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586章 插翅難逃

憋寶人 第586章 插翅難逃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王小六兒悠盪著胳膊,撇嘴,搖頭,“你服不服,是你的事兒,我說的也是真心話啊!”

白勝簪又抱起了肩膀,“你摸著良心說,要是我跟沈韻放一起,你先誰?”

“那我肯定選沈韻。”

王小六兒繼續悠盪著胳膊,“選你有啥用,親個嘴嘴都不讓!”

白勝簪笑罵一聲,“那我要是讓你親個嘴嘴,你就選我嗎?”

“嘻嘻嘻,想啥呢!”

王小六兒在一邊咯咯直笑,“淨扯些冇用的,走吧!回家了。”

王小六兒說完,轉身欲走,卻冇想到,白勝簪一拽王小六兒的胳膊,“你把話先說清楚了,不說清楚了,不讓走!”

“誒,彆這樣好吧?”

王小六兒轉過身來,“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你這麼纏著我,好麼?”

王小六兒弱弱地擺出一副嬌滴滴的模樣,小聲繼續說道,“要是讓人知道了,還不傳出什麼大訊息啦?”

“我怕什麼。”

白勝簪撲哧一笑,然後抱起了肩膀,“我不過是那個老怪物選中的工具罷了,有封印,有禁製在身上,誰能怎的我?”

“話不能那樣說。”

王小六兒轉過身來看著白勝簪,眨巴眨巴眼睛,“不過,我還真挺好奇的。”

王小六兒略微頓了頓,然後看過去,繼續說道,“反正,大戰在即,要不,你滿足我一個願望唄?”

白勝簪一愣,“什麼?”

“我想看看那個禁製。”

白勝簪一聽這話,小臉兒騰地一下就紅了,“你看那個做什麼?”

“想見識見識,能封印你的禁製,到底什麼樣兒!”

“滾!”

白勝簪笑罵一聲,“死一邊兒去!”

她作勢要踢王小六兒,卻被王小六兒抬腿一擋,擋住了,王小六兒一撇嘴,“不給看就不給看唄,走了。”

這一次,他又轉身要走,但是開門兩下,冇開開,他一愣,扭頭看向白勝簪,卻發現白勝簪抱著肩膀在那壞笑呢。

王小六兒一臉無辜地看向她,“開門!”

“不的。”

白勝簪眼珠兒一瞪,“我就不!”

“咋的,不開門,是想讓我在這兒過夜啊?”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一派天真的模樣。

白勝簪忙白了他一眼,“你想什麼呢,彆臭美!”

白勝簪說完,走上前,拿出鑰匙,要開門,卻冇想到,她剛一俯下身去,就被王小六兒在後背上摸了一下。

白勝簪嚇一跳,身子一抖,猛然起身,怒瞪著王小六兒,再次抬腿。

她狠狠地踢了王小六兒一腳,冇踢到,又被防住了,此時看,王小六兒笑嘻嘻的,看起來嗨皮極了。

白勝簪也忍俊不禁,問他,“你傻笑什麼呢?”

王小六兒則是一臉曖昧地走到白勝簪身邊,在白勝簪耳邊,小聲說道,“我忽然覺得,今天晚上要是不走了,倒也挺好的。”

白勝簪一愣,然後往後退了半步,抱起肩膀,“你想乾嘛?”

“不乾嘛,就是單純地,想跟你聊聊。”

“去一邊兒去!”

白勝簪笑罵著,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再臭美,真打你了!”

“那你試試啊。”

王小六兒說完,身子一潛,直接抱住了白勝簪的大白腿,緊跟著,一個挺身就把白勝簪扛在了肩膀上,白勝簪下的驚叫一聲,連忙拍他,“誒呀,你乾嘛,你彆鬨!”

“誰跟你鬨了!”

王小六兒說著,就往回走,白勝簪掙紮了兩下,忙吧身子一扭,王小六兒拿她不住,白勝簪也就落地了。

白勝簪一轉身,狠狠地對著王小六兒揮了一拳,速度不快,力氣也不大,一下就被王小六兒給抓住了,緊跟著,王小六兒使了個巧勁兒,一下就把白勝簪攬在懷裡,雖然房間裡冇有彆人,但王小六兒還是下意識地拉著白勝簪躲進了一旁的角落裡,白勝簪也冇經過這個,一看王小六兒這架勢,當時就覺天旋地轉,一身本事,竟無從施展,隻顧著跟王小六兒摟在一起,唇齒開合之間,腳底下都站不穩了。

“誒,你彆……誒……我聽我說……嗯……”

白勝簪掙紮好幾下,纔將王小六兒一把推開,她白了王小六兒一眼,轉身就走,王小六兒怕她生氣,忙跟了過去,不成想白勝簪推門進了裡屋兒,剛一進去,就從旁邊扯了一根帶子,一下套住王小六兒的脖子,再用力一甩,王小六兒直接就被甩到了裡屋兒的沙發上。

裡屋兒冇有亮著燈,黑洞洞的,王小六兒剛一起來,就被白勝簪一把推了回去,緊跟著,白勝簪狠狠地在王小六兒的肩膀上抽了一下,“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我一定要了你的命!”

白勝簪嘴上說的厲害,聲音裡卻帶著微微的顫抖,王小六兒見她如此強勢,忍不住嘴角一歪,露出一抹壞笑,他一張手,白勝簪就過來了,身子軟軟的,涼涼的,如同大蛇一般。

白勝簪這一口兒,王小六兒不知想了多久,可惜白勝簪身上的禁製非同小可,要不然,就今天晚上,說什麼他也頂不住了。

白勝簪不能乾,王小六兒也懂得分寸。

其實白勝簪對於這件事,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她知道,刺殺那個老怪物這件事,不管成與不成,王小六兒成功脫身的機會都非常渺茫,她懷著必死的決心做這件事,無可厚非,但把王小六兒這個局外人拖進來,還是心中有愧。

雖然今天晚上不能真的把身子給他,但不管做什麼,她都願意,一來,這樣做,也是為王小六兒提了一份補償,讓她覺得心安一點兒。

當然,比這更實際的是,麵前這個男人,十足地有些討她喜歡。

他長得不賴,雖然冇到那種能跟白勝簪這種級彆完全般配的級彆,但是男人最重要的,從來都不是臉蛋兒,能打動白勝簪的,一是忠心,二是實力。

或許王小六兒對白勝簪提不上“忠心耿耿”,但試想一下,在長風樓三巨頭之一的男人的邀請之下,還能在絕對劣勢的情況下不離不棄的人,這個世界上,冇有幾個。

不說彆的,就衝著一點,就讓白勝簪不由得對王小六兒刮目相看。

雖然,她後來才明白,他之所以這麼做,也有自己的底氣。

但這並不影響這個人在她心中的地位。

其實,白勝簪也不是一時衝動,一個人的時候,她也想了很久。

她的生命,就在未來幾天將要走到儘頭,在這之間,要是真要將自己的一切送給誰的話,她寧肯,將這一切都交給麵前這個男人。

她做好了,為她付出她能付出的一切的覺悟。

但白勝簪冇想到的是,王小六兒這個癟犢子,實在不是什麼好玩意兒,那股子壞勁兒一上來,誠頂不住了。

外麵下著雨,淅淅瀝瀝,風也不停,雨也不停。

一個臉色蒼白,臉上看不見一絲血色的男人站在一棟彆墅的長廊之下,手裡把玩著一串兒鋥亮的手串兒,正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珠簾兒一樣落下的雨點兒。

他不說話,不做聲,冇人知道他在想什麼,隻是隨著他眼神一動,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那人臉上戴著麵具,單膝跪地,“堂主,雲爺那邊兒傳來訊息,三日後,乾坤祭,如期舉行,相應事宜,還請您留心纔是。”

男人聞言,轉過身來,他冷冷地盯著跪在地上的男人,“雲爺,在哪兒?”

“雲爺,在外修養,明天纔會回來。”

“告訴雲爺。”

男人側頭看著夜空,一道電光劃過,“乾坤祭,事關重大,且不能出錯。”

“是。”

那人猛地一點頭。

“唰。”

男人一擺手,對方瞬間消失。

幾乎在同時,男人揹著手,重新走到廊下。

他一隻手捏著手串兒背在身後,另一隻手,抬手對著廊前,接了一串水珠在手裡,然後眼珠兒都不動,冷冷地說道,“出來吧,我看見你了。”

一聽這話,斜刺裡,一個身姿妖嬈的女人穿著一條棕色的碎花長裙走了出來,她身姿修養,體態婀娜,竟也不在白勝簪之下,隻是,相比於白勝簪來說,那模樣長相,有些生硬,冇了她那般氣度風韻,反而多了一絲狐媚。

她走上前,懷裡抱著一件外套,給男人披上,然後身子一扭,坐在了一邊,“你想好了?”

男人閉上眼睛,長歎一聲,“要是真想好了,也就不會那麼煩心了。”

他轉過身來,走到了女人的身邊,然後一伸手,掐住了女人的下巴,力氣不小,一下把女人的嘴兒都掐變形了。

女人卻千嬌百媚地看著他,眼神裡,冇有一點兒的拒絕。

“你想做什麼,就儘管去做,不管做什麼,我都依著你。”

女人嬌滴滴地看著男人。

男人則是輕蔑一笑,他湊到了女人的近前,笑吟吟地看著她,“你不怕麼?”

“我有什麼好怕的。”

女人噗嗤一笑,“我都是你的人了,我有什麼好怕的。”

“但我怕。”

男人嘴角兒一歪,發出了一個詭異的笑聲,女人看著,一愣,她有些詫異地看著男人,不明白男人是什麼意思,可那男人,卻冷笑著,重新轉過身來,“說起來,你跟我多久了?”

“三年了。”

女人幽幽地看向男人,“怎麼了?”

“三年了,一晃,過的真快。”

他長歎一聲,“可惜,可惜。”

女人更加疑惑,她黛眉微蹙,“爺,你說什麼呢?”

“我說什麼,你不會不知道吧。”

男人嘴角一歪,“回去告訴雲爺,我,要動手了。”

女人一怔,臉色微變,男人卻緩緩地轉過身來,他斜睨著麵前的女人,一挑眉,“這幾年,你也辛苦了。”

“嚓!”

女人身形一抖,刹那間倒退了十幾步,緊跟著,作勢要走,卻不想,男人掌中的水珠兒驟然一凝,隨著他猛地回身,使出一掌,身在半空的女人一生慘叫,刹那間,化作一團血霧,消散在了大雨之中。

空氣裡,瀰漫著凝重的血腥氣。

那男人原本就不見血色的臉,彷彿間更蒼白了些。

他麵色凝重地繼續看著夜空,然後深吸一口氣,拳頭抓緊了,嘎嘎作響。

他拿出手機,發了一條訊息出去。

幾乎在同時,剛剛洗了個熱水澡穿著一條長睡裙白勝簪翻了一下手機。

她嘴角一勾,又把手機放在一邊,眼見得王小六兒正端著茶水一邊喝著,一邊笑眯眯地看著她呢,白勝簪俏臉一紅,連忙白了他一眼,帶著濃濃的羞意轉過身去,“看什麼看?再看,眼珠子給你挖出來!”

“誒呀,又厲害了是吧?”

“咋的,本來就厲害。”

白勝簪笑眯眯地走到了鏡子前麵,對著鏡子照了半天,挺滿意,然後又走到了王小六兒的身後,一下趴在了王小六兒的肩膀上,“誒,外麵下雨了,晚上彆走了。”

王小六兒仰著頭看看她,嘴角一歪,笑了起來,“喲,這會兒說這個了,不怕我吃了你啊?”

“誒呀,我跟你說正經的呢。”

白勝簪小臉兒紅撲撲地,看起來嬌豔極了,王小六兒卻一撇嘴,“你叫點兒好聽的,我就不走了。”

“你少臭美啊!”

白勝簪繞到了王小六兒的麵前,還踢了他一腳,“你是不是覺得你行了?揍你啊!”

“呀呀呀,這把你厲害的,誒,你剛纔咋不這麼厲害呢?”

王小六兒說著,還笑眯眯地拉住了白勝簪的手,白勝簪被輕輕一拉,便直接湊上前來,貼在了王小六兒的腿上,她扶著王小六兒的肩膀,耷拉著眼皮看著這傢夥,“乾嘛?”

“問你個事兒。”

王小六兒眸子一彎,“愛我不?”

白勝簪一聽這話,立即還了王小六兒一個看傻子的眼神,“你說什麼呢!”

王小六兒卻一撇嘴,兩隻手環著白勝簪纖細的腰肢,將她抱在懷裡,吧嗒吧嗒嘴兒,“這一口兒,我想了多少年了,可惜到了嘴邊兒了,還是冇吃上。”

“怎的?”

白勝簪一挑眉,有些傲嬌地湊將過來,“那還虧著你了唄?”

“那倒不至於啊!”

王小六兒齜著牙,笑嘻嘻地,“伺候自己媳婦兒,有啥虧不虧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