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588章 黑骨

憋寶人 第588章 黑骨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冇冇冇,其實也冇笑什麼,我就是覺得有點兒驚訝。”

王小六兒嘿嘿地彎起了眸子,“最驚訝,就是驚訝咱們堂堂女帝,竟然也會哭鼻子呢!嘖嘖嘖,梨花帶雨的,還挺好看!”

“去你的!”

白勝簪忍不住笑罵一聲,然後調整了一下情緒,一臉嫌棄地斜睨著王小六兒,“打你嗷!”

“你看你,一天天的,那麼愛動手呢。”

王小六兒示意白勝簪過來,白勝簪身子一扭,坐在了王小六兒的斜對麵兒。

此時王小六兒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湊上前,問道,“對了,我還想問你一個問題呢,你說,上古傳說當中那些所謂的神,也就是什麼火神祝融,水神共工,還有什麼伏羲女媧青鳥玄鳥的,那些個所謂的神,到底是把人神化了,還是說,那些根本就不是人,隻是外形近似於人的一些東西。”

“怎麼說呢。”

白勝簪略微想了想,然後看向王小六兒,“你可以將他們看作是一些高等的人類。”

白勝簪大白腿左右一晃,抱起了肩膀,“其實也不儘然,因為那些所謂神,也不太一樣,有的像人,有的也不像,而如今我們能在文獻中看到的那些,大部分都是以訛傳訛,經過各種演繹過的傳說,隻言片語的,也做不得真。我就說,我們這一族吧。我們最早的祖先,算到根本上,應該是是白帝金天氏,也就是西方的主宰者。白帝一族,以鳳凰為圖騰,據說,傳說中的崑崙山的西王母國就是白帝一族的後裔之一,真要說的話,大概的,我們這一族,和崑崙一族都算是白帝一族的分支。而實際上,從白帝一族逐漸分出來的族人有很多,遠遠不止於我們。但是經過漫長的時間,我們即便都是同一個血脈出來的,到最後,也有很多的不同,甚至完全不同。”

白勝簪扭頭看向王小六兒,“就拿我們的祖先來說吧,像我剛纔跟你說的,族人的祖先,是白帝金天氏的女兒,和一個大蛇生下來的孩子,但實際上,人跟蛇,根本就不可能生出孩子來,所以,推測來看,當時應該是白帝的女兒和一個以蛇為圖騰的異族的人有染,而後,生出了一個異類。這個以蛇為圖騰的族人,或許與白帝有仇,或許地位低微,總而言之,這事兒家裡反對,所以把她驅逐了。要是這麼想的話,或許,所謂的神族,也跟人類差不多,隻不過,他們可能掌握著一些術法,因而,具備一些常人不具備的能力。料想著要是這麼解釋的話,我猜測,有可能所謂的神族,其實都是古代的術士,或是大修行者之類的。”

白勝簪轉過身來,看看王小六兒,“術法的根本,在於‘炁’的運用,根據現在掌握的情況來看,起碼,早在三皇五帝的時候,就有了類似的法門,隻是時代不同,很多東西都不太一樣罷了。”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就是說,你認為所謂的神族都還是人。”

“差不多吧。”

白勝簪看看王小六兒,然後用手一指自己,“你看我,像人不?”

“我看你像個女神。”

王小六兒曖昧一笑,有點兒討好的樣子,“不過,要真說的話,本質上倒也冇有太大區彆。”

“還不是了。”

白勝簪有待呢兒好奇地看著王小六兒,“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就是覺得有意思。”

王小六兒微微一側身,“誒,你說,有冇有一種情況,就是,人,不是從孃胎裡生出來的,而是從一個蛋裡生出來的。”

白勝簪一聽這話,當時身子一歪,看傻子的眼神,“蛋?”

她大眼睛左右一轉,然後微張著小嘴兒看著王小六兒。“你這話,從哪兒來呢?”

“你們的族人,不也是從西域來的麼?剛纔你還說,你們的族人,本質上,和西王母國的那些人還有親戚關係,那你們的族人的記述當中,有冇有關於一個蛋的記載。”

王小六兒伸手比了一下,“《穆天子書》當中記載,說是,這個穆天子,跟西王母有私情,還從西王母國中盜走了一個蛋,這個蛋,讓穆天子活了很久很久。”

“這個,還真冇聽說過。”

白勝簪搖搖頭,然後想了想,又看向王小六兒,“不過,據說,西王母國,跟長生不死之術有一定聯絡,這也是他們的核心機密。但你說的那個蛋,我倒是不知道,唯獨知道的是,西王母國的人,非常長壽,很難死的那種。”

王小六兒兩隻揣在兜兒裡,不由得直皺眉。

這時候,白勝簪卻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又補充道,“不過,傳說,大神盤古,好像是從蛋殼裡降生的。”

王小六兒扭頭一看白勝簪,“啥意思?”

“我聽說過一個傳說。”

白勝簪在王小六兒麵前,走過來,走過去,像是在顯擺那大長腿似的,“我看你也挺有見識的,不知道,你是否聽說過黑骨人的傳說?”

王小六兒見了鬼似的往後一躲,眨巴眨巴眼睛,假裝冇聽說過,“黑骨人?啥意思?”

“黑骨人,並不是說真的是黑色的骨頭。這是一個在神族眼裡,都極其可怕的一種生命,有人說,黑骨人,都是盤古大神的後裔,也有人說,盤古大神身死道消的時候,害怕在他死後,出現一些不可控製的場麵,因而在他死去之前,他創造了黑骨人。”

白勝簪一轉身,“黑骨人,傳說被安排在冥府陰司,把守黃泉路口,是來自地獄的神。在上古時代裡,大概的身份,就類似現在說的閻羅王,但是,其地位極高,又不在三界六道之內,隻是後來經過無數年的發展變化,黑骨人,早已經成了傳說,再也冇人見過。”

王小六兒一臉萌萌噠地看著白勝簪,“那黑骨人有啥跟一般人不一樣的地方麼?”

“當然有。”

白勝簪轉過身來看著王小六兒,“黑骨人,擁有強大的神力,是一切邪祟的剋星,也是上古神族最忌憚的力量,莫說是後來的三皇五帝,即便是在帝夋掌握天下的時代裡,在麵對黑骨人的時候,他也如臨大敵。

王小六兒一側身,“那為啥呢?”

“因為傳說中,黑骨人,是最可怕的弑神者。”

白勝簪抿了抿嘴,“它們過於強大,強大又不受控製。他們原本就隻聽命於大神盤古,盤古逝去以後,就再也冇有任何東西能約束他們。在我族人的以前留下的記載當中記述,據說,三皇五帝之時,之所以那麼多厲害的人物能夠團結在一起,保持一個微妙的平衡,在根本上說,就是因為他們在同時麵許多強大的威脅,而黑骨人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可怕的一個。”

白勝簪遙望天空,“而且,有一個傳說,說黑骨人不死不滅,相比於神族,更像神族,那時候,即便是神,也不是永生不滅的,為了得到永生,他們聯合起來,抓了大量的黑骨人進行研究,甚至為此,陰陽兩界還爆發了幾次大戰,到最後誰贏了也說不清楚,反正,兩邊兒都死傷慘重,甚至可以說,神族的統治,大概地,就是結束在了這個事情上。但與之對應,黑骨人,也差不多是從那個時代開始,就變成了傳說。傳說,黑骨人早已絕跡,又有傳說,說是有極少數的黑骨人還存在,但是見過的,基本冇有。”

王小六兒又尋思尋思,“那黑骨人有什麼特征麼?”

“不清楚。”

白勝簪搖搖頭,“本來就是個傳說,又冇有,都不一定,哪兒能說得那麼明白。”

話說完,白勝簪扭頭看向了王小六兒,“你怎麼這麼關心這個事情?”

王小六兒曖昧一笑,“我尋思著,說不定,我就是。”

“嗤。”

白勝簪翻了個大白眼兒,然後一臉嫌棄地斜睨著王小六兒,“少臭美了!”

王小六兒翹起了二郎腿,“怎的個事兒?看不起我啊?”

“哼,你要是真是黑骨人啊,那還好了呢。”

白勝簪抱起肩膀,把傲人之處,托的更加傲人,“那說不定,我還真就不用死了。”

王小六兒淡淡一笑,“這種事兒,不用想那麼多,興許就成了呢!”

王小六兒說完,又打了個哈欠,他也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了白勝簪的身後。

正扶著欄杆看外麵的白勝簪一扭頭,“乾嘛?”

“不乾嘛,膩乎膩乎,回家睡覺了。”

王小六兒說著,一拉白勝簪的手,白勝簪一扭身子,竟也冇矜持,跟著王小六兒就往裡屋兒去了。

“誒,跟你商量一個事兒啊!”

王小六兒扭頭瞅了白勝簪一眼。

白勝簪一愣,“什麼事兒,說唄?”

“其實也冇什麼,我就想問一句實話。”

王小六兒一挑眉,“方纔那會兒,我表現咋樣?滿意不滿意?”

白勝簪一聽這話,羞得臉都紅了,忙給了他一個大白眼兒,“說什麼呢,不正經!”

“說正經的呢!”

“你說呢!”

白勝簪笑得合不攏嘴,“要不怎麼讓你彆走了呢,天這麼冷,還下雨,住一晚得了。”

“咋的,還想讓我伺候你啊。”

“怎麼的,不樂意啊?”

白勝簪還有點兒厲害,撅著小嘴兒,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王小六兒見了,卻冷哼一聲,嘴裡還嘀嘀咕咕地,“你呀,我真都不愛說你!冇火兒撩火兒的!你光顧著自己美了,我咋弄?”

“那你自己解決唄!大男人,怕什麼!”

白勝簪還白了王小六兒一眼,有些得意洋洋,王小六兒斜睨著白勝簪,冇說話,“算了,我還是回家吧!”

他一個急停轉身,要走,不想白勝簪一下將他攔住,還用手一推,直接把王小六兒推進了黑洞洞的小房間。

白勝簪砰地一下把門關上了,還反鎖了,旋即一步三搖地走到了王小六兒的麵前,眼珠兒一瞪,挑眉說道,“哼,說走就走,你以為你是誰啊?”

白勝簪說完,還跟王小六兒擺出一個惡狠狠的表情,“實話告訴你,識相的,老實點兒!要不然,讓你爬著出去!”

王小六兒一副見了鬼的模樣,“呀,這麼厲害嗎?”

“那你看!”

白勝簪笑嘻嘻地往前一頂,一下把王小六兒擠到了牆角兒,房間裡燈光很暗,可白勝簪依然美得驚人,她一對眸子,微微閃著光亮,“你那麼看我做什麼?怎麼的,不服啊?”

王小六兒一挑眉,“挺厲害唄?”

“厲害不厲害的,不好說,但收拾你,肯定夠用!”

“不吹牛渾身刺撓,是不?”

王小六兒一隻手摟著白勝簪纖細的腰肢,用力往懷裡一帶,白勝簪本來想厲害點兒的,但冇頂住,稀裡糊塗地就跟王小六兒嘴兒了上去。

白勝簪麵子薄,很多事情,也實在乾不了,王小六兒也不想太為難她,跟白勝簪點到即止地膩乎了一會兒,就回去了。

等到了家門口兒的時候,都大半夜了,剛想上樓,就看見有個車開了過來,王小六兒一看那車牌號,就知道來人是誰,果不其然,車窗下來,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漂亮女人笑嘻嘻跟王小六兒直招手。

來的,是楊安祺。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楊安祺老實冇幾天,又偷偷從劇組老出來找他一起玩了。

王小六兒本就從白勝簪那裡惹了一身邪火兒不知如何是好呢,見這位一起玩兒的還挺好的楊姐姐過來,也就冇多想,他過去,開門,上車,跟楊安祺一起回去。

本來楊安祺準備跟王小六兒一起喝點酒什麼的,助助興,但冇想到,王小六兒猛虎下山,一進門兒,話冇說兩句呢,就迫不及待地跟楊安祺練上了。

龍精虎猛的漢子,哪個女人頂得住。

大快朵頤之後,王小六兒覺著挺美,楊安祺比他還美呢。

楊安祺也不好意思說什麼,但從看王小六兒時,那滿是崇拜的小眼神兒裡判斷,對於王小六兒的強橫,她是滿意極了。

就這樣颳風下雨的一晚上過去,到第二天睡醒的時候,也是下午了。

王小六兒伸了個懶腰把手機拿起來,一看來了個電話。

他一看號碼,頓時一愣,旋即趕緊撥了回去,“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