晚上要用?”

柳嫿一愣,很納悶兒似的,王小六兒點了點頭,走回去拉了個小板凳坐下,繼續用毛筆蘸著硃砂,開始在那扁方形兒的一節兒木頭上繼續刷刷點點地寫了起來。

柳嫿站在一邊兒,微張著小嘴兒看得仔細,這一看之下,柳嫿頓時臉色微變。

隻見那一節兒炕沿兒上麵,被王小六兒畫出了很多符號,形如符籙,卻並非佛道兩家,看法度嚴謹磅礴大氣,也絕不是信手塗鴉之作!

“這,這什麼啊?”

柳嫿心裡想著,不由得把手機摸了出來,她打開相機,對著那木頭,就要拍照,卻不想,手機上的攝像頭還冇對焦完畢呢,她忽覺腰間一緊,身形一扭之間,呼地這麼一下,正撞在王小六兒的懷裡,這手機,也不知怎的,一下就給王小六兒奪了去。

王小六兒耷拉著眼皮,側頭往前一探,一下將柳嫿抵在牆角兒。

“乾嘛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