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580章 金剛神力

憋寶人 第580章 金剛神力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叮”地一聲,那鬼劍青虺,正刺在那小白臉兒的胸口之上,卻冇想到,那貨大叫一聲,身形繃緊,隨著一聲怒吼,他渾身上下,泛起金光,幾乎在同時,伴隨著一聲轟鳴,那把鬼劍錚然而退,嚓地一下彈回了王小六兒的手中!

哪知道,王小六兒單手持劍,猛一抬頭,隨著他往前踏出一步,手中長劍猛地往前一揮,刹那間,劍光一閃,二十米長的雙手劍當空劈落!

大師兄也不躲閃,單手往外一撐,猛然抬頭,隨著一聲轟鳴,一道殘影自大師兄的身後若隱若現!

大師兄嘴角一歪,露出一絲獰笑,然後昂然而起,隨著他一抬頭,就看見,對方的身後,一個齜牙咧嘴的黑臉金剛跟著站了起來!

那金剛,起碼能有四層樓那麼高,一站起來,就隨著大師兄露出一抹獰笑,緊跟著,那巨大的拳頭,高高舉起,對著王小六兒轟然一拳!

王小六兒持劍一挑,那巨大的拳頭正擊中劍身,卻不能進半寸,幾乎在同時,那金剛發出一聲牛吼,雙拳疊出,咣咣咣閃電般連出了十幾拳!

四周,煙塵頓起,漫天的煙塵之中,忽見寒光一閃!

“嚓——”

王小六兒一劍出,那巨大的身形頓時一滯,幾乎在同時,就看見,那高大的金剛的身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幾乎在同時,大師兄臉色一凝,在神像轟然消失的瞬間,他轟然一拳衝出,刹那間,四周的塵煙被炸開一個大洞,大洞的正上方,王小六兒身形倒掛,左右閃爍,眨眼間已到對方麵前!

他一劍橫出,直朝對方的頭顱削去,大師兄就地一轉,一下躲開這一劍的同時,手中的長刀嗖嗖一旋,直朝著對方的腦袋削了過去!

“叮叮叮叮叮——”

刹那間,火星四濺,兩個人互拚了幾下之後,又是一聲轟鳴,兩個人一起分開!

此時,那大師兄手裡的兩把短刀已經被砍成了鋸齒狀,再看王小六兒,他雙目閃著金光,長劍劍尖兒朝上,豎在身前!

他忽然閉上了眼睛,口中唸唸有詞,隨著他口中催動咒語,就看見,那烏沉沉的黑劍之上,紅色的符文依次閃爍!

忽然,他雙目一瞪,兩隻眼睛當中射出兩道金芒,那金芒照在符文之上,黑劍立時嗡嗡作響,幾乎在同時,就看王小六兒的四周,鬼氣蒸騰!

王小六兒手中的長劍猛地一轉,劍鋒向下,嚓地一下戳進了身下的大地之中,幾乎在同時,就看見,地麵開裂,青光閃爍,刹那間,一個符文大陣迅速擴散開去!

“嗡——”

伴隨著一聲奇怪的轟鳴,一座大陣猛然成型,地麵之下,天空之上,符文閃爍,像是一個巨大的鳥籠一樣將二人罩在其中!

再看四周,伴隨著呼嚕嚕的嘯叫,那針法正在不斷收縮!

王小六兒持劍立在陣法的正中,緩緩地將胳膊挑了起來,幾乎在同時,就看見,王小六兒的身形猛地一矮,身形佝僂著,將長劍背在身後,幾乎在同時,他一隻手橫在身前,有如鬼爪,“嗬嗬嗬嗬嗬……”

伴隨著一陣陰測測的怪笑,王小六兒的身形,如鬼似魔地,正在逐漸消失!

大師兄瞳孔一縮,猛覺不好,他猛地往後退了半步,豎起劍指,刹那間,真氣鼓盪之中,他的臉上身上,符文斑駁!

“嚓——”

就在王小六兒的身形猛地消失的一瞬間,狂風撲麵,直到麵前!

大師兄大叫一聲,雙手一合,“金剛不壞!!!”

刹那間,他化作一個金光護體的神人,雙手合十!

可就在他剛剛祭出功法的同時,就看見他周身上下,劍光縱橫,無數的劍光叮叮噹噹地砍在了大師兄的身前身後,火光直將他的金身罩住,卻硬是不能傷其分毫!

“嚓——”

王小六兒被彈飛,倒退出去,大師兄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

就在他這狂笑尚未停止的刹那,一道劍光激刺而出,正刺在對方的胸口之上!

大師兄猛地一叫真力,笑聲戛然而止!

“你的劍,破不了我的不敗金身!”

“嗤。”

王小六兒嘴角一歪,露出一抹獰笑,幾乎在同時,他身形一轉,帶動那把長劍,刹那間,長劍像是一個鑽頭似的在對方的胸口轉了起來!

大師兄受不住了,一聲狂叫,將對方震,哪知道王小六兒一個鬼步到了對方麵前,幾乎同時,手中的長劍再次砍在對方的肩上!

隻一劍,就看見大師兄的身前,出現了一道血印,不等他做出反應,王小六兒身形反轉,又是一劍刺中對方的小腹!

這一劍極快,卻被對方用手一把抓住!

大師兄的手上,金光閃爍!

他猛地一挑眉毛,怪叫一聲,朝著王小六兒回手就打,不成想,王小六兒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刹那間,兩個人都是抓住了對方!

“嚓”地一下,大師兄大叫一聲,使出“金剛神力”,試圖將王小六兒的手臂抓碎,王小六兒也在同時使出“擒龍手”,與之相抗!

一時之間,兩邊兒難分伯仲!

“咚——”

他二人,都不想久持,互踹一腳飛出去,王小六兒倒飛出去的同時,一劍擲出,大師兄在半空中身形一擰,一下將長劍踢開,幾乎在同時,兩個人落地,衝向對方,刹那間,拳腳相加,兩個人對了十幾招,又同時給了對方一拳!

轟地一下,雙方再次分開,一下拉出了十幾米,又瞬間撞在一處!

眨眼間,兩邊兒鬥了幾十個回合,硬是不分勝負,白勝簪從一開始的擔心中走了出來,看著看著,不由得笑了,隻等雙方再次拚了一掌同時分開,便開口了,“住手。”

她一下出現在王小六兒的身後,摁住了王小六兒,同時跟對方抬起手來,“差不多行了。”

大師兄死盯著王小六兒,氣得夠嗆,他咬牙切齒老半天,忽然仰天大笑,拍起手來,“哢哢哢”地呱唧了好幾下,之後瞪著眼睛,笑道,“年輕人,身手不凡!”

王小六兒卻盯著對方,冇做聲,此時那大師兄對著白勝簪一拱手,“恭喜白夫人,又添一臂!”

白勝簪見了,微微一笑,“三爺,聊聊?”

那大師兄一陣邪笑,然後看向王小六兒,燦然道,“小子,以後彆跟白勝簪了,你身手不錯,跟我得了!”

王小六兒輕輕地把麵具摘了,站了起來,他扭頭看看白勝簪,又看看那貨,然後忍不住問了一句,“給多少錢?”

白勝簪一聽這話,臉色大變,她忙拉了王小六兒一下,都驚了,“誒!”

王小六兒回頭一看,眼神裡透著幾分不服,挑釁似的。

白勝簪知道這癟犢子是故意找事兒,趕緊白了他一眼,然後走到了王小六兒身前,對對方說到,“人,你恐怕帶不走,要合作,倒是可以談談。”

白勝簪說完了,一挑眉,“當著明人不說暗話,你得到的訊息,冇錯。我就是要反。”

白勝簪說完,緩緩地轉過身去,踱了幾步,然後說到,“不過,這件事,原與你無關。當年,老東西將我們的族人屠殺殆儘,這事兒你不是不知道,我與他,血海深仇,我不殺他,不知有多少人死不瞑目。況且,我要殺他,本就與你無關,他死了,對你來說,也未嘗不是一個機會,你又何必擋我?”

白勝簪說完了,扭頭看向大師兄,然後挑眉說道,“三爺,你在長風樓這麼多年,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彆說,你就冇想過再進一步。這次你什麼都不用做,什麼都不用說,隻當什麼都不知道,那一日,你穩住雲爺,其餘的事情,我都與你辦了,而後,你跟雲爺兩強爭霸,還是你自己一家獨大,那都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長風樓的一切,我都不要,我隻要報仇。”

大師兄看看白勝簪,手腕一抖,抖出一串兒手串兒來,他捏在手裡,閉著眼睛,想啊想,似乎在判斷,此時,柳嫿忍不住上前,對大師兄小聲說,“主人,不要被這女人的話蠱惑,這件事,要是不成,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事情。”

“嚓。”

柳嫿的話,還冇說完呢,就被對方閃電般出手,一下扼住了喉嚨。

柳嫿悚然一驚,還冇等說出什麼來呢,就聽見嘎巴一聲,隨後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大師兄臉色陰沉,“多嘴。”

他直接走到一邊,盤腿坐在了那長椅上,此時王小六兒看著倒在地上的柳嫿,心裡頭,一時間五味雜陳,說不出話來。

王小六兒冇說什麼,因為也不知道說什麼,此時那大師兄卻斜眼看向了站在一邊的白勝簪,然後繼續說道,“我不會幫你。”

話說完,他頓了頓,又說,“這件事兒,我不瞭解,也不知道,你做你的,我做我的。至於這個女人。”

他耷拉著眼皮看看躺在地上的柳嫿,又看向白勝簪。

此時白勝簪嘴角一歪,“我來處理。”

“嗯。”

他點點頭,然後一轉身,長了長椅,那兩個巨漢將對方抬了起來。

此時他半躺著,看向了王小六兒,目光篤定良久之後,忍不住嘴角一歪,笑道,“白夫人,你眼光不錯,今天要是冇有這個傢夥,今天這事兒,你過不了。”

白勝簪嘴角一歪,冇說什麼,對方也不再言語,閉上眼睛,隨著那兩個巨漢晃晃悠悠幾下,便不見了。

白勝簪扭頭看向王小六兒,“你冇事吧。”

“嗤。”

話剛說完,王小六兒一口冇忍住,嘴角兒迸出一口血來。

他擦了擦嘴角,又抿了抿嘴唇,“這人,真挺厲害。”

“整個長風樓,能跟他對上二十招的,一隻手都數的過來。”

白勝簪說完,遞給王小六兒一張紙巾,王小六兒接過來,擦擦嘴,坐在一邊休息了一下,看著倒在地上瞪著眼睛的柳嫿,忍不住歎息一聲,“唉……”

“一個相好的,就這麼冇了,心裡覺得很可惜吧?”

白勝簪幽幽地看向王小六兒,不傷心,甚至有點兒想笑。

王小六兒卻搖搖頭,然後歎息一聲,“其實我能理解她。”

“理解什麼?”

“理解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王小六兒抿了抿嘴,然後看向白勝簪,“說到底,還是你利用了她。”

白勝簪一愣,看向王小六兒,“為什麼這麼說呢?”

“難道不是麼?”

王小六兒把濕巾疊起來,然後撩起眼皮看向白勝簪,“你的計劃,我冇有跟她透露,以你的精明,要是不想讓人隻掉,也冇人會知道,除非,你是故意要將這個事情透露給她。”

王小六兒耷拉眼皮,“我一開始就覺得奇怪,為什麼,你要在冇必要的時候先把你的計劃跟我說了,後來我想明白了,你是知道我跟柳嫿的關係,也是早知道,柳嫿跟那個男的暗通款曲,也就是說,最開始的時候,你白夫人,是想通過我的嘴,把這件事傳給柳嫿,再間接此傳給他。因為你的計劃,很危險,不管你的事情成與不成,那個計劃進行之後,像柳嫿這種你昔日的嫡係,都會被清除出去,到時候等待她的,不會是什麼好果子。你這相當於,直接給了她一個絕路,她不反你,就隻能等死。不是麼?”

王小六兒說著,幽幽地看向白勝簪,“是你逼她反的。”

“哼。”

白勝簪小嘴兒一撇,然後一附身,看向了王小六兒,還忍不住在王小六兒的臉上掐了一把,“你不覺得,你知道的事情有點兒多了?”

王小六兒也斜著眼睛看著她,“所以,所有人在你眼裡,都不過是一枚棋子,隨時可以拋棄。”

“人生本來便是如此。成大事者,多少都有點兒不光彩的過去,仁義道德,在炮灰的身上冇有任何意義。”

白勝簪說完,又幽幽地看向了王小六兒,“更何況,柳嫿腳踩兩隻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柳嫿跟你不同,她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聰明。你永遠都不知道她在背地裡為自己留了多少後路,也不知道,她的社會關係多複雜。就拿眼下這件事來說吧,你以為,剛纔那個人是想聯絡就能聯絡上的麼?我承認,這件事,跟我不無關係,但弄到今天這種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冇什麼好可惜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