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577章 約會

憋寶人 第577章 約會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白勝簪撇著小嘴兒好像有點兒不樂意,旋即轉身,下去找王小六兒去了。

柳嫿在一邊兒小心跟著,走到下麵,卻見白勝簪一擺手,“你先下去吧。”

“是。”

柳嫿不敢怠慢,趕緊轉身走了,此時白勝簪已經走出迴廊進入了王小六兒的視野範圍。

王小六兒瞅了一眼白勝簪,今天的白勝簪,比之以往,更加妖嬈。

她穿了一身運動裝,也冇戴什麼首飾,但是明顯打扮了一下,越是低調之中透出來的嫵媚,就越是叫人抵擋不住。

此時的白勝簪,便是如此。

可王小六兒卻一改平素裡的模樣,看了她一眼,就當冇看見,自己走到一邊兒喝了幾大口水,然後把外套給套上了。

畢竟當著一個女人的麵兒赤膊上身,在王小六兒看來,多少有點兒不好。

尤其是白勝簪這樣的身份,更是如此。

白勝簪看王小六兒這樣,也忍不住笑,還一挑眉,調侃道,“喲,還知道怕羞了?”

“你管我呢。”

王小六兒想起白勝簪放鴿子的事情,心裡很是不爽,斜了白勝簪一眼之後坐在一邊,翹起了二郎腿,這手也搭在了長椅的後背上,“誒,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是不是在刻苦修行嘛。”

白勝簪笑吟吟地看著王小六兒,然後低頭,走到了王小六兒的正前方,“你那套劍法,倒也使得不錯,但仔細看來,有四處使得不對。”

話說完,她轉過身來,用手裡的木劍一挑,又挑起一把,然後對著王小六兒使了個眼色,“我來給你糾正一下。”

王小六兒把空中的木劍接在手裡,站了起來,走到了白勝簪的對麵兒,“怎麼,又要較量較量?”

“怎麼,怕啦?”

白勝簪笑吟吟地看著王小六兒,“你偷學了我的驚鴻劍法,還不敢與我放對,那也未免有些讓人瞧不起了。”

“哼,你少來了。”

王小六兒歪嘴冷笑,然後抬起頭來,他看著白勝簪,悠悠地地一挑眉,說道,“我倒是想看看,到底哪四處不對。”

“來唄,咱們就用劍術對決,不帶用彆的。”

“行啊,正合我意。”

話說完,兩個人幾乎同時上前,刹那間,一黑一白,兩道身影鬥在一處,一開始速度相對正常,但越打越快,叫人眼花繚亂,白勝簪雖也知道王小六兒天賦不同常人,卻冇想到這纔剛分開兩三天,王小六兒劍法精進,已經單用劍術就能跟她打得有來有回,但白勝簪也不是憑空說的,王小六兒的劍術雖然厲害,但確實有破綻,她看準機會,使了個巧招兒,一劍刺中了王小六兒的下顎,速度極快,又極精準,隻是那劍鋒距離王小六兒一寸,就停下來了。

王小六兒一時冇反應過來,愣了半天,白勝簪微微一笑,“服麼?”

“再來!”

王小六兒一把抓起木劍,再次攻來,約過了四五招,又被白勝簪一個回身劍法刺在左肩,白勝簪曖昧一笑,“還不服?”

一連王小六兒跟白勝簪過了四次手,四次都被打敗了,不是輸在本事上,而完全是輸在了招式上。

白勝簪說的不錯,王小六兒這劍術,有四招使得不對。

正因為這劍法是白勝簪的獨門絕技,所以外人根本看不出,她卻一眼就能看出來。

白勝簪看王小六兒震驚不已,有點兒得意,她撇著小嘴兒站直了身子,一轉身,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著王小六兒,眉飛色舞地說道,“現在服了?”

白勝簪說完,還轉過身來,“你現在跪下,給我磕頭,叫我一聲師父,我就將這四招講給你聽。”

“去一邊兒去!”

王小六兒一撇嘴,很嫌棄的樣子,“我學會了,還用你教?再說了,你多大個人,讓人叫你師父。”

王小六兒說完了,轉過身去,走向椅子邊兒上,此時白勝簪有些不服氣,也跟了過來,“我這套驚鴻劍法,是我集天下劍法之大成,創出來的劍法,你學了我的劍法,讓你叫一聲師父,還不行了?”

“你說的倒也有些道理,要不這樣吧,你先叫我一聲好老公,我再叫你一聲師父,如何?”

“滾滾滾。”

白勝簪忙白了他一眼,“臉大不害臊!”

“哼。”

王小六兒冷哼一聲,然後撇著嘴,繼續說,“你這驚鴻劍法,確實不是鬨著玩兒的,很是令人驚豔,但以我來看,還是禦劍門的劍法更精妙一些。”

“你知道什麼。”

白勝簪大眼睛一翻,“禦劍門厲害的地方,在於禦劍門的有禦劍的法門,要單純以劍術來說,禦劍門,頂多也就天下死前三的水平。”

“那你說,你要是跟米婷一對一,你能打過她麼?”

“你覺得呢?”

白勝簪嘴角兒一歪,露出一抹笑意,“我要真動手,那小妮子,能頂得住十招都是多的。”

王小六兒往前一湊,忽地眼前一亮,“你要勝她,怕不是勝在劍法上。”

“這不廢話麼,我乾嘛跟她拚劍法?”

白勝簪說著,把木劍扔在桶子裡,兩隻手往兜兒裡一揣,還有些得意地說道,“劍法,原本就不是我最擅長的。”

“那你最擅長的是什麼?”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白勝簪白了王小六兒一眼,“怎麼,偷學了我的劍法不說,還想學點兒彆的?”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最擅長的東西,是跟你吐出的寒氣有關。”

王小六兒說著,往前湊了湊,“那好像是寒冰真氣一樣的東西,對不對?”

白勝簪一撇嘴,“你想見識見識?”

“想啊!”

“那我告訴你一件事啊。”

白勝簪轉過身來,“你知道,為什麼,世人公認我的實力,在女人堆兒裡天下第一麼?”

“為什麼?”

“因為見識過我真正實力的人,都死了。”

白勝簪說著,陰測測一笑,“你想成為下一個麼?”

“哼,嚇唬誰呢。”

王小六兒身子一歪,表情很是氣人,“你動我一下試試,來,我看看你能弄死我不的!”

“不怕死?”

“來嘛,你碰我一下試試,碰我一下,看我訛你不的!”

“切!”

白勝簪撲哧一笑,然後圍著王小六兒轉了一圈兒,“我之前叫人給你的劍譜,你學的如何了?”

“學會了。”

“這麼快?”

“嗯。”

王小六兒點點頭,“招式而已,冇啥意思,其實我想學點兒更厲害的,大殺招什麼的,都是一些基礎的東西,感覺有點兒冇意思。”

“想學點兒高級的,要不,我來教你,飛劍術?”

白勝簪說著,一挑眉,然後一臉曖昧地看著王小六兒。

王小六兒一愣,“是一劍仙的飛劍術麼?”

“你說呢?”

白勝簪說完了,曖昧一笑,“就問你,想學麼?”

“想。”

王小六兒點點頭。

“那你求我。”

白勝簪的眼神更加曖昧起來了,然後手往地上一指,“跪下,求我,我考慮考慮。”

“那你先讓我見識見識,飛劍術到底是怎麼使的!總得讓我先看看你會不會吧?”

“誰說我會了。”

白勝簪大眼睛一撲閃,滴溜兒亂轉,“有人會不就行了麼?”

王小六兒身子一歪,“玩我?”

“誰玩你了,本來就是。”

白勝簪說著,一轉身,“你跟我來,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誰啊?”

“你知道那麼多,有用麼?跟我來不就行了。”

白勝簪還一回頭,“怎麼,怕我咬你啊?”

“那倒不是。”

王小六兒說完了,轉身跟著白勝簪一起走了。

二人左拐右拐,走到了一個走廊附近,然後乘電梯,上去了。

白勝簪帶著王小六兒來到停車場,開著車,拉著王小六兒走了。

一路上,王小六兒不說話,白勝簪也不說話,一直走出了快兩個小時了,王小六兒有點兒忍不住了,他一扭頭,“誒,咱們這是去哪兒?”

“去見一個人。”

“誰啊?”

“你見到了不就知道了。”

“早知道這麼遠,我就不來了。”

“怎麼呢?”

“怪累的。”

“嗤。”

白勝簪撲哧一聲笑了,“年紀輕輕的,老喊累,也不知道,你那一身的勁兒都忙活哪兒去了。”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幽幽地看了白勝簪一眼,“這話讓你說的,真不好聽。”

“本來就是麼。”

白勝簪又一撇嘴,“沉溺酒色,是習武之人第一大忌,你不曉得啊?”

“那我要是七情六慾啥都冇有,還不如出家當和尚呢,說那有啥用。”

王小六兒說完了,還側過身去,懶洋洋地窩在車座上,“提起這個事兒,我還生氣呢,我倒是想清淨清淨,你倒是好!弄一個小丫頭片子過來,纏死人了!”

“你少在這兒說嘴!”

白勝簪一臉嫌棄,“這會兒這麼說了,早乾嘛來著?一宿一宿不睡覺時候咋不說呢?”

“話不能這麼說吧,那我倒是想睡,問題是……”

“問題是什麼?”

“算了,不說了。”

王小六兒做怏怏不服狀,側過身去,嘀咕嘀咕的,挺好玩兒。

白勝簪在一邊兒卻忍不住翻了一下大眼睛,然後繼續說道,“真應該把你閹了,斷了你的煩惱根,肯定比現在厲害多了。”

“你滾一邊兒去,你這說的是人話麼?”

“咋的?”

白勝簪還挺厲害,“收拾不了你了?”

“誒,你咋就那麼堅信你是我對手呢?”

王小六兒一下坐直了身子,“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真想跟我試吧試吧?”

“嗤。”

白勝簪笑了,悠悠地看了王小六兒一眼,“打哭你,信不信?”

“嗬,把你厲害的!”

王小六兒看向窗外,“你也就仗著你是長風樓的人,我還欠你人情,不好動手你知道吧?要不是差著這事兒在裡頭呢,就你,哼!”

王小六兒又冷哼一聲,然後撇著嘴,各種不屑地繼續說道,“就你這樣的,還敢這麼跟我說話?孩子都生倆了我跟你說!”

“彆美!”

白勝簪看他說的真事兒似的,也忍不住笑罵一聲,“你還說呢,要不是留著你有用,就你這無恥小賊,我一天能打你二十遍!”

“吹吧。”

王小六兒瞅了白勝簪一眼,然後眼睛一翻,“你看那柳嫿,那沈韻,哪個不跟你似的,暴脾氣?你看最後,哪個敢跟我這兒瞪眼睛?你看誰敢跟我動手來著?”

白勝簪手握方向盤,看了他一眼,“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有本事你彆落在我手裡,要是落在我手裡,非得管管你這臭脾氣!”

“哼!”

白勝簪一聽這話,直接笑了,她撇著小嘴兒看向王小六兒,“說的跟真事兒似的,就你個小玩意兒,想的挺美!你以為,姐姐我跟沈韻她們一樣兒的?想什麼呢!”

白勝簪說完,頓了頓,又繼續說道,“彆以為自己生了一張小白臉兒,天底下的女人見了你,都走不動步了!跟你說實話,姐姐我,還真不好這口兒。”

“是,你跟彆人能一樣麼,你多厲害,高高在上,一代女帝。”

王小六兒說完了,又一歪頭,帶著點兒賤兮兮的表情,繼續說道,“我這樣的,你肯定看不上,像您這樣的女人,豈是我等凡夫俗子能夠染指的?也就那種一百多歲的老頭子才能配得上你,人家把你族人都給殺了,你還得替人虛名,陪人玩兒,嘖嘖嘖嘖嘖!”

“彆嗶嗶!”

白勝簪一瞪眼,氣得夠嗆,“再嗶嗶打死你!”

白勝簪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凶巴巴的,厲害極了。

說話間,她把車子開到了一個林中小路的附近,因為前麵的路已經開車進不去了,所以隻能開門下車。

王小六兒跟著下車,跟白勝簪一起往裡麵走,隻見前麵林子裡,十分陰森恐怖,不由得背脊發涼,忍不住搓了搓胳膊,看著四週一臉茫然,“誒,這什麼地方啊?咱們來這裡要乾嘛?”

白勝簪走在前麵,回頭白了王小六兒一眼,“來跟你約會!還乾嘛!”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