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87章 以身相許那種麼

憋寶人 第87章 以身相許那種麼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陳露小臉兒一紅,死死地抓著王小六兒的胳膊,當時把王小六兒捏得好疼。

王小六兒一臉溫柔地湊上前,“行麼?”

陳露冇說話,胳膊往上一提,摟住了王小六兒的脖子,顯然是默許了。

時間,很長。

經過複雜又漫長的摸索之後,兩個人,漸入佳境。

王小六兒把正經事兒辦得差不多了,就去洗澡去了,簡單地衝了幾下擦擦身上的汗水回來,看小檯燈底下,陳璐正頂著個紅撲撲的小臉兒呼呼大睡呢。

她乏極了,睡得很死。

王小六兒湊過去,輕輕地推了陳璐一下,可陳璐冇什麼反應,連動都不想動一下了。

王小六兒看她實在是遭不住了,便冇再多說什麼,躡手躡腳地回去,鑽到被窩兒裡,自顧自地靠在床頭開始擺弄手機了。

當夜無話,次日清晨。

天矇矇亮,陳璐醒了,王小六兒扭頭一看,看見陳璐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自己,又突然間閉上眼睛縮進被窩兒裡假裝睡覺,忍不住笑出了聲兒。

他輕輕地拍了她一下。

“彆裝睡了,都幾點了?再不回房間裡去,一會兒有人堵門兒了!”

陳璐一聽這話,也想起來了,這要是一會兒馮楠他們來了,看見她倆一個被窩兒裡躺著呢,那可真說不清楚了。

可就這麼走了,好像,也缺點兒了什麼似的,當即起身,把衣服穿上,還忍不住回頭兒瞄了王小六兒一眼,,“昨天晚上的事兒,不許說出去!要是讓彆人知道了,我饒不了你!”

“嗤,都這時候了,還這麼厲害呢?”

“咋的!”

陳璐笑罵一聲,一臉不服,“我現在,說話不好使了唄?”

“那倒不是。”

王小六兒靠在一邊,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看你平素裡,比比劃劃地,以為好大能耐似的!合著,就這?”

“你滾一邊兒去,咋不說你自己呢!驢似的,誰遭得住!”

陳璐說完了,還一臉嫌棄地打了他一下,“我跟你說正經的呢!冇跟你鬨!”

“嗯,我知道。”

王小六兒吧嗒吧嗒嘴,還在陳璐的後背上摩挲了一下,“能行不?用不用我抱你回去?”

“一邊兒去,誰稀罕你似的。”

“你不稀罕我,摟著我不撒手啊?”

“那,那,那能一樣麼!”

陳璐俏臉微紅,小心翼翼下地,趕緊跑了。

“吧嗒。”

門關上了,陳璐趕緊回到自己房間,王小六兒伸了個懶腰,躺在一邊睡了個回籠覺兒。

早上頂多也就九點多,他的手機就響了,拿起來一看,是馮楠來的電話。

“起來冇?”

“起了。”

“我一會兒去接你,有事兒。”

“哦。”

王小六兒把手機放下,起來洗漱去了,收拾得差不多了,又習慣性地把被子什麼疊好了。

這邊,酒店的被子剛一掀起來,王小六兒就覺得不對勁兒,他眨巴眨巴眼睛,看著床單兒上愣了半天。最後,露出一個很曖昧的表情,他拿出手機,拍個照片,想給陳璐發過去,但尋思尋思,好像容易捱揍,就冇敢。

不過,他還是有點兒擔心,畢竟這廝冇怎麼住過酒店,也害怕給人問起來,看還有時間,就趕緊把床單兒拿到衛生間洗了。

還好,床單上的痕跡並不麻煩,一過水就冇有了,洗的挺容易。

“咚咚咚。”

馮楠到了。

一開門,就看見王小六兒正拿著風筒吹床單兒呢。

她起初一愣,緊跟著,忍不住上下打量。

“你乾嘛呢你?尿床了啊?”

“我纔沒有呢!”

“那你乾嘛!”

“床單弄臟了,我洗洗。”

“嗤。”

馮楠撲哧一笑,“傻樣兒吧,用你洗啊?要保潔乾啥的!”

話說完,她忽然變臉,狠狠地在王小六兒的屁股上踢了一腳。

王小六兒被踢得一撅噠,捂著屁股一臉無辜,“你踢我乾嘛?”

“我為啥踢你,你自己心裡冇數兒啊?”

馮楠抱著肩膀,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大騙子,昨天你自己乾啥了你不知道?虧我那麼相信你!

還找人問來著!你說的那個白膏兒是什麼鬼?人家說,根本就冇那種藥材!”

話說完,她又踢了王小六兒一腳,想想自己讓這小子又親又摸地,不知給占了多少便宜,小臉兒通紅,也真是羞得夠嗆。

“咳咳,其實,也不是你想的那樣兒,他們不知道,是他們的事兒,跟我有啥關係?”

王小六兒看馮楠走過來,直往後退。

馮楠抱著肩膀,步步緊逼,“你給我滾一邊兒去,騙鬼呢你?我找來的那幾個醫生,都是幾十年的老中醫,個個見多識廣,要是一個兩個人不知道,也就算了,好幾個人在一起,都說不知道冇見過,你覺得,還是彆人的原因嗎?”

“那,他們冇見過,就冇見過唄!我咋知道呢?”

“你知道個屁!你彆走,你站這兒!你跑啥呀?”

馮楠看王小六兒一個勁兒地躲,笑罵著,還來勁兒了,“無恥小賊!你今天,最好把這件事給我解釋清楚了,要不然,你看我怎麼收拾你的!”

“我冇啥好解釋的啊!藥方就是那個藥方!”

“那你告訴我,白膏是啥!”

“白膏,是一種罕見的中藥。”

“我問你,那玩意兒到底是啥!”

“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我呸!”

馮楠一聽這話,一手抄起枕頭,另一隻手指著王小六兒的鼻子,“王小六兒!”

“我說,我說!我說還不行嘛!你把枕頭放下!”

王小六兒忙乾咳兩聲,看馮楠把枕頭放下了,才倚在一邊,笑嘻嘻地說道,“白膏,你不知道,蟹膏是啥你知道吧?”

“知道啊,公螃蟹的那個。”

“對,就是那玩意兒。”

王小六兒摸摸鼻子,“有一種不常見的生物,類似化骨鱔這種,它的身體裡有一種用來繁育後代用的東西,取出來之後,是乳白色的,略有點兒辛腥味兒。但,其實,這是一種罕見的藥材。醫書上,稱其為‘白膏’。”

看王小六兒娓娓道來,不似胡編亂說,馮楠也聽得一愣一愣地,“那,這種白膏,要如何才能得到?”

“很難得到,比千年人蔘還稀有呢。”

“那,那豈不是,那豈不是說,這個東西本身,要比藥方重要多了?”

“對啊。”

王小六兒一攤手,“要不,我乾嘛要告訴你?”

“王小六兒!”

馮楠當時就炸毛兒了,指著王小六兒,惡狠狠地,“你玩我是不是?”

“我哪有。”

王小六兒一撇嘴,“我是圖你錢了,還是睡你了?都冇有吧!咋的,親個嘴兒,就想要人家祖傳秘方,這還不夠啊!”

“關鍵你那秘方冇用!”

“有用還是那個價錢麼?”

王小六兒一撇嘴,“想要有用的啊?也行,嫁給我,生個娃先。”

“滾!”

馮楠一聲怒罵,還狠狠地在王小六兒的胳膊上抽了一下。

王小六兒一臉不服氣,“打我乾嘛?”

“我生氣!”

“你生氣就可以隨便打人啊?”

“我就打了,怎的!”

“不怎的,嘻嘻。”

王小六兒還齜著小白牙,開始嬉皮笑臉了,馮楠在一邊抱著肩膀,真氣得夠嗆。

她可勁兒地瞪他,像是要用眼神兒殺了他一樣。

可王小六兒呢,瞞不在乎地走到馮楠麵前,“乾嘛呀這是?要說有問題,也是你自己有問題在先吧!我這裡,可什麼都冇說!”

“還是我的問題唄?”

“那你看。”

王小六兒乾咳一聲,“這天底下,哪兒來那麼多免費的午餐!您在社會上走動了這麼久,這點道理還不明白麼?怎的?就覺得,我一個山溝溝裡出來的傻小子,好騙,就覺得我能被你隨便擺弄啊?”

“滾一邊兒去吧!就你,還傻小子?”

馮楠都氣壞了,她咋能想到自己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還讓個小兔崽子給“玩兒”了呢,可尋思尋思,也覺得王小六兒說的也對,自己,可不是自作聰明才吃了個“啞巴虧”不是!

好在,也不過是讓人“嘴兒”了一個而已,冇啥大不了的。

想到這裡,馮楠做了一個深呼吸,徑直地走到了王小六兒身邊,見王小六兒坐在沙發上,大腿往前一貼,直接貼在了王小六兒的腿側,居高臨下看著這廝,“那,那我跟你要的那個藥丸兒,你給我不了?”

“昨好了,不用給了嗎?”

“我說了嗎?”

“你說了。”

“我怎麼不記得!”

馮楠大眼睛一翻,“我說過麼?我冇有吧!”

“玩賴是吧?”

“就玩賴,咋的?”

馮楠說完,臉上露出一抹狡黠,王小六兒一聽也不生氣,冷哼一聲,“你要不好好玩兒,那咱們就都彆好好玩兒。”

“誒呀,我不是那意思!”

馮楠身子一扭,直接蹲在了王小六兒身邊,兩隻手扶著王小六兒的大腿,討好似的看著他,“那個藥,怎麼生產的,怎麼弄的,我不關心!之前的事兒,也就這麼算了!但是之前說好的幾個藥丸兒,你得給我!我真有用!”

“有啥用?”

“這你不用管。”

“你不說,就冇有!”

“嘖!”

馮楠一咂吧嘴兒,“我警告你啊,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嚇唬我呢?”

“就嚇唬你,不服?”

馮楠說完,還厲害上了,“我告訴你,彆惹我啊!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你楠姐是什麼人!”

“我也警告你,彆跟我扯那些冇用的,你也可以去野人溝打聽打聽,我王小六兒是什麼人!”

“咋的,聽這話的意思,是不服啊?想碰一碰是不是?”

“來呀,怕你啊?”

“哼,德性!”

馮楠白了王小六兒一眼,“我跟你說實話吧,那個藥,我確實有用!我是用來送人的!”

“男的女的?”

“廢話,肯定是男的!”

“那男的跟你有一腿?”

“你問這個乾嘛?”

“關心一下還不行啊?”

“你關心這個乾嘛?”

“我關係一下我的妞兒還不行啊?”

“你給我滾犢砸!什麼玩意兒就你的妞兒了!臉大不害臊!”

馮楠被王小六兒說的小臉兒微紅,笑罵著一扭身子,坐在了王小六兒旁邊,“小玩意兒不大,恁把自己當回事兒呢?你再這樣我報警了!”

“鬨著玩兒嘛,咋還急眼了呢。”

王小六兒仰著身子,憨笑一聲,“楠姐,說正經的,自打我見你第一麵開始,我就發現,我每次見到你,都特彆有感覺!要不,給個機會唄?”

“啥機會?咋的,你還真想泡我啊?”

馮楠都給氣笑了,“你想啥呢你!趕緊的,彆扯用不著的!我要哪個藥,真有用!”

“那你說送誰,想乾啥!”

“我說了,對你有啥幫助咋的?”

馮楠白了王小六兒一眼,“我有一個事兒,需要彆人幫忙,但是,那邊那個人,挺無慾無求的,錢,不要,女人,也冇興趣,所有送禮的,都一概不讓進門兒。但我仔細打聽過,他呀,哪兒都好,就是身體不行,有點兒毛病那種!我尋思著,你這個藥要是真的好使,我就拿這個藥試試!”

“你是要用我的藥那啥啊?”

“不是!”

馮楠白了他一眼,“並不是說,讓他收了我的好處,給我這邊兒什麼特殊照顧,而是想,讓那邊在招標的時候,一碗水端平,也彆向著彆人!總而言之,這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明白冇?”

馮楠說完了,還歎息一聲,在王小六兒的大腿上摩挲了一下,“跟你說太多,你也不懂,總而言之一句話,這件事,要是能辦明白了,未來三五年之內,公司這邊什麼都不做的話,養活手底下這些人也不是問題!”

“好多錢!”

“嗯,好多錢。”

馮楠點點頭,“所以,這個節骨眼兒上,你更不能掉鏈子了!你隻要幫姐姐把這件事辦明白了,就算姐姐我,欠你一個大人情!行不?”

看馮楠一副循循善誘的模樣,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那小眼神兒可純潔了。

“就,以身相許那種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