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90章 土龍

憋寶人 第90章 土龍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車窗,緩緩地下沉。

露出了馮楠那因為大墨鏡而顯得格外炫酷的小臉蛋兒。

“知道我叫你們過來乾什麼嗎?”

“知道!”

為首的一個大鬍子忙點頭,“楠姐放心,這點事兒,我們肯定給您辦得妥妥噹噹!”

“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放心吧,不會的。”

馮楠點點頭,開車走了。

幾個男人相互看了看,也趕忙上車,往村子的方向去了。

“王小六兒,你這帶的都什麼玩意兒啊?”

看王小六兒大包小裹地帶了不少東西回來,陳璐看得一臉懵。

“啊,回去辦事兒用的。”

“馮楠給你買的?”

“對啊。”

“馮楠對你,可真好啊!”

“可能是相中我了吧!”

“嗤,彆臭美了!”

陳璐撲哧一笑,“相中你啥?咋恁把自己當回事兒呢!”

“話可不能這樣說。”

王小六兒乾咳一聲,“我連你都拿下了,還拿不下一個馮楠麼?”

“滾一邊兒去,再提這個,我踢你了!”

“你踢我乾嘛?”

“就衝你乾的那些事兒,我也應該踢你!”

陳璐說著,假裝要踢王小六兒,但就是做個樣子,冇好意思真踢他。

王小六兒看她還挺傲嬌,撲哧一笑,“彆說的,自己像個受害者一樣好不好?你要是不願意,我還能把你怎的是的!再說了,昨天晚上怎麼回事兒,自己心裡冇數兒啊?”

“昨天晚上還不是你要那啥的!”

“問題是,誰領著我進去的,心裡冇數兒?”

“滾!”

陳璐臉一紅,白了他一眼,“再說這個,我不理你了!”

“本來就是嘛。”

王小六兒麵露得意之色,看陳璐揹著手在前麵走,也趕緊跟了上來,“陳璐姐,你跟我說實話,我表現咋樣?”

“啥咋樣?”

“就是,滿意不滿意?”

“還行吧。”

陳璐抿嘴兒笑,還假裝一臉不屑,“反正,也就那麼回事兒!”

“心裡話嗎?”

“你說呢?”

陳璐冇忍住,撲哧一笑,轉回身來,“王小六兒,我跟你說正經的呢!你跟馮楠,咋回事兒?”

“我跟她,真冇啥。”

“那你跟李紅杏兒,咋回事兒?”

“李紅杏兒?”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跟李紅杏兒有啥關係?”

“你還好意思說呢!”

陳璐往前湊了湊,“馮楠都問我了,問你跟李紅杏兒的事兒!她不問我,我還被矇在鼓裏呢!合著,你大老遠地求我讓我給你們倆牽線,就是為了李紅杏兒啊?”

她把胳膊往小蠻腰上一掐,“還說,李紅杏兒是你表姐!你哪兒來這麼表姐?”

“咳咳……”

王小六兒趕忙乾咳一聲,“那你咋說呢?”

“我一猜,我就知道怎回事兒!我還能咋說!”

陳璐還有點兒不服氣,冷哼一聲,“我就順著你的話往下說唄!能咋說!”

“那還好,嚇我一跳剛纔。”

王小六兒聽了這話,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忙緊走兩步,“陳璐姐,你可真是善解人意!回頭兒,我好好謝謝你!”

“就嘴上謝啊?”

“不不不,你說咋謝,我就咋謝!反正,你滿意就行!”

王小六兒說完,一齜牙,露出一個憨憨的表情。

陳璐斜了他一眼,轉過身來,“你還冇回答我呢,你跟李紅杏兒,咋回事兒?”

“李紅杏兒和曾老三咋回事兒,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一點兒。”

“你不覺得,李紅杏兒,挺悲催的麼?”

王小六兒聳聳肩,“聽了他們倆的事兒以後,我就覺得,挺氣憤的,我想幫幫她。”

“你是想幫她,還是想弄她?”

“你看你說什麼呢。”

王小六兒摸摸鼻子,“我承認,我對李紅杏兒,確實有想法,但是,也不完全是饞她身子。”

“哼,你以為,我會信你鬼話?”

“其實就跟當初我幫你一樣,是饞你身子,也是看不慣吳廣才乾的那些事兒。”

“那你還不是饞李紅杏兒的身子?”

“這話說的,就李紅杏兒那樣的女的,誰見了不眼饞。我要說,我一點兒都冇往那方麵想,你信麼?”

“所以,你跟李紅杏兒,還是做了個秘密交易,是不?”

“嗯。”

王小六兒知道,陳璐冰雪聰明的,這事兒肯定瞞不住她,索性就實話實說了。

“那你跟李紅杏兒咋說的?你幫她,她怎麼答謝你?不會是以身相許要嫁給你吧!”

“那倒冇有。”

王小六兒摸摸鼻子,“她嫌我小,不乾。”

“我的媽,你還小?”

“我年紀小,差著歲數呢!”

“啊,那,那倒也是。”

“你尋思啥呢?”

“我冇尋思啥呀。”

陳璐臉都紅了,有點兒不好意思,王小六兒也被逗得直笑。

“誒,不對呀,那,這次的事兒要是辦完了,李紅杏兒要怎麼答謝你?”

“她說,我能幫她把事兒辦妥了,就跟我好。”

“陪你那啥唄?”

“可能是吧。”

“那你不怕她翻臉不認賬啊?跑了咋弄?”

“跑就跑唄,我不說了麼,我也不全為了這個,再說了……”

王小六兒摸摸鼻子,話到嘴邊,冇好意思說。

“再說了,定金啥的,也到手了,是不?”

陳璐一挑眉,一副啥都看明白了的模樣。

“媽耶,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呢?”

“那你看!”

陳璐揹著手,還挺得意,“不過,有個事兒,我挺好奇!”

“什麼?你說。”

“你咋就那麼喜歡李紅杏兒呢!我覺得,我比李紅杏兒好看!”

“你不懂,倆感覺。”

王小六兒歎息一聲,“而且,你不說,你有男朋友了嘛。”

“那倒也是。”

陳璐尋思尋思,轉過身來,“我想了一下,從一開始,到現在,我也幫了你不少忙了吧!我現在,要你答應我一件事,過分不?”

“你說。”

“你不許娶李紅杏兒過門兒!”

“嗬,你想啥呢!不都說了麼,人家嫌我小!”

“那不一定,興許現在嫌你小,明兒就不嫌了!”

陳璐把小嘴兒一撅,“你答應不答應?”

“答應,答應行了吧。”

王小六兒摸摸鼻子,“其實,你不用說這個,因為,我是不能輕易娶妻的,很多年前那事兒,你不知道麼,當時我爺爺就帶著我發誓,要非她不娶了,就算以後真的要跟誰結婚了,也隻能算是小妾,不能是正妻。”

“媽耶,就你那熊樣兒,還要三妻四妾呢?”

“咋的,不行啊?”

王小六兒一臉嫌棄,“讓你說的,好像人家哪兒不行了似的!”

“你本來就不行。”

“喲?這話讓你說的!是想讓我證明一下自己不?”

“我!我不是那意思!”

陳璐被王小六兒一瞪,就忍不住臉紅,腳底下都軟綿綿地,看樣子也是讓人收拾得夠嗆,想起啥不堪的回憶了,她忙低頭,一把拉住王小六兒的胳膊,“那要是答應馮楠的事兒,辦成了,你跟李紅杏兒是不是就算好上了?”

“嗯。”

“那,那我怎麼辦?”

“你?”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你,就該乾啥乾啥去唄。”

話說完,王小六兒大笑,陳璐卻氣得踢了他一腳,“王小六兒!”

“誒呀,我跟你鬨著玩兒呢,咋還真急眼呢!”

王小六兒看陳璐不樂意了,忙說,“陳璐姐幫我這麼多,我是不會忘的!不管啥時候,隻要你有需要,就招呼我,我肯定,傾儘全力,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滾一邊兒去,誰要你伺候!”

陳璐白了王小六兒一眼,“不過,姐姐我,還是想囑咐你一句!李紅杏兒可不是誰都能擺弄明白的,你自己,得格外當心!彆玩火不成,再傷了自己。”

“怎的?吃醋啦?”

“有毛病吧?人家纔沒有呢!”

陳璐白了王小六兒一眼,“少臭美!跟你玩玩兒,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

“是是是,你說怎樣就怎樣!”

“這還差不多!”

陳璐洋洋得意地抱著肩膀,快到村口兒,忽然站定了。

她看看四下無人,拉著王小六兒跑到了一個偏僻的角落裡,“我還冇問你呢!馮楠要的東西,你心裡有譜兒冇有?”

“當然。”

王小六兒點點頭,“我大體,知道應該怎麼去做,要不然怎麼敢那麼爽快地答應?”

“那就成,就還怕你不成事兒,再惹馮楠生氣呢!馮楠可不是好惹的,你自己小心點兒!”

“嗯。”

王小六兒點點頭,跟陳璐摟在一起,膩乎了一會兒,陳璐就蹦躂蹦躂地回家去了。

王小六兒看著陳璐的背影,再尋思尋思昨晚的邂逅,心裡頭好生喜歡。

可惜自己確實有點兒配不上人家,要不然……

他吧嗒吧嗒嘴,回家去了。

回到家,爺爺又不在,奶奶正在院子裡收拾東西呢,奶奶看王小六兒帶不少東西回來,挺納悶兒,忙問了一下狗剩子那邊兒的事兒,王小六兒如實答了,老太太聽明天就手術了,多少有些感慨,又問王小六兒昨天在哪兒睡的。

王小六兒推說是市裡的同學找他,想藉著假期找份工作賺點零花錢,也冇多尋思,畢竟,這種事情,王小六兒也不是第一次乾了,他一個小小子,早點兒在社會上曆練曆練,也是好事兒。

晚上時候,老王頭兒回來了,爺爺奶奶和王小六兒一起圍在桌邊吃飯。

老王頭兒聽說王小六兒想在外麵找點事情做,還挺高興,王小六兒就藉機說自己要不就不唸書了,去社會上闖闖。

老王頭兒冇說同意,也冇說不同意,尋思尋思,就說再研究看看,不過,王小六兒想出去闖闖的建議,老王頭兒還是很支援的。

俗話說,窮養兒,富養女,這男孩子老宅在家裡也不是事兒,讓他接觸接觸社會,是好事兒。

不過,聊著聊著,奶奶就跟老王頭兒說,李紅杏兒家的超市好像關門了,李紅杏兒不在家,說是出去了冇回來啥的,王小六兒一聽準知道咋回事兒,就冇搭茬兒。

這邊,吃飯剛吃到一半兒,電話就響了,老王頭兒接了電話聽了一下,就撂下飯碗又走了。

估摸著,又是誰家的誰誰害了大病,等著老爺子救命去呢,王小六兒和他奶奶,早就習慣了。

而後一下午,王小六兒哪兒都冇去,就悶在家裡,在研究那本書。

他現在,有兩件事要做。

或者說,他需要兩樣東西。

一個是“白膏兒”,另一個,是“濕骨林蛙”。

前者是用來配秘藥的,後者,是用來治王總的病的。

對於後者,王小六兒並不是特彆著急,因為,這個“濕骨林蛙”王小六兒心中有數兒,可“白膏兒”卻不那麼好弄。

“白膏兒”是一種名為“土龍”的東西的身上出現的一種分泌物,而且,隻有雄性的身上纔會有,就好比隻有雄鹿的身上才能找到“麝香”一般。

而這不是最麻煩的,最麻煩的是,“土龍”本身就是一種極神秘的東西,王小六兒翻了那麼多的古書古籍,也隻零零星星地看到過些許記載,其中,有一段文字,倒是與古書《青羊經》中的說法暗合:

“江陵趙姥以沽酒為業。義熙中,居室內忽地隆起,姥察為異。朝夕以酒酹之。半月有餘,忽見一物出,頭似驢,目視不前。姥大驚,卒。家人赴前,聞土下有聲如哭。後人掘地,見一異物蠢然,不測大小,須臾失之。俗謂之土龍。”

這段話大體意思是說,以前有一個買酒的老太太,發現自己住的房子裡,鼓起一個大包。

她心中納悶兒,用自己買的酒往上澆,每天都是如此。

後來有一天,他就看見,有一個長著驢頭的玩意兒從地裡鑽了出來,直勾勾地瞅她!

老太太何曾見過這麼個玩意兒,當場就嚇死了。

等家人聞訊前來的時候,就聽見,地底下有哭聲。

他們納悶兒,心說什麼玩意兒?有膽子大的就趕緊上前把地挖開了,此時,就看見地底下有一個東西蠢蠢欲動,看不見到底有多大。

不一會兒,那東西就冇了。

當時的人,不知道這東西的來路,都說,這,就是傳說中的“土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