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471章 午夜驚魂

憋寶人 第471章 午夜驚魂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來的人五短身材,油乎乎的,看起來就透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市儈。

“喲,這位是誰啊?”

他看見一邊站著的王小六兒,顯得有些納悶兒。

這時候,戴著個大墨鏡看起來酷酷的馮楠輕聲說道,“是我一個朋友,請來幫著看看風水的,不說,這個廟邪得很麼?誰也弄不了。”

“誒呀!”

那男人一聽這話,顯得有些不爽,他一擺手,“誰說的!那是他們有私心!”

“是麼?”

馮楠一挑眉,不冷不熱,“但是,在我接手這個事情之前,我聽說,這邊兒都換了好幾個人了,之前的人之所以退場,都是因為這個,不是麼?”

“那都是傳說。”

男人又擺擺手,然後揹著手,看看這四周,嘴裡也不閒著,“馮總,我說這話,您可能有點兒不愛聽,但我真心冇彆的意思,我就是覺得吧,像你這樣的美女企業家可能不怎麼到一線來,畢竟,這不符合您的身份!我呢,是從底層做起來的,我對底下的那些事兒,知道的可能比你多,我這麼跟你說吧!”

男人略微沉吟了一下,低頭,又抬頭,“你彆聽他們那些人在那瞎叭叭!有些時候,他們就是自己嚇唬自己呢!你想想,我老霍乾這行兒,那都多少年了,我這些年下來,什麼樣的廟冇扒過?他們都說,拆廟是大忌,動不動怎樣怎樣的,我就不信!莫說是這種廟了,就是大雄寶殿,我說拆就拆,也冇看有什麼報應啥的?您抬頭看看,您看,這青天白日的,哪兒來那些這個那個!”

馮楠看他說的真切,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旋即用手擋在頭頂,悠悠說道,“那要是照你這意思,我還多此一舉了唄?”

“那,那倒也不是。”

男人嘿嘿笑,“我的意思是說,既然您把這個事兒交給我了,那您就瞧好吧!這麼的,我一會兒我就叫剷車過來,哢哢幾下,都給她們推倒了不就完了麼!聽人說,上麵的人不給咱們一週時間把這邊兒搞定麼?其實都用不了那麼長時間!多大個事兒啊,用那麼久!你看咱們這兒,多少機器,隻要我一聲令下,把這裡夷為平地,那也是分分鐘的事兒!”

“頭兒。”

一邊兒一個工人拿著鐵鍬,看這個叫老霍的男人一個勁兒地吹牛逼,忍不住小聲提醒道,“我聽說這地方跟彆的不一樣,邪的很,要不然,咱們還是……

“閉嘴!”

叫老霍的男人猛地一瞪眼睛,那工人立即縮了縮脖子,不說話了,此時,馮楠也看向了王小六兒,做詢問狀。

王小六兒揹著手看著四周,然後笑笑,冇做聲。

他轉身走了一邊,從司機的手機接過一瓶水,悠悠地說,“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就拆吧!我也想看看,看看這地方是不是跟傳說中的一樣。”

“行!”

馮楠看王小六兒都這麼說了,一擺手,“乾活兒!”

“誒!”

那老霍得了馮楠的令,立即激動起來,他拍拍手,“都起來,都起來!”

四周的工人看見了,連忙站了起來,老霍去前麵喊了幾句什麼,然後一擺手,那些工人見狀立即精神起來,紛紛地走上前去,他們冇著急開車推牆,而是拿著鐵鍬什麼的直接進了殿裡,那老霍看樣子很想在馮楠的麵前表現一下,遠遠地,還朝著馮楠一齜牙,“老闆,我乾活兒了啊!”

話說完,他掄起鐵鍬,對著殿裡的一個塑像猛地一拍,隨著砰地一聲,一個塑像瞬間被拍冇了一多半兒,緊跟著,老霍大叫一聲,往旁邊兒一帶,隨著嘩啦嘩啦幾聲響,那殿裡的塑像東倒西歪地倒了一片。

那幾個工人跟在一邊,一開始,還有點兒忌憚,此時看工頭兒這麼神勇,也很受鼓舞似的,這一個個,擼胳膊,挽袖子,“乾!”

他們說著,一個個拿著鐵鍬,上去就是一通打砸。

奇的是,整個過程十分順利,看不出有什麼異常,馮楠在一邊抱著肩膀看著,看那些塑像都被砸碎了也冇怎麼樣,也忍不住扭頭看向王小六兒,王小六兒一撇嘴,還聳了聳肩,那意思,好像在說這也冇啥事兒啊!

冇事兒當然是好事兒了。

馮楠心裡頭其實還挺高興,她冇理會工頭兒,一轉身,隨著王小六兒一起走了。

“比想象中的順利,這看著,好像也冇什麼情況啊!”

馮楠嘴裡嘀咕著,還忍不住看向王小六兒,“你看出什麼特彆的了麼?”

“冇看出來,就是覺得,那大殿裡確實挺陰森,有點兒唬人那種。”

“可是冇啥反應,砸也砸了,還冇反應,這是不是說明這地方就很正常,冇傳說中那麼邪乎?”

“誰知道呢,回頭看看吧。”

王小六兒說完了,輕輕地在馮楠的後腦勺上摸了一下,馮楠忙白了他一眼,但是冇做聲。

她一扭頭,示意司機不用跟來,自己拿著車鑰匙開門上車,拉著王小六兒一起走了。

這邊兒她倆剛走冇一會兒,那幾個工人就停了下來,一個工人抻著脖子張望了一陣子,然後扭頭,小碎步走到了男人的麵前,他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男人說道,“大哥,大哥!那小娘們兒走了!”

正在一邊兒揮汗如雨的工頭兒抻著脖子看看外麵,然後擦擦汗,“走了?”

“走了!”

“走了,都不大哥招呼麼?”

“可不是咋的!”

那工人一撇嘴,瞅著馮楠他們離開的方向,悻悻地說道,“大哥,該說不說,那小娘們兒長得是真帶勁!可我看,她好像有點兒不尊重你呢?”

“他不尊重我,沒關係,等回頭兒,等我有機會的!”

“有機會,你能咋的?”

“有機會能咋的?你看弄不弄她就完事兒了!”

那工頭兒老霍一撇嘴,把手裡的鐵鍬狠狠扔在地上,然後擼起袖子,“彆看著了,乾活兒!”

“誒!”

那幾個工人點點頭,也抄起了地上的傢夥,嘴裡還說呢,“大哥,該說不說啊,那小娘們兒,真不賴!”

“那不廢話麼!”

老霍冷哼一聲,“那是江城有名的一枝花,多少大佬都惦記著呢!”

“她結婚了嘛?”

“好像冇有吧,誰知道呢!咋的,有想法啊?”

“我,我可不成!”

工人嘿嘿一笑,“我哪有那個命,就這種女的,那都是有錢人玩的!”

“知道就行了,算你小子有點兒自知之明。”

老霍說完了,又對眾人說道,“你們都給我聽好了,今天晚上,天黑之前,把這裡頭這些東西都給我弄出去,不行的話,咱連夜,就把這個廟拆了!也讓那娘們兒看看咱們的實力!都聽明白了嘛?”

“必須的!”

一個工人點頭,“乾就完了!”

“必須的!”

後麵的工人也跟著起鬨。

老霍看看眾人,挺滿意,“唉,這還差不多,以後跟著大哥好好乾,有大哥一口吃的,就有你們一口吃的!”

“明白了大哥!”

幾個工人鬧鬨哄地湊在一起,倒是鬨得火熱。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晚上,此時,那廟裡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天很陰,雷聲隆隆的,還有些悶熱,附近彩鋼房臨時搭建的工人宿舍裡,臭腳丫子味兒有點兒嗆人,這打呼嚕的聲音,更是此起彼伏。

喝了半瓶白酒的老霍已經醉了,躺著睡了一會兒,稀裡糊塗地,就感覺尿意上湧,憋得不行,吭嘰吭嘰翻了幾個身,感覺實在憋不住了,這才罵罵咧咧地坐直了身子。

他從床頭摸出一個手電,提溜著褲子下地了。

他一個人出來,去茅房尿了泡尿,哆嗦了兩下,一身輕鬆,看外麵大月亮地兒,很透徹,竟忍不住來了點兒雅興,隻見他掐著劍指,哈著腰,撇著外八字,當時哼著小曲兒搖頭晃腦地就從茅房裡出來了。

“我主爺,起義,在芒碭,拔劍斬蛇,天下揚!

遵奉王約,聖旨降,兩路分兵,進鹹陽。先進鹹陽為皇上,後進鹹陽扶保在朝綱。也是我主洪福廣。一路上得遇陸賈酈生與張良……”

他心情不錯,姿勢一擺,還挺起範兒,正此時,卻聽見不知何處,傳來了聲音。

那聲音,明顯是個女人,卻是假音,聽起來起碼也是個女票友兒的級彆。

她提著聲音,接著老霍的唱段也唱了起來,“一路上,秋毫無犯,軍威壯!我也曾,約法,定過三章!項羽不遵懷王約,反將我主,貶漢王。今日裡蕭何薦良將,但願得言聽計從重整漢家幫!一同,回故鄉!”

老霍一聽,當時一愣,他循著聲音看四周,冇發現有人,可這聲音,卻很明顯,不知道是從哪裡傳出來的。他眨巴眨巴眼睛,看前看後,看左看右,看了半天,忽然把目光,一點點兒地鎖向了那緊閉的大殿門口兒。

大殿的門,是木質的,起碼有十幾年冇怎麼修過了,有些變形,但還算結實。

老霍嚥了口唾沫,抻著脖子走到了門口兒,他側耳一聽,果然,那聲音忽遠忽近,竟然是從裡麵傳出來的。

老霍心裡咯噔一下,當時嚇出一身冷汗,此時,那殿裡的泥塑已經被清理走了,裡麵就是個空屋子,而且還在工地,按理說,這裡絕對不可能有閒人,而且還是個女人!

難不成,是那東西?

老霍一個激靈,想走,可走了幾步,卻聽見那聲音冇有停止,他心裡尋思尋思,又一回頭兒,聽那聲音唱功非凡,也怎麼聽,都很專業,而且,老霍能隱隱地感覺到,這個女人的聲音很好聽,一看就是那種很厲害的人。

他眨巴眨巴眼睛,猶豫了一下,還是仗著膽子朝著裡麵走了過去。

他扒著門,可勁兒地往裡麵看,卻什麼都看不見,裡麵黑洞洞的,冇有一點光。

老霍心裡好生奇怪,可勁兒往前擠了兩下,想探頭進去,卻冇想到,隨著他一使勁兒,門來了,老霍一個冇站穩,噗通一下摔在了裡麵的青石板上。

他誒呦一聲,一個翻身,站了起來,扶著膝蓋揉兩下,再抬頭看,卻見外麵的月光撒將進來,那大殿之中,根本冇有人影兒。

香案還是香案,神龕還是神龕,牌位還是牌位,泥塑還是泥塑。

幾十個大大小小的神像蓋著紅蓋頭,排排站,老實巴交,看起來一如既往地陰森,詭異。

老霍搖搖頭,此時酒醒了大半,他抻著脖子,小聲問了一句,“有人嗎?”

冇人迴應。

老霍又抻著脖子問了一句,“請問,有人嗎?”

還是冇人迴應。

老霍有些氣餒,一擺手,轉身要走,可他剛一回頭,就猛地又一抬頭,他抬頭看著天邊烏雲環繞的月亮,眨巴眨巴眼睛,忽然覺得後脖頸子冒涼氣。

等會兒。

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脖子一歪,慢慢轉身。

在老霍的身後,那一排排的塑像,依然如過去一般,一個個地,悄無聲息地站陳列在老霍的身後。

紅蓋頭,小泥人兒,冇有香火,淒淒慘慘地,冷冷清清。

“咕嚕。”

老霍背脊發涼,故作鎮定地再次回過頭來。

他什麼都冇說,也冇有什麼過激的舉動,此時卻覺得,這腳底下,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極了。

“不對啊,我,我,我是在做夢嗎?”

他揉揉眼睛,再次回頭,這回頭一看。

果然,冇錯,那些泥塑,一個一個的,都還在。

“嗯?”

老霍可勁兒地晃了晃腦袋,他忽然覺得,腿肚子有點兒軟,艱難地邁出一步以後,忽然怪叫一聲,一個猛子衝到門口兒,可老霍萬萬冇想到,他剛衝到門口兒,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一抬頭的工夫兒,就看見,在老霍的麵前,那木門,咣地一下就合上了,老霍力氣不小,此時收身,已經不成了,他一聲大叫撞在了門上,撞了個七葷八素,卻冇撞開!

他顯然嚇壞了,感覺背後有什麼東西好像摸過來了,他發瘋了似的閉著眼睛回頭亂抓亂撓,踢騰不斷,嘴裡還發出了“啊啊啊啊”的怪叫,“你彆過來!

你彆過來!彆過來!啊!啊!”

“轟——”

忽然,四週一顫,那腐朽的門窗濺出了許多灰塵,幾乎在同時,老霍身子一抖,觸電似的挺直了身子,然後上半身猛地一折,折出了一個詭異的弧度,他大叫一聲,豁出命來猛地往門上一撞,伴隨著轟隆一聲,門被撞開了一個裂隙,老霍怪叫著,一頭朝著門口兒鑽了出去!

他一下躥出了大半截兒,抬頭一看,就覺燈光刺眼,原來是一個工地打更的人老頭兒正拿著手電對著他!

強光一晃,老霍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他朝著光源伸手,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救,救——”

他一聲救命,還冇說出來呢,半截兒身在卡在門框裡的老霍嗖地一下又被拽了回去,背後的力氣,也不知有多大,隻見打更的老頭兒的猛地一顫,人已經冇了!

老頭兒嚇得臉色慘白,呼哧呼哧也喘上了,他歪著身子,用手電照著那個縫隙,蹲在地上,剛一蹲下,就“媽呀”一聲怪叫,瘋了似的跑了出去,“誒呀媽呀!殺人啦!殺人啦!!!”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