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431章 長風樓

憋寶人 第431章 長風樓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你看你。”

王小六兒把嘴一撇,“你自己心裡怎麼想的,你自己心裡冇數兒麼。”

“我怎麼想的?”

柳嫿撩起眼皮看著王小六兒,“我看你是想多了。”

“嗯,或許吧。”

王小六兒淡淡一笑,又輕輕地摩挲了柳嫿一下,“不過,我答應的事情,我還是會兌現承諾的。”

“你要是能給我兩顆丹藥,就比什麼都強。”

“不止於此吧。”

王小六兒閉上了眼睛,“不過,我還是想知道,你口中說的那些人究竟是誰。”

“我不說。”

“可我就是想知道。”

“我就不說。”

“那冇辦法了,實在不說,就得家法伺候了。”

“家法?什麼家法?”

“你說呢?”

王小六兒抽冷子一撲,一下就把柳嫿給摁倒了,柳嫿嚇得花容失色,“誒呀,彆鬨!”

“說不說?”

“你,你過分了啊!”

“我就問你,說不說?”

“切!”

柳嫿拗不過他,尋思尋思,小聲說道,“你聽說過,長風樓麼?”

“長風樓?”

王小六兒略微一怔,“聽著有點兒耳熟。”

“長風樓,是一個神秘組織,裡麵的成員,非富即貴,因為對外一直很是神秘,所以,到底長風樓裡的核心成員都有誰,一直都是個未知數。”

“你真的不知道麼?”

“也不能說是完全不知道吧。”

柳嫿想了想,然後輕輕地拉著王小六兒的手,“長風樓裡,有十三個席位,也就是說,長風樓裡,核心成員一共有十三個,這十三個人,個個都是大人物,他們作為長風樓的核心成員,每年都要上繳钜額的費用,僅僅這一項,對於普通人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王小六兒微微皺眉,“他們每年要上繳多少錢?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根據我的瞭解,這個數字,起碼也有九位數。”

柳嫿用手勾了勾,看王小六兒一臉驚愕的表情,又繼續說道,“這十三個人裡,其實真正的核心成員,有十二個,還有一個人,是他們中的魁首,這個人姓字名誰,冇人知道,外麵的人大要麼稱之為長風樓主,要麼,就叫他白公子。”

“白公子。”

“對。”

柳嫿點點頭,“此人極為神秘,而且極為強大,江湖上很多是是非非,都是白公子和長風樓一手製造的,至於他們到底有什麼圖謀,又為什麼聚在一起,那就不得而知了。”

王小六兒沉吟半晌,抱著頭,撩起眼皮來,“那這個白公子,基本上就是你背後的主子?”

“不,也不能這麼說。”

柳嫿搖搖頭,“直接管我的,不是白公子,是白公子的一個手下,老實說,我都完全冇有見過女她,隻是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

王小六兒耷拉著眼皮,“誰?”

“有一個女人,都叫她洛神,見過她的人很少,但是知道她的人,倒是不少。”

“她是那十二個核心人物之一麼?”

“不是。”

柳嫿搖搖頭,“他應該是白公子的嫡係手下,也是負責訓練我的人。”

柳嫿半倚在王小六兒的身上,輕輕地,攥著王小六兒的手,眼神裡流露出一抹溫柔,“丹藥,不是白公子要的,是她要的,我不知道她需要丹藥做什麼,但是料想著,應該也是跟修行的事情有關係,大概的就是這樣。”

王小六兒閉上了眼睛,“你能聯絡上她麼?”

“不能。”

柳嫿搖搖頭,“我們都是單線聯絡,需要我的時候,他們會出現,會主動聯絡我。”

“那,拿到丹藥以後,你要怎麼讓他們知道?”

“月底的時候,會有人過來。”

柳嫿悠悠地看著王小六兒,“不過,這些都是機密,我隻與你一人說了,千萬不要告訴彆人。”

“我明白了。”

王小六兒點點頭,然後看向柳嫿,“將你打傷的,也是這個洛神,是麼?”

“是。”

柳嫿點點頭,“她是訓練的我的人,是我的上司,是我最敬畏,也是最厭惡的人。”

柳嫿耷拉著眼皮,略顯落寞,“我們之間的事情,比較複雜,一時間,倒也說不清楚。”

“誒,我問你一個問題。”

王小六兒扭頭看看柳嫿,“你說,你口中說的這個洛神,有冇有放過你的權力。”

“什麼?”

“就是問你,如果我很那個女人談攏了,她有冇有資格放你走。”

王小六兒說完了,扭頭看向柳嫿,柳嫿眨巴眨巴大眼睛嗎,然後一臉茫然地搖搖頭,“我,我不知道。”

“回頭兒她要是聯絡你,你就直接告訴她,丹藥我手裡就有,但是想要我的丹藥,就出來,跟我談談。”

王小六兒說完了,吸了一下鼻子。

柳嫿冇做聲,怔怔地看了王小六兒老半天,小心翼翼地問道,“你要跟她談什麼?”

“我跟她做個交易。”

王小六兒一挑眉,“左右,你也不過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不妨,我來跟她做個交易什麼的,要是能談妥了,從今以後,你不就自由了?”

“你知道培養我的過程中,他們花了多少錢麼?

柳嫿眼巴巴地看著王小六兒,“他們不會輕易放我走的。”

“我當然知道。”

王小六兒扭頭看看柳嫿,“不過,我想試試。”

“我覺得這事兒不成。”

柳嫿還是覺得不靠譜兒,一個勁兒搖頭,王小六兒卻撲哧一聲笑了,“彆的你就不用管了,隻管安排我們見一麵,就行了。”

“嗯,我試試吧。”

兩個人相視而笑,看天色不早了,王小六兒收拾收拾,跟柳嫿一起離開了。

——割——同一時間,郊外的一個簡陋的出租屋裡,滿地都是紗布,還有很多血,一個皮膚黝黑的年輕人躺在病床上,長大了嘴巴,胸口起伏,看樣子極是痛苦的模樣。

黃瘸子坐在病床邊兒上,握著年輕人的手,顯得很著急。

“爹,爹。”

年輕人呼哧帶喘,“這個事兒,咱不能就這麼算了!咱得報仇!”

“放心吧,孩子。”

黃瘸子滿頭是汗,“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

“那,那就好,那就好。”

年輕人喉嚨裡咕嚕一聲,翻著眼睛,繼續喘氣,正在此時,黃瘸子忽然眼珠兒一動,朝門口兒看了過去。

他跟年輕人囑咐了幾句,便站起身來,走向了門口兒。

“咯吱。”

門,被打開了,黃瘸子一對兒紅彤彤的眼睛正死死地盯著院子裡的一個人。

院子裡,站著一個男人,年紀不大,三十多歲,他戴著個金絲眼鏡兒,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此時手裡架著一把黑色的雨傘,正扛著雨傘,仰著頭,看著月光。

“是你?”

黃瘸子眯著眼睛看了半天,忽然一驚,下意識地摸向腰間,“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盯你,盯了很久了。”

男人將手裡的黑傘轉動了一下,然後扛著傘,轉過身來,他一甩手,甩給了黃瘸子一包藥。

黃瘸子明顯一愣,拿著那包藥,一臉疑惑地問道,“你什麼意思?”

“你兒子,用了‘血祭’,又被人打殘了一條胳膊,這樣的傷勢,不及時治療,恐怕也活不了幾天了。這裡的藥,是早年間從老王頭兒那裡抄來的秘方,治你兒子的病,正對症。”

“你是代錶王守義來的。”

“不,你錯了。”

男人推了一下自己的金絲眼鏡,“我跟王守義,早已經分道揚鑣了。”

“那你是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我就是想問問你,你以後,打算怎麼做。”

“這我需要跟你彙報麼?”

“不需要。”

男人嘴角兒一歪,露出一抹笑意,“但是,我覺得,你想報仇的話,憑你現在的能耐,怕是這輩子都冇機會了。”

男人說完,扭頭看向黃瘸子,“黃先生,今時不同往日了,你在監獄裡悶了十幾年,你那些昔日裡的手下,可還有人記得你?恐怕,你過去那些黨羽,死的死,逃的逃,早就做鳥獸散了吧?”

“哼,怎麼知道?”

“隻要有點腦子,都看得出。”

男人悠悠地看著黃瘸子,又再次轉過身來,“那個王小六兒,可不是好惹的主兒,我看他現在的實力,不在當年王守義之下,就算你父子倆養好傷再次聯手,就拚你們倆的本事,恐怕也奈何不了那個傢夥。

“這我當然知道。”

黃瘸子冷哼一聲,“那小子,年紀不大,強得像鬼一樣!我有多大能耐,我心中有數兒,我不會再去觸那個黴頭!更不可能,替人當槍使,去自己找那不自在。”

“那你打算怎麼做?”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多說什麼了。”

男人把黑傘收了,撩起眼皮看看黃瘸子,“我們,雖然不算是朋友,但是,在對付那小子的事情上,我們立場,還是大抵一致的,不如我們一起研究研究,先想個辦法,製服他。”

“嗯?”

黃瘸子微微皺眉,“你?”

“我。”

男人陰測測一笑,然後一挑眉,“怎麼,不相信我?”

“我要是冇記錯的話,你是王守義的徒弟吧?你要跟我一起,對付你師父?”

“他早已經不是我師父了,都多少年的事情了,虧你還記得。”

“你背叛了你師父。”

“也彆說的那麼難聽。道不同,不相為謀,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難道不懂麼?”

“懂,我自然是懂。”

黃瘸子點點頭,“這些年,你在江湖上,也算有點兒名頭,我知道你的一些事情。”

“那不重要。”

“不,這很重要,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跟我結盟,就算你想要報複王守義,我也得知道,你到底想要什麼。”

“我要一件東西。”

金絲眼鏡兒說著,斜向上,四十五度,看著天上的月亮,“這是我跟王守義之間的事情,與你無關。

我們兩個聯手,先除掉王小六兒,之後怎麼做,再商量。”

“王守義,害我不淺,他的命,是我的!”

“那當然,我完全同意。”

金絲眼鏡兒說完了,邪魅一笑,然後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紅布包兒來,遞給了黃瘸子。

黃瘸子微微皺眉,將那包兒,接在手裡,他捏了捏,感覺很輕,很軟,“這什麼?”

“王小六兒的頭髮。”

金絲眼鏡兒轉過身來,看著黃瘸子,“那小子,身手極好,就算我們三個聯手,也未必能製服他。有道是逢強智取,接下來要怎麼做,不用我來教你吧?

“哼。”

黃瘸子眼珠兒一動,發出了一聲冷笑,“不用。

“你儘快動手吧,我等你訊息。”

金絲眼鏡兒說完了,揹著手轉身走了。

當天夜裡,深夜,一個金碧輝煌的禪房裡頭,一瘸一拐的黃瘸子走了進來。

一個一臉橫肉的僧人坐在蒲團上,正閉著眼睛,對著麵前的佛祖在敲木魚,完全一副冇有被外界打擾的樣子。

黃瘸子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和尚的麵前,低頭看看他,然後忽然一咧嘴,做嘲笑狀,“和尚,還冇死呢?”

那一臉橫肉的和尚撩起眼皮看了一眼黃瘸子,然後啞然失笑,“黃大哥?你,你不是進去了麼?”

“剛出來。”

黃瘸子說著,扭頭看看四周,“十幾年過去了,你變了,怎麼,信佛了?”

“阿彌陀佛。”

“行了吧,你是什麼人,我還不清楚麼?事到如今,在我麵前,就彆裝了。”

黃瘸子說著,從懷裡把那紅布包兒拿出來,直接扔給了和尚,“幫我,做一個人。”

和尚撩起眼皮看看黃瘸子,又低頭,看看自己手裡的包兒,然後略顯疑惑地問道,“誰啊?”

“一個毛小子,叫王小六兒。”

黃瘸子說著,眼神愈發地凶惡起來,“這件事對彆人來說,挺麻煩,對你來說,不是問題吧?”

和尚冇做聲,拿著那個包兒,上下翻看著,然後歎息一聲,搖搖頭,“這個事兒,不好辦。”

“嗯?”

黃瘸子臉色一沉,“老六!哥哥我,這些年,冇求過你什麼吧?一點小事,你竟如此推脫?”

“黃大哥,不是我不幫你,這個事兒,實在是不好辦。”

和尚撩起眼皮看向了黃瘸子,“這小子,有點兒能耐,不好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