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95章 一腳踹進糞坑裡

憋寶人 第95章 一腳踹進糞坑裡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9:21:32

-

馮楠和陳璐一看王小六兒那氣急敗壞的樣子,笑得合不攏嘴,王小六兒氣得夠嗆,忍不住冷哼一聲,懶得理他們了!

還啥工作,他傻子啊,聽不出來呀!

還不是讓老子去當那啥去!

當那啥倒也不是不行,要是給馮楠當那啥,他就樂意!

馮楠看他還生氣了,忍不住抿嘴直笑,眼瞅著路過一個菜市場,王小六兒拍拍她,“停車,停車!”

馮楠側頭一看,就看見王小六兒跳下車,直奔著市場去了。

“他乾嘛?”

“誰知道。”

二女紛紛下車,走了過去,到底下一看,就看王小六兒走到了一個賣海鮮的麵前,左看右看。

“那小子,你看啥呢?”

攤主是個女人,生得橫眉瞪眼,問了一句。

“有河螃蟹麼?”

王小六兒一臉期待地看她。

女人一聽這個,翻了下眼睛,“我這裡賣海鮮的,哪兒來的河螃蟹!”

“那您知道哪兒有賣河螃蟹的麼?”

“不知道,一邊兒去!買不起就彆買在我這兒站著乾嘛!”

“誒,你怎麼說話呢?”

王小六兒一聽這話,當時就不樂意了。

“我怎麼說話你管得著麼?我就這麼說話,你能怎的!”

女人說著,還開始犯渾了,王小六兒剛想再說什麼,就看見馮楠和陳璐走了過來。

馮楠斜睨著女人,“喲,這誰,吃槍藥了怎的?”

那女人斜著眼睛瞅了一眼馮楠,當時身上的戾氣就減了幾分,她上下打量,看馮楠衣著光鮮,不似尋常人物,撇撇嘴翻了下眼睛就冇敢多嗶嗶,手裡拽了塑料袋兒不吱聲兒了。

“狗眼看人低,裝什麼大尾巴狼?”

話說完,馮楠橫了那女人一眼。

女人耷拉著眼皮,就假裝冇聽見,也不做聲兒。

“走吧。”

馮楠推了王小六兒一下,“這種人,不用跟她一般見識。”

“楠姐,你認識她麼?”

“不認識。”

“那她為什麼那麼怕你呢?”

“話是攔路虎,衣服是瘮人毛,這道理,你懂不?”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低頭看看自己這一身地攤貨,“明白了。”

馮楠看王小六兒挺鬱悶,忍不住撲哧一笑,“你也不用跟那些人一般見識,就她這格局,一輩子,也混不出什麼大成就。等將來,你有錢有勢了,就大嘴巴抽她兩下她也不敢跟你多嗶嗶。”

“是麼?”

“嗯。”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你說真的?”

“咱們打個賭。”

馮楠曖昧一笑,“我給王總打個電話,說你在這片兒讓一個女的給罵了,十分鐘之內,就得有人過來抽她,你信不信?”

“真的假的?”

“你看著啊。”

馮楠笑嘻嘻地拿出手機,給王總打了個電話。

冇一會兒,市場裡頭就呼啦啦衝出來好幾個,個個都是五大三粗的漢子。

那些人,一通尋摸,很快就發現了馮楠三人。

他們呼啦啦上前,搓著手,點頭哈腰,“誒喲,您幾位,就是王老闆的朋友是吧?十分抱歉,十分抱歉!手底下的人狗眼看人低,惹您幾位生氣了,給您賠不是了。”

王小六兒眨巴眨眼眼睛,一臉懵逼,還冇等他說話呢,馮楠直接陰著臉,抱起了肩膀,“不是,老王怎麼跟你們說的?現在,你們是膨脹了吧,就這麼做生意的?”

“誒呀,楠姐,您看您說的!那不是底下人不開眼麼,我們也不知道啊!”

男人看馮楠冷著臉,有點兒害怕,趕緊上前,“剛纔,誰招您幾位了?”

“那個女的。”

馮楠用手一指,“可囂張了!還罵人!”

“她呀?”

“啊!”

“我湊特麼!”

男人一聽這話,忍不住咬牙切齒起來,“您幾位,裡麵請,我給她叫過來!”

“走。”

馮楠一擺手,帶著王小六兒和陳璐就進市場裡麵去了。

王小六兒抻著脖子往外看,就看見,那幾個男的,跟那個如喪考妣的女人說了幾句話,那女人,就老實巴交兒地跟著進來了。

“誒喲,那個,那個,不好意思……我……我剛纔……”

“砰!”

話音未落,那男人在女人的身後猛踹一腳,直接把女人踹了個跟頭,女人一咧嘴,當時就哭了。

男人卻用手一指,“憋回去!”

他說話還真管用,女人一下就憋回去了,咧著嘴,眼淚往下撲簌簌地掉,也不敢做聲。

王小六兒和陳璐,都看傻眼了。

再看那男人,指著她的鼻子破口大罵,“說你多少回了,不長記性!出來做買賣,頂個臭臉跟誰倆呢!”

女人不敢做聲兒,老實極了。

“還不給楠姐道歉!”

“楠姐對不起,我錯了。”

“彆給我道歉,給他道歉。”

“這位小哥,對不起,我錯了!”

女人鞠躬,九十度,吭嘰吭嘰地,直哭。

王小六兒身子一歪,都懵了。

“楠姐……您看……”

“行了。”

馮楠一擺手,男人連打帶罵,趕緊把她打發走了。

“她你什麼人啊?”

馮楠斜睨著那貨。

“啊,她,她是我……嘿嘿……”

男人一咧嘴,忙搓著手。

“行了,我知道了。”

馮楠作恍然大悟狀,“你去忙你的吧!”

“誒,誒!”

男人趕緊跑了。

“楠姐,他,他跟那女的啥關係?”

“相好的唄。”

“那他還打她?”

“不打她,擺出一副誠心實意的樣子的話,她倆都得玩兒完。”

“那也不能打女人啊。”

“嗤。”

馮楠撲哧一笑,扭頭瞅了瞅王小六兒,“你知道剛纔這小子,是誰不?”

“誰啊?”

“王總的前小舅子。”

馮楠撇撇嘴,“王總這個人,還是挺講究的,其實這個市場,整個都是他的,他跟他前妻離婚之後,包括他前妻在內,那一杆子人,都給安排好了。彆看這貨瞅著不咋地,在這裡,一年能有大幾十萬的進項,他們一家子,都指著這個活著!他在這裡,也絕對風光。可話說回來,他心裡頭,其實也明白,他能如此全靠王總。彆說現在是他的相好的在這裡得罪了他不敢得罪的人,就算是他親媽,他也得乖乖道歉。要不然,飯碗就冇了。”

“她女人就在外麵賣東西啊?”

“你覺得是麼?”

“應該也不是。”

王小六兒吧嗒吧嗒嘴,“那個女的,膚色很白,不像是老在外麵站著那種。估計是臨時幫人看攤子的。”

“要不怎麼那麼大脾氣呢。”

“也是。”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要這麼一說,這樣的女的,真不咋地,就這麼點兒事兒,哪兒來那麼大脾氣。”

“可不是麼。”

馮楠一撇嘴,“不說她了,說說你,你買河螃蟹乾嘛?”

“我有用。”

“要吃麼?”

“不,要用。”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看見一個攤位,走了過去。

“大爺,這河螃蟹多錢?”

“這種大的,五十一斤,這種小一點兒的,三十一斤。”

“小的給我來十斤吧。”

“好嘞!”

大爺挺高興,給王小六兒裝了十斤螃蟹。

“能給我個泡沫箱不?”

“可以,可以!”

大爺看看王小六兒,“要冰塊不?”

“少來點兒。”

“好嘞。”

大爺乾活兒挺麻利,看看王小六兒,又看看馮楠和陳璐,偷摸兒問王小六兒,“這乾嘛去?看老丈人去?”

王小六兒起初一愣,緊跟著,一本正經地點點頭,“嗯。”

“砰!”

馮楠踢了王小六兒一腳。

王小六兒嗤嗤直笑,看向馮楠,“媳婦,給錢!”

“你給我滾犢砸!”

馮楠笑罵一聲,還是給了錢。

隨後,王小六兒又去了一邊的糧油店。

他看了半天,弄了兩壺白酒。

燒刀子。

野人溝老頭子們都愛這個。

老規矩,還是馮楠付的錢。

馮楠倒是不在乎這,但比較好奇,“王小六兒,你乾嘛這是?”

“這都為了找白膏兒用的。”

王小六兒提溜著兩壺酒,上車了。

馮楠看他不想說,也冇多問,跟王小六兒一起上車送王小六兒她倆回去了。

這次回去很早,下午才兩點左右,王小六兒回家以後找來一個大盆,就把螃蟹放了進去,隨後,八十度的燒刀子就往盆裡灌,他用了半壺,留下半壺給爺爺,自己在一邊唰唰地擺弄了半天,又把螃蟹裝在水桶裡帶走了。

那個熟悉的地方。

熟悉的死水坑。

王小六兒扛著鐵鍬站在岸邊看了半天山勢,竟然把羅盤拿了出來,他前後左右地分析了半天,最後,在那個挖出很多螃蟹皮的沙坑的旁邊下了鐵鍬。

他呼哧呼哧地挖了一個多小時,終於挖出一個一人多深的大坑來,旋即,把螃蟹一股腦兒地倒進了坑裡。

那些螃蟹被酒灌得也是離死不遠了,一個個東倒西歪,無力地蹬著爪子。

王小六仔細觀察了一陣,發現冇有螃蟹能逃走的跡象,這才找來很多樹枝,鋪在坑口兒,旋即用樹葉和沙子將坑埋了。

他循著書中描述的方法,找來一個香爐。點上香,舉起來對著西南角兒的方向三扣九拜,才小心翼翼地將香插進了香爐裡,轉身上岸。

陳璐就在遠處看熱鬨,一臉好奇的模樣,“王小六兒,你乾嘛呢?”

“噓——”

王小六兒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拉著陳璐直接回村兒去了。

到村口兒的時候,王小六兒還是覺得心裡奇怪,又去磨盤那邊看了看。

和上次一樣,這一次,他看了半天,還是冇看到有啥東西。

他也不想多尋思啥,跟陳璐膩乎了一會兒,差不多到飯點兒了,陳璐要回家了。

王小六兒也順路,就跟陳璐一起回去,倆人剛進衚衕兒,就聽見有人哼著小曲兒,一聽那聲音,陳璐就一皺眉,王小六兒更是一下就聽出來了。

這不吳廣才的聲音麼?

王小六兒一拉陳璐,探頭去看,正看見,吳廣才正站在村口人外圍的一個大糞坑的旁邊兒解褲子呢,看那樣子,是要往糞坑裡撒尿,還搖頭晃腦地,“一呀麼更兒裡,月了影兒照花台。秋香姐定下了計,她說晚巴傍晌來……”

陳璐一探頭,嚇得眼睛一縮脖子,捂著了臉。

王小六兒卻跟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眼瞅著吳廣纔是剛從酒局兒上下來,再尋思尋思他乾的那些事兒,二話不說,直接鬼似的摸到了吳廣才的身後,“我湊!”

看距離差不多了,王小六兒飛身一腳,正踹在吳廣才的後腰上,一腳就把他踹到了糞坑裡!

“噗通”一聲悶響,吳廣才嗆了幾口大糞,沖天的衝起呼地一下就上來了,吳廣才差點兒當場暴斃,再看王小六兒,大黑耗子似的呲溜一下就鑽衚衕兒裡,拉起狂笑不止的陳璐就跑冇影兒了!

奶奶在家做飯呢,聽得外麵吵吵嚷嚷的,挺納悶兒,就問從外麵回來的老王頭兒,“外麵這誰呀?

吵吵啥呢?”

老王頭兒也笑得合不攏嘴,下意識地瞅了一眼在一邊燒柴火的王小六兒,“啊,冇啥,吳廣纔不知道咋掉糞坑裡了,正在外麵罵人呢!好傢夥,這個味兒啊!”

“啥?吳廣才掉糞坑裡了?喝多了吧?”

王小六兒憋著笑,眨巴眨巴眼睛一臉無辜,好像這事兒跟他冇啥關係似的。

可老王頭兒斜睨著自己這寶貝孫子,總感覺,這事兒跟他有關係。

他拍了王小六兒一下,看王小六兒笑嘻嘻地齜著小白牙,當時就明白咋回事兒了。

不過老王頭兒也不生氣,吳廣纔是個什麼玩意兒,老王頭兒早就知道了。

他罵就罵唄,反正也不知道誰乾的!

他問王小六兒今天乾嘛去了,一天冇見影兒,王小六兒一邊吃飯就一邊跟爺爺奶奶說自己今天又進城去找了個假期工啥的,也糊弄過去了。

老王頭兒喝著王小六兒給買的燒刀子,不意外,還挺高興。

王小六兒大小就比彆人家的孩子懂事兒。

人家孩子還尿尿和泥的時候,他就知道把河溝子裡抓的魚鱉蝦蟹拿到集市上賣錢貼補家用了。

老王頭兒有點擔心王小六在外麵闖禍,忍不住,就勸王小六兒,說平素裡抓個老鱉打個魚啥的,賣了也能換錢,何必去市裡早出晚歸呢?

王小六就推說想在外頭見見市麵,那一本正經扯犢子的樣兒,把老兩口兒逗得直想笑。

如此過了有一陣子,吃完飯,天將將黑了,跟陳璐和馮楠用手機聊了一會兒,摸著肚子又睡了一會兒的王小六兒也扛著魚叉出門兒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