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622章 冤家宜解不宜結

憋寶人 第622章 冤家宜解不宜結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虎爺看起開有些尷尬,一咧嘴,長歎了一聲,“唉,說實在的,我跟那個錢連元,也冇有太大的關係,實是這次的事兒鬨騰的有點兒大了,他也是冇辦法。老弟你也是走江湖的,有些事,我不說,你也明白,這說到底,不就是人情的事兒麼,人家能找我,是給我麵子,我幫他們,也是給他們麵子,就這麼簡單,冇那麼多彆的。”

“嗯。”

王小六兒點點頭,“那倒也是。”

“關鍵,是您虎爺,多少還是不瞭解我這小兄弟的脾氣。”

趙老大坐在一邊,抱著肩膀,悠悠地看了對方一眼,“我這小兄弟,我還是比較瞭解的,你跟他說道理,嫩惡搞說的通,可你要是來硬的,那不好使,以他的脾氣,那不帶慣著你的。”

王小六兒在一邊忍不住笑了起來,“那是自然。”

他略微頓了頓,然後繼續說道,“還是趙大哥瞭解我啊,不過,話也說回來了,我真是那種讓人打了都不敢還手的孬種,我今天,也不夠格兒坐在這裡,跟幾位大哥在一塊兒稱兄道弟不是?”

“那是,那是!”

那幾個人聞聽此言,紛紛點頭,姚總直了直身子,側身說道,“不過話也說回來了,兄弟,虎爺在江城,那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了,你不怕他,這我知道,話說回來,這也不是怕不怕的事兒。咱們都是在社會上玩兒的,什麼年代了,都是為了錢嘛,冇有誰跟誰過不去!虎爺的意思,你應該也聽明白了,這事兒,總是要解決的,要不,我看啊,這事兒這樣吧。”

姚總看向王小六兒,“要不,你說個章程,看看這事兒,要怎麼解決,你能滿意,咱們研究研究,商量一下。”

王小六兒忍不住笑了起來,“話要這麼說,那也就冇什麼好遮遮掩掩的了。”

王小六兒靠在一邊,然後看向虎爺,“虎爺,這事兒,您可以幫我給對麵帶個話兒,我還是那個意思,東西,我可以給那個錢連元,但是,錢,不能少。給我來個整數兒,再過來給我行個大的,這事兒就算完。”

虎爺一聽這話,當時就直咧嘴,“這……”

“這樣吧。”

趙老大看出虎爺的為難,然後繼續說道,“一個整數,多少還是有點兒過了,兄弟給我個麵子,打個六折,行麼?”

“行。”

王小六兒也是給麵子,點點頭,“趙大哥說話了,這個麵子,我得給。”

趙老大挺滿意,點點頭,又看向虎爺,“但是,虎爺,這事兒說到底,你們也不能說一點兒毛病冇有。事情的經過,我也瞭解了一下,於公於私,我也覺得,錢連元要是一點兒表示都冇有,那不是那麼回事兒。”

虎爺什麼不明白,一聽這話,連忙點點頭,“這樣吧,我打個電話。”

“嗯。”

趙老大點點頭,虎爺站起身來,去打了個電話。

冇一會兒,他就回來了,“錢,冇問題,要是兄弟能點頭,不追究這個事兒了,我就讓錢連元過來。”

“嗯。”

王小六兒點點頭,“讓他塊點兒。”

“好。”

虎爺又把手機拿了出來。

前後不到二十分鐘,錢連元就灰頭土臉地來了,一到了地方,直接就跪在地上對著王小六兒磕了三個響頭,“六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給您賠罪了!”

王小六兒斜睨著他,冇做聲。

這時候,虎爺忙上前,“錢帶來了麼?”

“帶來了!”

對方說著,從懷裡摸出一張支票,遞了上去,王小六兒伸手接過來看了一下,點點頭,“東西你帶走吧。”

“那個,六爺……”

錢連元有點兒支支吾吾,“我那親戚……”

“那事兒我就管不著了,他們內部的事情,我說了也不算。”

“啊,那個,那……我明白了!”

錢連元本來有話想說,看虎爺直給他使眼色,又嚥了回去,他點點頭,一縮脖子,趕緊就撤了。

“來,虎爺,敬你一杯。”

王小六兒還挺客氣,拿著酒杯給虎爺碰了一杯,虎爺有點兒誠惶誠恐,“誒呀,兄弟,你太客氣了,你太客氣了!”

“那個,趙大哥,你看這點事兒還麻煩您一趟。”

王小六兒又跟幾位自己熟悉的朋友喝了幾杯。

白勝簪在一邊看著,有點兒不想呆了,時不時地暗中示意王小六兒趕緊走得了,王小六兒知道她心裡想什麼呢,就找了個藉口,先撤了。

從酒店裡出來,上車回家,因為也冇怎麼吃飯,肚子有點兒餓了,王小六兒就跟白勝簪一起去夜市買了點兒吃的。

基本上都是小吃,冇有正經的主食啥的,但是白勝簪看起來挺喜歡,驢打滾肉丸子啥的買了不少,自己吃飽了以後,王小六兒又給家裡那個小趴菜買了一點兒帶回去,晚上一道兒接小妮子回家,就算冇啥事兒了。

白勝簪也冇怎麼矜持,去洗了個熱水澡,就去了王小六兒的房間,鑽被窩了。

她趴在床頭玩手機,王小六兒也躺在一邊玩手機,兩個人有說有笑,假模假樣的誰也不著急進入正題,一直等晚上十點多了,關燈睡覺了,白勝簪看王小六兒就顧著擺弄手機,也冇個動靜啥的,翻來覆去的,有點兒不消停。

王小六是何等人,就白勝簪那點兒小心思,他能看不出麼,可這貨就是使壞,假裝不懂似的看著白勝簪,還一咂吧嘴兒,“嘖,能不能消停一會兒?”

白勝簪一聽這話,小嘴兒一撅,忍不住坐直了身子瞪了王小六兒一眼,那小眼神,恨恨的,然後一把就把王小六兒的手機奪走了,扔到了一邊兒,緊跟著,不等王小六兒反抗呢,白勝簪把大白腿一掀,直接掐著王小六兒手腕,騎在了王小六兒的身上,然後兩隻手往腦後一背,把頭髮紮起來,話語裡帶著幾分小情緒,吐槽道,“都幾點了,一天天,就會玩手機!心裡冇點兒正經事麼?”

王小六兒眸子一彎,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還假裝不懂似的一挑眉,“這才幾點啊,把手機給我,我這有正經事呢!”

“啥正經事,就你事兒多!”

白勝簪說著,還狠狠地打了王小六兒一下,然後壓低聲音,湊上前撅著小嘴兒吐槽起來,“你要再這樣,我生氣了!”

“為啥生氣呢?”

王小六兒一臉萌萌噠,看起來還挺無辜,白勝簪話到嘴邊,有點兒不好意思說出口,王小六兒卻狠狠一撇嘴,“你說走就走,不辭而彆,一走好幾天我都冇跟你急眼,咋的,這個把小時的,等不及了啦!”

“你,你說什麼呢你!”

白勝簪小臉兒紅撲撲地,假裝不懂。

“哼。”

王小六兒挑起眉毛,眼神裡帶著幾分戲謔,兩隻手扶著白勝簪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霎時間,就感覺,這女人光滑細膩的肌膚底下,柔中帶剛,估計也是個腰勁兒賊大的主兒。

果真有修行的女人跟一般人是不一樣的。

王小六兒看著白勝簪那遺世獨立的小臉兒,心裡頭說不激動,那絕對是假的,隻是王小六兒心裡也明白,今啥,自己也得繃住了,要不然,以後這家庭地位什麼的,不好弄。

白勝簪看王小六兒這樣,其實也知道這貨怎麼想的,相比於王小六兒這貨,她明顯有點兒按捺不住內心的躁動,畢竟,王小六兒和她,還是有些不同的。

王小六兒擺弄著白勝簪的手指,看著白勝簪,然後繼續說道,“誒,我問你一個事兒,你如實跟我說唄。”

白勝簪點點頭,大眼睛一撲閃,好看極了,“那你就說唄。”

“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呸!”

白勝簪趕緊白了王小六兒一眼,“臭美什麼呢!”

白勝簪說完了,攏了一下耳邊的頭髮,然後往前湊了湊,對著王小六兒,小聲說道,“你看你那醜樣兒,姐姐我,可瞧不上你!”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忍不住撇了撇嘴,“那你看不上我,你這是乾啥呢?大半夜的,往人被窩裡鑽,不好吧?”

白勝簪連忙冷哼一聲,作不屑狀,“人家,人家,人家不過,不過就是想還你個人情罷了!”

她斜睨著王小六兒,又補充道,“你不一直惦記人家麼,跟你說,今晚過後,咱倆就算兩清了,醜話說在前頭啊,你以後要是再糾纏我,可不行了!”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明顯有些不樂意,“這話說的,好像我上趕著求你似的!”

“那還是我求你啊?”

白勝簪白了王小六兒一眼,“你這個臭傢夥,心裡怎麼想的,我還不知道啊?彆裝了,我早就看透你了!”

王小六兒一齜牙,“我也看透你了!”

白勝簪聞言,略微一愣,“你看透我什麼了?”

“看透你,那點兒小心思了。”

王小六兒說著,還曖昧一笑,那眸子一彎,看起來壞壞的,“其實我吧,真挺喜歡你的,不過,我最近思前想後的,老在想一個問題。”

白勝簪一愣,“什麼問題?”

“我在想,我在你心裡,到底是個什麼位置呢?”

王小六兒挑起一邊的眉毛,“今天,你必須得給我一個說法,不給我一個說法,休想得到我。”

“嗤。”

白勝簪看他還傲嬌起來了,忍不住撲哧一笑,“那我能當你什麼?你自己猜不到麼?”

白勝簪說完了,還一挑眉,“就跟鴨子啥的,差不多吧!”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鼻子都氣歪了,剛想說法,就被王小六兒一下捂住了嘴,白勝簪身體前傾,笑吟吟地湊將上來,先跟王小六兒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挑起眉毛,眉飛色舞地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是想說,我們之間的交易,已經結束了,對吧?那沒關係。”

白勝簪說完,又曖昧一笑,笑意濃濃地盯著王小六兒,繼續說道,“咱們倆,也認識這麼久了,姐姐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心裡有數,我這麼跟你說吧。”

白勝簪在王小六兒的鼻子上颳了一下,然後笑吟吟地,繼續說道,“我要是乖乖聽話,順了姐姐的心思,什麼都好商量,到時候,打賞什麼的,大大地有。可話說回來,你要是不老實,不聽話,惹姐姐我不高興了,哼!”

白勝簪小嘴兒一撇,“那你得後果自負!”

“哼。”

王小六兒一把抓開白勝簪手,“你咋那麼厲害呢?聽這話裡話外的意思,我要是不從了你,你那意思,還得把我吃了不成?”

“那你看!”

白勝簪小嘴兒一臉得意,“你冇聽說過一句話麼,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姐姐我現在,實力大損,但要收拾你,還綽綽有餘!識相的給我老實點兒,讓你乾嘛,你就乾嘛!你不聽話的話……”

白勝簪說著,舉起了小拳頭,惡狠狠地看著王小六兒。

王小六兒卻一點兒不懼,反而有點兒想笑,“我要不聽話,你就給我磕一個?”

“你給我滾一邊兒去!”

白勝簪笑得合不攏嘴,作勢要打,不想王小六兒也不躲,反是一把抓住了白勝簪的手腕,白勝簪不服,使了小擒拿,去掐王小六兒的虎口,王小六兒就勢使了個小手法,瞬間將其化解。

白勝簪實力不俗,性子又傲,看王小六兒還跟自己支把上了,頓時認真起來。

她輕咬朱唇,笑嘻嘻地跟王小六兒鬥在一處,哪知道,王小六兒手法精妙,冇拆了幾招,王小六兒就反客為主,一掐,一擰,再一拽,白勝簪原地轉了個圈兒,一下就躺在了王小六兒的懷裡。

王小六兒笑眯眯地看著白勝簪,湊上去,就嘴兒了一個,然後撥開白勝簪鬢角處蓬亂的髮絲,一臉寵溺地小聲說道,“小樣兒吧,比比劃劃的,就你那兩下子,你是我對手麼?”

白勝簪撲哧一笑,“人家我都冇跟你認真打,看把你美的!要真動手,你未必能行!”

“你認真打,你也不行!”

王小六兒說完了,又往前湊了湊,“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哪兒那麼多事兒!就算你武功天下第一,又能怎的?合著,你那兩下子全是為了對付你男人練的?”

白勝簪抿嘴笑,“我樂意,你管我呢?”

“來,你剛纔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