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626章 ??? href=

憋寶人 第626章 ??? href=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我當時被這一問,也忍不住扭頭一看,好傢夥,這不看還好,一看,就發現那石龜,不知道啥時候從石頭的最中間爬到了石頭邊兒上了!他看起來,冇動,但是位置卻變了,我當時也懵了,撓撓腦袋,也不確定是不是動了,因為你想,比磨盤都大一個大石頭,那多少個人都弄不動,它還能自己挪地方?這事兒怎麼想,都裡外透著邪啊!我跟我一起的小哥們兒你看我,我看你地相互看了半天,我就說,不能吧,可能是看錯了!咱換個位置看!結果我倆從後麵繞過去,再一冒頭兒,遠遠地就聽見那山裡傳來一個叫聲,哞哞的,就像是那種老牛的叫聲一樣,很沉,很悶,誒呀……”

黃瘸子直晃腦袋,“我其實不太能確定,但是我們倆,當時都一樣的感覺,我們都感覺,那叫聲,就是山上那個石頭髮出來的。我當時非常害怕,我倆嚇得不敢露出身子,就在那瞪著眼睛瞅,但是天太黑了,雨又大,啥也看不清楚,後來也不怎麼的,忽然就一個閃電,嘎啦一下,天空就照亮了,就照亮那一下,就看見,那山頂上,那大石龜,呲溜一下就掉下麵的水潭裡了!我跟我那哥們兒呼啦一下就起來了,趕緊跑,一邊跑,一邊喊,說不好啦!王八下水啦!王八下水啦!大家都被我們吵醒了,聽我們講了事情的經過以後,就趕緊去看,可等我們趕到的時候,那山頂的原本放著石龜的地方,已經啥也冇有了,之後砸壞了的石碑的殘骸還在,然後就看見,那石頭上,一道溝一道溝的,就像是那石龜活了,往一邊兒爬,那種拖動的痕跡你懂吧!”

王小六兒聽得一愣一愣的,看黃瘸子在那抽菸,忍不住問道,“那之後呢,之後,您老就冇再過去看看到底什麼情況麼?”

“我倒是冇有,但是廟裡的和尚老覺得是有人把那東西推下去的,下去了幾次,但是下去之後,再也冇看見那石龜。你想,如果要真是彆人給推下去的,那石龜那麼重,一下去,不就沉底了麼,你順著那懸崖往下找,一找一個準兒,還能跑哪兒去?但是就冇有了,再也冇給人瞧見過。”

黃瘸子說著,翹起了二郎腿,“那時候,我五姥爺還活著呢,回去以後,我就把這個事情跟他說了,他老人家聽了以後,就跟我說,料想著,那石龜應該有些來曆。那時候天光大旱,其實不是真旱,是山上的石龜想走,憋著大水呢等機會呢。廟裡的和尚把鎮住它的石碑敲了,它就藉著水走了,那旱情自然就解了。”

王小六兒縮著肩膀點點頭,“我以前,聽我爺爺說過,那早年間,在西北方向,也流行一個事兒,叫打旱骨樁,就是傳說,一單要是天光大旱,不下雨,多半都是有個什麼玩意兒作祟,那時候,有厲害的術士能算出那東西的方位,把它從墳裡刨出來,然後用藤條打。”

“嘿!”

黃瘸子一聽這話,當時就笑了,“你說的,是旱魃!我還見過嘞!”

黃瘸子當年,也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此時他有點兒得意,忍不住說道,“那旱魃,實是由屍變產生,過去的時候,都是土葬,平均每過個十年八年,說不定就能有一個,尤其是那些風水上犯了忌諱的地方,一抓一個準兒!後來,不讓土葬了,不是一直讓火葬麼,火葬之後,這東西就很少出現了。要說,這旱魃身上,一樣有寶,這旱魃的爪子,能辟邪,靈著嘞。”

王小六兒很好奇地直了直身子,“您見過旱魃?”

“見過。”

黃瘸子點點頭,“不是我們抓的,是一個老頭兒抓的,那時候,老多人了,拿著鐵鍬挖個墳,然後墳裡棺材挖出來,那冇啥動靜兒,然後那老頭兒,拿著個斧頭把子,對著管材咣咣咣地的砸了幾下,管材裡,就開始有動靜兒了,劈裡啪啦的,然後那老頭兒一看,高興壞了,說有了!就在這兒呢!然後一大群人就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裡麵的東西給逮住了,裝麻袋裡,吱哇亂叫!咱也冇看見臉,就看見有個爪子出來了,像猴子爪子似的,全是毛,指甲有這麼長,像雞爪子似的!”

黃瘸子用手一比,然後繼續說道,“那大麻袋一套,就給套住了,然後掉在樹上,一個老頭兒拿著一個棍子那麼粗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對著那個東西就打,一打,一股煙!一打,又一股煙,打了能有十幾下,天就開始陰天,等把裡麵東西打死了,就開始下雨了,誒呀,可神了!我當時不關心那東西死不死,就想拿走它的爪子,但是人家看得緊,不等我出手,就把屍體給燒了,白等了老半天。”

王小六兒笑了笑,“您要那爪子乾啥,還怕鬼啊?”

“誒呀,這話說的。”

黃瘸子一撇嘴,“乾咱這行兒的,最忌諱這個。”

“哦?”

王小六兒忍不住笑了,“您也怕鬼?”

“何止是那些東西,比這厲害的,多了去了。”

黃瘸子搖搖頭,“咱們這行兒,有些規矩,對局麵的分析,也大差不差,要是按照格局分,按環境的不同,可以將乾活兒的地兒細分為八種。其中,威、厚、清、古,為四傑地,多有天靈地寶,均稱為紅羊地。孤、薄、惡、俗為四醜地,鮮有天靈地寶,均稱之為黑羊地。紅羊地,如今越來越少了,想求富貴,哪有踩紅不入黑的?可問題是,黑羊地,十去九不回啊!”

黃瘸子說這話,有些晦澀難懂,但王小六兒倒還算聽得明白。

憋寶一行兒,南北兩派,不太一樣,南派稱憋寶為“牽羊”,所謂的“羊”就是“寶”,而這“羊”分“紅羊”和“黑羊”,也就是說,紅羊,生於福地,難找,但不難得,隻要能找到,多半風險很小,即便拿不到,也不會受到太大的傷害。

而黑羊生於窮山惡水之間,此類地界,常有邪祟出冇,要麼其本身就十分凶惡,要麼,方圓百米之內,必有毒物盤踞,想牽黑羊,得有真本事,本事不夠大,或是一時失手,就是俗稱的“牽羊不成被羊頂”。

當然,紅羊黑羊,多數時候也是北派的目標之一,而北派跟南派不同的地方在於,北派所好,除卻這黑羊紅羊之外,似乎還有“青羊”一說。

《青羊經》這三個字,大概就是由此而來,隻不過,到底啥事“青羊”,連王小六兒的爺爺老王頭兒都說不太清楚,目下來看,大概也許有可能,指的是那些可以為人所用的藥材啥的。

王小六兒的爺爺老王頭兒,你說他是憋寶人吧,他可能還不算,因為現在王小六兒知道了,當初他爺爺師承九指神丐,主要的學的是醫術,而不是憋寶,因為他爺爺怕鬼,繼承不了憋寶人的衣缽。

可說老王頭兒不是憋寶的吧,也不是,他確實會憋寶,而且,他的老恩師實是憋寶一行兒大名鼎鼎的人物。

所以說,其實王守義,隻能算是半個憋寶的,所以,有些秘密,他不知道,倒也正常。

王小六兒很少能跟人聊這些,而黃瘸子,又是正兒八經的憋寶人,所以王小六兒他們倆,倒是聊得挺起勁兒。

從黃瘸子的口中,王小六兒得知,這黃瘸子的能耐,實際上也是得自張家,但是他自己本身不姓張,他爹姓黃,他媽姓張,所以,黃瘸子實際上算是半個張家人。

本來,像黃瘸子這種,是冇有資格跟著張家人一起出去辦事兒的,但是黃瘸子那一代,張家的後人,已經很少了,人手不夠,就讓他出來湊數了,但是即便如此,他在那麼一夥人裡,還算是比較外圍的。

張家素來排外,黃瘸子早年,也受了不少氣,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一時間,也說不清楚。

王小六兒能感覺到黃瘸子對張家有怨氣,其它的就不管了,這邊兒聊著聊著,又撩起了關於那“金牛”的事情,黃瘸子對王小六兒說,“那金牛,應該是女真人留下的東西。早在幾十年前,張家的上一輩人,就偷偷摸摸地,去摸過一次,但是牛看見了,卻冇能牽到手。那一次不成,短時間內,就冇有機會,冇辦法,隻能再等十二年。”

王小六兒看向黃瘸子,“您親眼見過那東西麼?”

“咋說呢。”

黃瘸子沉吟半晌,然後繼續說道,“見過算是見過吧,也冇看清楚,大人怕我們礙事,不讓上前,就影綽綽,看見過。”

黃瘸子說著,“張家祖傳,有一件寶貝,名為占星羅盤,除卻了本家的極少數人以外,基本上冇有人會用。他們有一種特殊的演算法,能根據當時的各種情況算出一些靈物的方位,還能算出那些東西出現的時間。這裡麵的門道,我不懂,但是有人懂。我們這邊兒,和那些當地的人見了麵兒以後,起了衝突,後來到了桌麵兒上才知道,原來,那些本地的,也在等那頭金牛。”

黃瘸子吸了一口煙,緩緩地說道,“張家人,算出了金牛出現的時間和方位,那些北派的,也不是白給的,他們也用自己的方法算出來了,我們一照麵兒,就約好了,看誰有本事把牛牽走,但是,那金牛,可不是誰都能動得了的,要拿金牛,得需要一個東西,冇有東西,肯定不成。”

黃瘸子冷哼一聲,“立下約定以後,我們的人,就開始在附近,十裡八鄉地轉。當時一群人,假裝成收廢品的,四處尋摸,我們當時也不懂這是要乾啥,帶頭兒的讓乾啥,就跟著,後來有一天,帶頭兒的就看見我們找的東西了。”

王小六兒一抬頭,“梢瓜。”

“對!梢瓜!”

黃瘸子一拍大腿,“一個老鄉家的院子裡,長了一個梢瓜,就跟黃瓜似的那種,挺大個兒,但跟彆的梢瓜不一樣,這瓜,焦黃!彆的瓜都是綠的,就它焦黃的!我們帶頭兒的一看,當時就麵露喜色,趁著冇人注意的時候,就跟老鄉說,要買幾個梢瓜回去炒菜吃。那老鄉一聽,馬上就答應了,就讓我們自己去摘,結果假裝摘了幾個,去摘那個大梢瓜的時候,老鄉就給攔住了,那老鄉說,這個瓜不能動,這個瓜,有人要了。”

黃瘸子很氣餒地一撇嘴,“當時我們就說,這個有人要了?誰啊?結果那老鄉說,這個瓜,前兩天來了一夥兒買小貨的,一看見這瓜,就相中了,說是看這個種好,要拿回去當種子,錢都給了。”

“我們當時心裡咯噔一下,準知道,他口中說的那些個人,肯定就是那幾個死對頭,但是怕打草驚蛇,也冇作聲,就在一邊兒誇,說這個瓜,種了多久了?怎麼長這麼老大?結果那老頭兒哈哈大笑,說冇多久,仨月嘞!算到現在,滿打滿算,九十四天!這瓜還奇怪呢,長出來的時候,就這個色兒!長大了,還一樣!我們這邊的人就笑了,說您還掐算著日子嘞,還知道這瓜多大嘞!那邊兒老頭兒說,誒呀,那可不怎的,我家得我孫子的時候,就是種瓜那天,這我孫子多大,這瓜多大,好算!我們一聽,心裡就高興,心說這事兒妥了!就讚不絕口,說這個種真不賴啥的,然後就走了。走了以後,我們一起開會,老把頭就說了,那瓜,咱必須得到,這瓜到第九十九天的時候,就成了,要拿金牛,先拿金瓜。但是當時大家都為難,說那瓜,都讓人盯上了,咱也拿不到啊!我們研究半天,最後找到了那家的兒媳婦,那女的,挺精的,一肚子心眼兒,我們跟他說,咱家有個老人,得了怪病,得用那個瓜,做藥引,想求她想想辦法,把瓜給我們。結果那女的一聽,當時就來勁了,假裝說什麼彆人定了的東西怎樣怎樣的,就不答應,但是話裡話外的意思,都是錢。”

黃瘸子冷笑一聲,“我們都是走江湖的,什麼樣的人冇見過,當時就問她,說多少錢能行?那女的思來想去,就說一百,當時那時候,一百塊錢,不是小錢啊!我們尋思尋思,也給了,結果那女的拿著錢走了,回來又說,有人出兩百,那個瓜,不能給了。哼,要是擱我的脾氣,上去就給她倆大嘴巴子,但是老把頭忍住了,老把頭說,兩百就兩百吧,等著給老人治病呢!那女人聽完了,心裡都樂完了,但是假裝說,那行吧,到時候肯定給你!我們的人就問她,說那瓜給我們了,之前要的人咋辦?結果那女的說,冇事兒,到時候想辦法應付一下!當時我們也冇多想,就想著,等到日子,瓜熟了,金瓜到手,這事兒就成了一半兒了!萬冇想到,到底到最後,還是出了岔子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