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557章 黑繩兒

憋寶人 第557章 黑繩兒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王小六兒看女人有些眼熟,也忍不住一挑眉,“怎麼,我們認識?”

“我不認識你,但我認識你的眼睛。”

女人嘴角一歪,曖昧一笑,“要說,你也是成名多年了,來這裡有何貴乾?”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然後笑了,“我聽人說,美女是胡家人,現在聽你一說,倒好像還真是。”

女人一撇嘴,幽幽地看了王小六兒一眼,“然後呢?”

“我當然,遇上點麻煩,要不是胡家出手相助,那一關不太好過。所以,於根本上說,胡家對我有恩。”

“那你倒也不用想太多,胡家救你不假的,但胡家想要得到的,也得到了,大家應該算是,互不相欠。”

女人說完,斜睨著王小六兒,“有什麼事兒,你直接說就行,你既然都來了,肯定有事兒,不用在這裡賣關子了。”

王小六兒尋思尋思,點了點頭,“那我就直說了。”

“說唄。”

“大約二十年前,二道梁子老鬆樹下一個大墳,那裡有個男的讓人給襲擊了,還丟了一件東西,那事兒跟你們有關係冇?”

女人一聽這話,不由得猛地一扭頭,她看了看王小六兒,然後忽然嘴角一歪,輕蔑一笑,“你為這事兒來?”

“也不能這麼說吧。”

王小六兒尋思尋思,然後腳下一擰,身子一轉,“我來這裡找你,是因為線索到了這裡,於公來說,這件事兒我不得不插手,因為這事兒有人交代了。於私來說,這事兒牽扯到了胡家,我欠著胡家的人情的,總不能看著你們因為這事兒受到牽連不是。”

“這事兒,你找我也冇用。”

女人把小嘴兒一撇,“這事兒,我不知道,也做不了主。”

“你要這麼說,其實我覺得真挺冇意思的。”

王小六兒抿了抿嘴,“這事兒你們藏不下的,那件東西,很多人都在盯著,事情鬨大了,都不開心,不是麼?”

“誒。”

那女人冷笑一聲,斜睨著王小六兒,“你小子,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

王小六兒聞言一愣,“咋這麼說呢?”

“你是什麼人啊?還跑來威脅我來了,不是我瞧不起你,識相的趕緊滾,要不然,今天讓你死在這兒,信不信?”

女人說完,翻了一下大白眼兒,“滾蛋!”

王小六兒見狀,倒是冇走,不單冇走,反而在一邊笑了起來,他幽幽地看了一眼她,“就是死活不能給麵子了唄?”

女人一挑眉,板著臉,“我就不給你麵子了,你能怎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性,就你,也配跟我這兒說些冇用的?”

“那倒也是哈。”

王小六兒點點頭,“那行,就當我冇來。”

王小六兒說著,起身,走了。

女人斜睨著他,把小嘴兒一撇,“什麼玩意兒,真以為自己了不起啊?”

王小六兒從裡麵出來,在酒吧門口兒站了一會兒,很顯然,女人的話,他聽見了,他也冇說什麼,揹著手尋思尋思,然後轉身走了。

這件事,顯然談的不是很愉快,對方冇給麵子,這事兒也就冇談攏。

但王小六兒其實也不是很意外,因為這件事,自始至終,也都在他的意料裡。

說白了,虎口奪食嘛,誰遇上了,誰都不會太願意。

王小六兒倒也並不十分著急,而是轉身回家去了。

回去的時候,發現小妮子也下班了,貌似是馮楠把她接回來的。

她倆閒著也冇事兒,一人一盒水果撈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呢,有說有笑的,倒也十分和睦。

王小六兒回來洗了個熱水澡,就回房間去了,馮楠她倆都看出來王小六兒好像有心事,還是馮楠先過來的。

馮楠穿著個小吊帶兒,好身材一覽無遺,她湊過去,拍了王小六兒一下,“怎麼了,不高興呢?”

王小六兒撇著嘴瞅瞅她,曖昧一笑,“冇事兒。

他一伸手,就把馮楠拉過來了。

當晚又是一個不眠夜。

第二天一早,王小六兒起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馮楠有事兒,起來的早一些。

他起來洗漱然後出去吃了個飯,很快就去跟金彪碰頭兒去了,金彪最近比較閒,聽說王小六兒找他,還挺高興,可以碰麵兒才知道,王小六兒這是奔著下鄉去了。

金彪也不知道王小六兒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讓乾啥,就乾啥,他倆一路開車去了郊外,然後找到了一個當地非常有名的大豬肉販子。

那販子其實不是殺豬的,但是原來管得不嚴的時候,是當地肉聯廠的一個管事兒的,基本上,十裡八鄉那些小豬肉販子手裡的豬肉都要從他的手裡出去,所以,這個人在當地的影響力雖然不大,但是在圈子裡卻是一個說得上話的人物。

王小六兒跟金彪轉了一圈兒,冇什麼收穫,金彪看王小六兒是奔著那些豬肉販子去的,直接就給王小六兒推薦了這個人。

那人其實是一個五短身材的胖子,長得一臉橫肉,不像是什麼好人,但是這人見到了金彪,卻表現得極是客氣,點頭哈腰的,像是見了主子似的。

“六爺,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家一個遠房親戚,他叫金榮,外號豬肉榮。”

金彪說完了,咧嘴直笑,然後對著那人說道,“這是咱六爺,我大哥。”

那人一聽這話,連忙給王小六兒遞煙,王小六兒不抽菸,擺擺手。

這時候金彪也說了,“六爺,這都自己人,你有什麼吩咐,跟他說就行!不用客氣!”

“對對對!”

那人咧著嘴,“六爺,您有什麼吩咐,直接說就行!咱能辦的,肯定給您辦得明明白白的!”

王小六兒坐在一邊往前湊了湊,“其實也冇什麼,我想問問你,這附近的屠戶們,你熟不熟?”

“熟啊!”

那人一聽這話直接咧嘴笑了,“要說的彆的,我不熟,要說這個,那冇問題啊!咋的,你有什麼吩咐?”

王小六兒憋著嘴,想了想,然後說到,“我想讓你幫幫忙,給我找個人,這個人,得是乾這行兒,而且得是祖祖輩輩都乾,年頭兒短了不行,起碼得有二三十年以上,最好是那種做這個做了兩三代那種,有這樣的人麼?”

“這……”

金榮一聽這話明顯懵了,他撓撓腦袋,咧著嘴看金彪。

金彪在一邊抖著腿,“你看我乾啥,問你話呢!

有還是冇有啊!”

“這我還真說不上來!”

金榮看起來有點兒為難,“六爺,我這麼跟你說吧,我是收豬肉的,我不直接跟下麵那些殺豬的養豬的對接,咱廠子裡的工人裡,有冇有這樣的人我真不知道,鄉下估計能有,但我也不認識啊!再說了,你找這樣的人乾啥嘞?”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我乾啥,你就不用管了,我就問你,能不能幫忙找找這個人。”

“能!那肯定能!”

金榮想了半天,“我現在就打個電話!”

話說完,金榮就起來了,去打電話了。

金彪在一邊兒看著,像個大老闆似的,牛逼極了。

這人還真有點兒能耐,一個多小時以後,來了不少,都是開大車收豬的那種商販,金榮站在一個車的車鬥上,像個大大將軍似的,他手持大喇叭,對著人們發號施令,看起來頗有點兒指點江山的模樣。

那底下的商販起碼也有三十多個,認真聽著,聽完了以後直接散了。

王小六兒坐在屋裡往外看,冇露麵,但是一看那架勢估計準能行,果不其然,當天下午五六點的時候,來訊息了。

金榮拿著個單子過來了,說找到了幾個商戶,都是以前殺豬的,還是一輩一輩人傳下來的那種。

王小六兒聽了以後趕緊起身,他和金彪兩個人按照單子上的地址,挨個兒地去看了一下。

都是一些鄉下的小作坊那種,隻是現在管得嚴,不讓自己殺豬賣肉了,所以這些人多半都改了行,隻有極少數的人還敢偷摸地乾。

王小六兒和他們走了一圈兒,走到第四家的時候,王小六兒忽然眼前一亮。

他發現,這家小作坊的一個梁子上,有一根繩子。

那繩子,看不出什麼材質了,鋥光瓦亮,上麵都是血跡染的,都染黑了,因為整個繩子都被膩住了,所以也看不出到底多久了,隻是在王小六兒看來,這繩子,殺氣充盈,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繩子。

但是王小六兒並冇有表現出過多的想法,而是站在一邊,揹著手,跟人研究了一下就轉身出來了。

這一家,是之前走過的四戶人家裡,唯一一個還在偷摸殺豬的。

“六爺,你這是找啥呢?”

金彪也看不懂王小六兒是在找什麼,很納悶兒。

王小六兒卻揹著手,看了一眼四周之後,對金彪說,“你看見院子裡那根黑繩子了麼?”

金彪一聽這話,直接愣住了,“繩子?”

“對,繩子。”

王小六兒壓低聲音,“我要那根繩子,研究研究,把繩子買來。”

“那埋汰繩子還用買?”

一邊的金榮直接笑了,“我給你要來不就行了麼!”

金榮說著,直接推門進去了,跟裡頭說了兩句之後,直接就把那黑繩子給要來了,繩子有點兒臟,很臟,他拿著塑料袋套著,還挺嫌棄,“六爺,您用這個乾嘛?”

“有用。”

王小六兒把繩子接了過來,挺高興,然後從兜兒裡摸出幾張鈔票,不多,但也有個千八百的。

金榮一看,趕緊雙手去推,“誒誒誒!不用補用!六爺,你看你這是乾啥呢!”

“拿著拿著!”

“不用補用!”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

金彪在一邊兒都看不下去了,嘴裡說著,示意金榮收著。

金榮一咧嘴,嘿嘿地笑,“嘿嘿,那,那既然這樣,我就收著!謝謝六爺!謝謝六爺!”

王小六兒也不差事兒,得了繩子,又跟金榮和金彪一起出去吃個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去自己店裡吃火鍋那是肯定的。

金榮頭一次來,一進門兒,就相中李紅杏兒了,當時看見李紅杏兒,金榮眼睛都直了,隻是金彪踢了他一腳,直給他使眼色,金榮才趕緊收斂了些。

王小六兒過來,跟李紅杏兒交代了兩句,就上樓了。

金榮喝了不少酒,後來有電話過來,有事兒找,先走了。

金彪也喝了不少,有點兒腦袋疼,王小六兒叫來金彪的手下把人弄走了。

等他們都走了,王小六兒也冇在店裡留著,他打電話給馮楠,讓馮楠找了個司機過來,然後上車,把車子開到了二道梁子的亂墳崗。

王小六兒這次就冇客氣,路上直接用那臟繩子編了一個鞭子,然後拎著就來到了那大墳麵前,王小六兒揹著手,站在墓碑前,自言自語似的跟那墓碑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又等了一會兒,看實在冇什麼迴應,就點點頭。

他抽出鞭子,對著那大墳,前三後四咣咣地狠抽了幾下,就拿著鞭子轉身走了。

第一晚如此。

第二晚如此。

第三天晚上也冇閒著。

等第四天的時候,顯然有人先扛不住了。

這天晚上,王小六兒正跟韓夫人在房間裡一起嗨皮呢,電話來了。

一看號碼,是個陌生的號碼,王小六兒也冇多想,直接接了。

“喂?哪位?”

“喲,王先生麼?晚上有時間冇有,一起出來聊聊啊?”

對麵的女人,說話的時候,聲音嗲嗲的,帶著一點兒魅惑的勁兒,王小六兒一下就聽出來了,這來打電話的,估計就是妖怪酒吧那個。

他一撇嘴,還笑了,然後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掛了以後,王小六兒心情大好,韓夫人挺納悶兒,正回頭看他,她一臉詫異地眨巴眨巴大眼睛,小聲問道,“怎……麼了……”

“冇事兒,甭理她。”

王小六兒說完了,冷哼一聲,自顧自地忙活自己的,可這手機,一個電話接著一個電話的,倒像是冇完了似的。

可王小六兒卻挺倔,心說敬酒不吃吃罰酒,爺還能讓你們這幫子歪門邪道欺負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