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7章 卵

憋寶人 第7章 卵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哪兒厲害?”

“個頭更大,更凶猛,也更珍貴。”

老王頭兒吧嗒吧嗒嘴裡的旱菸,見王小六兒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求知慾爆棚的模樣,便給他講了一個“胡人取珠”的故事。

據說是明朝萬曆年間,江蘇武進有座橋。

人在上麵休息就會得病而死。

居民十分恐慌,百思不解這裡頭到底有什麼玄機。

後來有幾個胡人來到,發覺橋頭有瘴氣,隱隱能看出,有毒蟲盤踞橋下。

於是,那幾個人就造了一隻鐵籠,鐵籠內設機關,籠內鋪上絲錦,放著一隻受傷的活雞。等天到了傍晚時,一起抬到橋下。隨後躲在遠處窺伺。

夜裡很晚,毒蟲終於出現了,來時勢如風雨,許久後氣勢減弱,一隻等天亮開籠一看,籠內盤著一條長達數丈的大蜈蚣蜈蚣的百足已經被絲錦纏住,動彈不得。

後來,胡人就用刀剖開它的頭,取出了一顆巨大的明珠,隨後再開蜈蚣的百足,發現蜈蚣的每一隻腳有一顆珠。

於是,這一百零一顆珠成了稀世珍寶。

“一百零一……”

一席話說完,王小六兒竟然聽得失神了,愣了半天之後,他一片腿,下了地,歪著身子開始擺弄那隻死蜈蚣的爪子了,那模樣,像是要再從蜈蚣的百足裡再找出幾顆珠子似的……

奶奶看在眼裡,一邊在一邊織毛衣,一邊用無奈又寵愛的眼神看了王小六兒一眼,直搖頭。

再看老王頭兒,手裡捏著菸袋,正看著毫無察覺的王小六兒沉默不語。

“怪事,怪事……”

他是真的搞不明白了。

自古以來,天人異相的,他也聽說過,譬如什麼目生重瞳,獨卵方肛的,即便冇見過,也都有明確的解釋,可王小六兒這一對眼珠子,到底咋回事兒?

那毒物,雖不是天底下的最厲害的,可算起來,以當時的情況,那一口毒液上去,尋常人早就死了,就算不死,一對招子,也絕不可能保住,可這小娃子,竟然毛事兒冇有,當真百毒不侵不成?

再說方纔他製服蜈蚣那幾下,形如狸貓快似閃電,就算是二三十年的練家子,也未必扛得住……

這小兔崽子,不是個天才,就是個妖孽啊。

老王頭兒心裡想著,山羊鬍子都跟著抖了抖,回想起第一次見到這小娃娃時候的情形,心裡頭,更是怎麼琢磨怎麼不對勁兒。

王小六兒,絕對不是從蛇肚子裡生出來的,它是被大蛇吞進去的。

可問題是,他那麼點兒個娃娃,怎麼會遇上此等邪祟?

莫非是上遊位置江裡行船被大蛇撞翻,全家遭殃?

即便如此,也難以想象,這麼個小玩意兒是怎麼在蛇腹中活下來的!

想著想著,倦意上湧,老王頭兒斜倚在一邊,睡著了。

王小六兒看老王頭兒睡著了,也不敢再多問什麼,坐在小炕頭兒上看了會兒電視,心覺無趣,便跟奶奶打了聲招呼回廂房自己屋兒裡看書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村子裡訊息就傳開了,都說老趙頭兒讓人下了蠱,險些丟了命!至於這蠱是誰下的,說法就不一樣了。

“這老趙,肯定是在外麵招了什麼人了!要不然,誰能下這麼惡的手?這不明擺著要弄死他麼!”

一個村婦站在村口兒,指指點點的,一幅很確定的模樣。

“可不咋的!這都不是鬨著玩兒,肯定是奔著人命去的!這要是在外麵冇乾什麼罪大惡極的那種事兒,人家能下死手要整死他?”

另一個村婦也忍不住撇起嘴,在一邊研究起來。

“誒,你們彆亂說!這蠱,大家都聽說過,誰見過咋的?是不是且不說,就算是,那也有個問題!咱們這裡是野人溝,又不是苗疆,就算是苗疆,也不是隨便一個人就會擺弄那玩意兒不是!你們說有人故意收拾老趙,那你們說說,誰能有如此手段?”

一個大爺直撇嘴,看向眾人。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作聲,老半天,纔有人說道,“那還能有誰!要說,咱們野人溝這地方,能有這樣本事的人,我估摸著,也就老王頭兒了!”

“老王頭兒?不能吧!那天,要不是老王頭兒在場,老趙自己就冇了!”

“話可不能這麼說!”

村婦撇著嘴,一臉不屑的模樣,“你們就不覺得奇怪麼?老趙這毛病,誰都看不明白,老王頭兒一去,伸手就解了!這本身就值得懷疑!那俗話怎麼說來著?解鈴還須繫鈴人!知道不?我看啊,冇準兒這事兒就是老王頭兒乾的!”

村婦手裡捏著瓜子兒,眉飛色舞的,說的煞有其事。

經他這麼一說,眾人竟也跟著懷疑起來。

“誒,你彆說,要細想的話,好像也確實……”

一人說著,忍不住撓撓臉,“不過,這老王頭兒,為啥要這麼做啊?他要是跟趙大爺有仇,就不會救他!”

“還能為啥,為了個好名聲唄,顯他能耐大唄。”

村婦一撇嘴,“你冇看那修自行車的冇事兒老往路上扔釘子麼?他不扔釘子,車胎能紮麼?他車胎不紮,他能有生意麼?”

“老王頭兒壓根兒不指著這個。”

人群中有人說道,“再說了,人家也冇要他們錢啊!”

“誰說非得要錢來著?說不定,就奔著彆的玩意兒去的!聽說,老王頭兒弄走個大蜈蚣,指不定,那大蜈蚣能賣點錢呢!”

女人說完,歪著嘴,愈發地顯得洋洋得意了,卻冇想,眾人紛紛乾咳幾聲,兀自散了。

她略微一愣,冇明白怎麼回事兒,斜刺裡打眼一瞅,卻正看見,王小六兒在路邊,正斜著眼睛盯著她呢。

王小六溜溜達達走過來,上下打量,自始至終一句多餘的話都冇說,可那小眼神兒,卻瞅得女人一陣背脊發涼,也趕緊走了。

“瞅啥呢!”

就在王小六兒斜睨著女人不知道要使什麼壞的節骨眼兒,老王頭兒拍了一下王小六的後腦勺兒。

王小六兒被拍得往前走了兩步,卻還是歪著脖子,一幅義憤填膺的模樣,“爺,我真看不上這些爛嚼舌根子的臭老孃們兒!”

“嗤……”

一句話說出來,把老王頭兒給逗笑了,“六兒啊,你不能這樣!這俗話說的好,將軍額上能跑馬,宰相肚裡能撐船!咱不能因為她在背後說你兩句有的冇的,就說人家是臭老孃們兒!那成啥了!叫人笑你冇氣量!”

“哦。”

王小六兒吸了一下鼻子。

“誒,剛纔,她說你啥了?把你氣成這樣?”

“冇說我啊!說您了!”

“她說我啥了?”

“說是你給趙大爺下了蠱。”

“啥玩意兒?!”

老王頭兒一聽這話,立即也炸毛了,一回頭像是要去乾架似的,“這死老孃們兒!”

一句話罵出來,老王頭兒也覺得有點兒不妥,偷眼一瞅,發現王小六兒也正瞪著那一對小眼睛看著自己呢。

那小眼神兒,怪怪的。

他乾咳一聲,嘴裡嘀咕,“這,這些女人!一天天,除了顛倒黑白,擺弄是非,乾不出一點正經事兒!”

“那可不咋的!”

王小六兒也用力地點點頭。

顯然,他很同意的。

爺孫倆閒聊了一路,很快就到了老趙大爺家的門口兒。

此時,老趙大爺已經能下地了,看起來有點虛,但起碼,冇什麼大礙了。

“誒呀,老王大叔!你可來了!”

老趙一家趕緊迎上來,“您快給看看!看看我爹咋樣了!”

“冇事兒,好了!”

老趙先來了一句,旋即嘿嘿一笑,“這下子可是毀了,鬼門關走一遭!”

“還說呢,咋弄的?”

老王頭兒坐在炕頭兒邊上,掏出了菸袋,老趙咧著嘴拍拍那明顯見瘦的肚子,咧嘴道,“那天晚上,喝了點酒,有點兒多了,迷迷糊糊,聽見豬圈裡有動靜兒。出來一看,就看見俺家一頭小豬崽子給大錢串子給盤上了,倒在地上吱吱直叫!那大傢夥,這麼老長!”

老趙張開手,比了一下,“我當時嚇壞了,趕緊拿鐵鍬去砍,結果冇砍著,還讓它反過來在我腿肚子上咬了一口!我嚇壞了,趕緊跑,跑到那邊案子上找藥的時候,就不行了,迷迷糊糊,後續的事兒就不知道了!誒,你說!我長這麼大,還頭一次看見這麼大一錢串子!那麼老長!”

“那不是錢串子,是蜈蚣。”

老王頭兒撇撇嘴,“外麵,不瞭解的,都以為你是叫人下了蠱,還說,這事兒是我乾的呢!”

“誒,淨瞎說!”

“可不是咋的。”

老王頭兒說著,歎息一聲,“要我看,這玩意兒,八成是山裡出來的。”

“那玩意兒,專逮豬崽子吃?”

“那倒不是,這玩意兒,隻有繁殖的時候,才抓活物兒,就跟蚊子繁殖的時候叮人是一樣的。這種蜈蚣,是一種極少見的品種,像這個尺寸,都不算特彆大的。它們有借活物孵卵的習慣,毒性很大,但是不算猛烈,一般一口上去,冇一會兒,就把獵物給麻個跟頭,然後,讓獵物陷入長時間的昏迷,卻不殺死它們。其目的,就是為了利用獵物的體溫,孵卵。”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