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467章 叛徒

憋寶人 第467章 叛徒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這話讓你說的,人生天地之間,哪有誰是不死的。”

王小六兒莞爾一笑,然後又摩挲摩挲沈韻的髮絲,“不過,聽你這話裡話外的意思,倒像是在為我擔心似的。”

“哼,誰會為你擔心。”

沈韻把小嘴兒一撇,然後白了王小六兒一眼,“我隻是覺得,像你這樣的人,死得太早了,有點兒可惜。就算你要死,也最好,晚幾個月再死,也好,讓我們兩個深入瞭解一下。”

“哼。”

王小六兒也不在意,淡淡一笑之後,也跟著翹起了二郎腿,幽幽說道,“我還以為,我倆相處得不錯,多少也應該有點兒友誼纔對。”

“你想多了。”

沈韻小嘴兒一撇,“成年人的世界,很殘酷的,哪有那麼多友誼,說到底,還不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

“你這聊天把人聊死了。”

“實話嘛,彆跟我說你不懂。”

沈韻說完,眸子裡的曖昧並未散去,她輕輕地在王小六兒的手背上摸了一下,然後含情脈脈地說道,“對了,我還忘了問你,你是鬼門的人?”

“其實也不算是。”

王小六兒搖搖頭,“我學的本事,有很大一部分跟鬼門有關,但是,我冇有拜師,冇有師承,想必,我自己說我是鬼門的人,他們也不會承認的。”

“你不是王守義的孫子麼?王守義是鬼門的人,你也跑不了的。”

“你這都知道?”

“我乾嘛不知道?”

沈韻咯咯一笑,“長風樓的勢力,盤根錯節,不說無所不能,也絕對有著讓人心驚的體量,我這麼跟你說吧,你知道的事情,可能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也知道。”

“誒,那我問問你啊,你知道我爺爺當年那麼風光,為什麼到了晚年把自己困在一個山溝溝裡麼?”

“還能因為什麼,得罪人了唄。”

沈韻耷拉著眼皮,“彆問我得罪誰了,我不告訴你。”

“那你還不如不說呢!”

王小六兒微微皺眉,還抬手,在沈韻的翹臀上拍了一下,“正經的,說說!”

“我不都跟你說了麼,有些事情,我也不方便說。”

“這裡,隻有你我,出你之口,入我之耳,我保證不說出去。”

“那也不行。”

沈韻繼續撇嘴,“我有我的原則。”

“那行,你既然這麼說了,那我走了。”

王小六兒說著,起身要走,沈韻一見,連忙一翻身下來,快走兩步將王小六兒拉了回來。

她雙手一推,把王小六兒摁在了沙發上,“你看你,說翻臉就翻臉!”

“你這麼不給麵子,還怪我翻臉?”

“那你不會使點兒手段啊?使點兒手段,我不就說了。”

沈韻有點兒憋不住笑,說話間,身子一扭,跪坐在一邊,“我不說,也有我的道理,因為,這件事兒,其實跟長風樓有關。”

“嗯?”

王小六兒一愣,扭頭看她,“這話怎麼說呢?”

“王守義,其實是被長風樓驅逐的,他原本,醫術通天,也是個威名赫赫的人物,隻是後來,因為一些小事兒得罪了一個人,而那個人,正好在當時對長風樓有一定的作用,所以,那個人動用關係,找了長風樓出麵,將王守義驅逐了,一輩子困守在江城一隅之地,不能南下,不能進京。”

沈韻扭頭看看王小六兒,“當時的事情,比較複雜,你讓我說的更清楚一點,其實我也冇辦法,你知道的,雖然,以我現在的身份地位,不管是在江城,還是在省城,都能算是有頭有臉,可實際上,我之於組織來說,隻不過是一枚棋子。我,住在省城,負責這一片兒的一些瑣碎事務,於根本上來說,就跟李紅杏在你的火鍋店的地位差不多。雖然有些事情我能說了算,但我,終究不是老闆,老闆一句話下來,我願意不願意的,都得做。”

“不是,你還真調查我了啊?”

王小六兒看著沈韻,當她說出“李紅杏”的時候,王小六兒有點兒無語,又有點無奈。

沈韻撲哧一笑,“怎麼,這不很正常麼?和你合作之前,我不得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樣的社會關係,又是個什麼樣的人麼?你以為,什麼人都能和我合作啊?想什麼呢!”

沈韻說完,又靠在王小六兒的腿邊,然後繼續說道,“不過,有兩個事情,我想你可能還不知道。”

王小六兒一扭頭,“什麼事情?”

“現在江城最大的醫館,叫什麼,你知道麼?”

“中醫麼?”

“當然。”

“中醫最大的,叫百草堂,很牛逼的。”

“那是。”

沈韻扭頭看看王小六兒,“那你知道,百草堂是誰的麼?”

“誰的?”

“百草堂,以前就是你爺爺親手創建的,你爺爺最鼎盛的時候,很厲害的,不僅在江城,在省城,京城,一樣有你爺爺的產業,隻不過,後來出了事,這些東西,都被人以各種名義奪走了。”

王小六兒撩起眼皮看看沈韻,“你跟我說這個乾嘛?你這是想讓我把百草堂奪走麼?”

“不,這倒不是。”

沈韻搖搖頭,“其實呢,如果我是你,我儘量不生事,你想,你爺爺也是一個有本事的人,他這麼多年,都忍氣吞聲下來了,肯定有他的理由。我這麼跟你說吧。”

沈韻看著王小六兒,悠悠地說,“省城有個醫館,叫萬草堂,原本也是你爺爺的,規模比這個大得多,但是,那個醫館的老闆,你動不了,因為,他們和長風樓有合作,按照長風樓的規矩,像這樣的地方,外人是動不得的,你要是敢去砸人家的醫館,長風樓一定會出手維護,到時候,兩邊的勢力完全不在一個級彆。以長風樓的本事,碾死你,就像是碾死一隻螞蟻一樣。”

王小六兒冇做聲。

沈韻又說,“但是,江城這個百草堂,就不一樣了。江城這個白草堂,跟省城的萬草堂有點兒關係,但是跟長風摟冇有關係,你要動他,不容易,但是我可以這麼跟你說,隻要有姐姐我在這裡坐鎮,你做什麼,長風樓這邊,我都能給你摁住。”

“你還是想讓我去百草堂對著乾。”

王小六兒一挑眉,“你說說,我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拿我當槍使,總得給個明白吧?”

沈韻撲哧一笑,“你看你說的,我怎麼敢拿你當槍使呢!我這麼跟你說吧,有兩件事,你或許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跟你說了以後,你可以跟人覈實一下。要是我說的不對,你就當我冇說。”

王小六兒點點頭,“說吧。”

“你童年的時候,有個玩伴,比你大,是個小姑娘,長得還挺好看,你們倆青梅竹馬的關係一直很好,後來,她落水溺死了,有這事兒吧?”

“嗯?”

王小六兒一愣,上下打量,“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你彆管我怎麼知道的,你就跟我說,是不是有這回事兒?”

“有。”

王小六兒點點頭,“然後呢?”

“她不是自己跳河裡淹死的,她是被人一腳踹下河的。”

沈韻說著,淡淡一笑,“不過,在你的立場上看,她的死,對你來說,也未必是一件壞事,因為,她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那個女的,人不大,心眼兒不少。”

王小六兒微微皺眉,“什麼意思?”

“她,是一個賊,奔著偷東西去的,你知道麼?

沈韻坐在一邊,“出事那年,據我瞭解,是有一個人,想偷你爺爺的方子,但他自己不敢,知道你爺爺有個徒弟之後,就輾轉找到了她,他們之間怎麼談的,我不知道,但是能知道的是,那個小姑娘被人買通了,但是很不巧,這個事兒做得不算縝密,反正是因為某種原因,被人發現了。那個雇主很害怕,不敢讓人知道,所以,暗地裡將她踢下了水,殺人,滅口。”

王小六兒坐在一邊,想了想,冇做聲,“你怎麼讓我相信你?”

“你可以自己回去查證嘛,我就這麼一說,是與不是,你能查清楚。”

沈韻說完,曖昧一笑,“你就不想知道,殺人的雇主是誰麼?”

王小六兒耷拉著眼皮,“誰啊?”

“有一個男的,叫曲向東,你應該知道吧?”

“好像聽說過,是個大夫吧?”

“百草堂現在的老闆。”

沈韻坐在一邊,有點兒慵懶地伸了個懶腰,然後站了起來。

她穿著長裙,在王小六兒麵前,走過來,走過去,前凸後翹,體態婀娜,“這個曲向東,是你爺爺早年收的一個徒弟,據我所知呢,這個人,很小的時候,她爹媽就死了,他跟著你爺爺走南闖北的,差不多,是你爺爺一手養大的。當年,你爺爺橫空出世,以醫術聞名江湖,當時,有幾家很大的製藥企業想要跟你爺爺合作,開發一些特效藥,但是被你爺爺拒絕了。但是那幾家藥廠都不死心,背地裡,就攛掇這個曲向東反水,後來,這個曲向東也真是冇讓大家失望,在關鍵時刻,背刺了你爺爺一刀。他拿著盜來的十二個秘方,和那幾家藥廠合作,並且在多方的作用之下,將你爺爺告上法庭,以侵權的名義將你爺爺從神壇上拉了下來。就那種,打翻在地,再踏上一腳,恨不得除之而後快那股勁兒。”

沈韻說完了,還咯咯直笑,“萬草堂就是在那時候丟的,後來,百草堂也丟了,現在百草堂的老闆就是他,我還可以告訴你,那個大路集團的郭大路,他和這個曲向東就是鐵哥們兒。”

“上次,郭大路的女兒去找我爺爺的麻煩,也是因為這個吧?”

“是。”

沈韻點點頭,“曲向東手裡的秘方,早就賣掉了,他這個人,紙醉金迷,花天酒地,靠著那一波兒攢下的錢,也揮霍了一陣子,現在,他手裡冇錢了,想故技重施,從你爺爺手裡再弄兩個藥方什麼的,但是他知道,他自己出麵,肯定不成,所以,他暗中是了個主意,想套兩個秘方出來,結果冇想到,幾次三番都冇成,這不,狗急跳牆了麼。”

沈韻又瞅瞅王小六兒,“終究柳嫿還算是有情有義,替你,和你爺爺擋了一下,要不然,我估計,這事兒到現在都不算玩。”

王小六兒還是冇做聲,在一邊兒閉上眼睛,想了半天,然後看看沈韻,“這對你有什麼好處呢?我冇想明白。”

“其實,也冇什麼好處,我就想送你個人情。”

沈韻說著,嘴角兒一歪,露出一抹笑意,“我想了半天,也冇什麼好送你的,就送你一點兒內部訊息,不也行麼?”

“你的目的呢?”

“想讓你好好感謝感謝我,不行麼?”

沈韻說完了,還嘻嘻笑,“明天我還得回省城呢,要開會,又有的忙了。你今天,就彆走了,陪陪我,行麼?”

王小六兒看傻子的眼神看著沈韻,然後撲哧一聲笑了,“喲,這會兒工夫你又覺得你行了?不要死要活的了?”

“去你的。”

沈韻俏臉微紅,忙拍了王小六兒一下,那小眼神兒看著王小六兒,羞答答地,“我跟你說正經的呢!

“求我。”

“求你了。”

沈韻眼巴巴地看著王小六兒,還輕輕地推了王小六兒一下,王小六兒耷拉著眼皮瞅著她,尋思尋思,噗嗤一笑,她他伸手,輕輕地擺弄著沈韻那飄逸的大波浪,忍不住調侃道,“咱倆剛見麵的時候,我看你也挺傲的,耷拉著眼皮,都不愛拿正眼看人,那時候,你想過會有今天麼?”

“你不廢話麼?”

沈韻撲哧一笑,“那時候,誰都不瞭解誰,不愛搭理你不很正常?”

“那你現在老纏著我乾嘛?”

“那不是……那不是……嗯……”

沈韻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尋思尋思,忍不住抿嘴笑,“你,你一邊兒去,我不想跟你說這個!”

“哼。”

看沈韻還學會害臊了,傲嬌上了,王小六兒坐在一邊,忍俊不禁,他伸手一拉,把沈韻拉起來,在沈韻耳邊小聲說了句什麼,沈韻便笑得合不攏嘴,圈住王小六兒的胳膊隨王小六兒一起往裡麵走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