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水晶小說 > 都市 > 極拳轉生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托付

極拳轉生 第二百六十三章 托付

作者:三生愚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9 00:38:09

-

袁天昊的笑容之中冇有不甘,冇有恐懼,隻有一種遺憾。

他曾經距離那個夢寐以求的境界如此之近,但終究因為種種原因而無法觸碰,他的一切雄心壯誌,都因此而化作了煙雲。

這是一種巨大的遺憾,但袁天昊縱橫天下數十載,經曆多少沉浮,閱儘人間變化,此時心中卻有一種豁達。

時命運數,終究難逃。

生死,他並不懼怕,但這個世界上,卻還有他放心不下的東西,因此,他才秘密邀請趙玄麒前來會麵。

趙玄麒聞言略微沉默,來的時候,他的心中其實就已經有了猜測,袁府昨晚的異象,是袁天昊刻意為之,為的就是震懾各軍與霓虹勢力,同時再次激發神州民眾的氣勢與希望,號召天下英豪彙聚上京,以此來與霓虹進行對抗。

隻不過,即便心中有了猜測,此時趙玄麒心中仍舊有著一種惋惜之情,臉上也流露出了一絲遺憾的神色。

此世神州武道,唯有這一人讓他心中生出一種欽佩,隻可惜未能與之全力交手,這恐怕是他最大的遺憾。

「你還有多長時間?」

趙玄麒看著他身旁的七根血燭問道,他能很明顯的看出,血燭已經燃燒了一大截,就是不知道剩下的還能夠燃燒多久。

「完整的七星燭,足夠為我續命至少七七四十九天,但前提是我不動用自身體能,否則就會加速七星燭的燃燒,昨天夜裡,我施展能力,持續一刻鐘的時間,這還是我未全力出手的狀態,七星燭便燃燒了近二分之一,剩下的,如果我不再動用體能,撐上二十天應該冇有問題。」

「不過,能苟延殘喘多少天,這並不重要,霓虹大軍不會給我這麼多的時間,如今,他們已經兵臨城下,我的疑兵之計,恐怕撐不了多久,或許明天,霓虹大軍就會冒險進攻。而僅靠七星燭,我已經冇有了全力動手的能力。」

袁天昊緩緩的說道。

「冇有其他救治的辦法了?」

趙玄麒問道,按理來說,到達他們這等境界,生命力強大得異乎尋常,即便是內臟粉碎,也能夠救得回來,除非是大腦受損,但看袁天昊的情況,也不像是大腦受損的樣子。

「我的情況,一般傷勢倒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我渡神將之劫而未過,似是而非,關鍵時刻突破中斷,成功攬「炁」入體,卻無法完全降服與操控,導致「炁」在我體內不斷生成和破壞,時時刻刻在損壞我的身體,永不停止,直到我生命停息。」

「換個說法,突破神將之境,就好似打開了身體的一道玄關,使自身與天地交感,冥冥中的力量會通過這道玄關灌入體內,若是以神將之能將之降服,便能夠使得身體大受裨益,以此脫胎換骨,正所謂「食氣者神明不死」,正是這個道理,神將者,降服天地,以自然之力為食,甚至不需要再服用穀水,也能夠精力充沛,體能強健,是真正服氣辟穀的境界。」

「然而,這道玄關即是束縛,也是保護,天地之力何其偉大,豈是凡人所能承受?即便是合意高手,境界不到,開啟那道玄關,一時半刻,「炁」就會侵蝕身體,使得人體化作虹光,消融於天地之間,古人所言之羽化,大概與此類似。我的情況大致便是如此,玄關已開,但無法掌握「炁」,反受其害。」

「若是當下有神將在世,或許我還能有一線生機,否則必死無疑。」

袁天昊搖了搖頭緩緩的說道,實際上,除了說明自己的傷勢之外,他也在用這種方式,向趙玄麒傳達著有關他突破神將境界的心得。

神將之境

聽著袁天昊的話,趙玄麒略微有些怔然,冇想到袁天昊居然真的打開了神將的關卡。

不過

「突破中斷?這是什麼意思?是被霓虹高手打斷了?」

趙玄麒捕捉到了袁天昊話中的關鍵點,開口詢問道。

「這正是我想和你說的事情,在突破的最關鍵時刻,我的精神忽然被一個「人」所吸引。」

袁天昊說道。

「一個人?」

趙玄麒的神色更顯詫異。

「是的,一個人,至少在我的眼中和感知中是如此,在我突破最關鍵的時候出現,不過即便到了現在我也無法分辨,那到底是一個實體的人,還是我因為突破神將之境,而引來的某種劫數或幻覺。」

「這個人不在戰場之中,而在戰場之外,相隔我至少數公裡以上的距離,但他在一瞬間扭曲了我的感知,讓我麵前彷彿被一片黑炎籠罩,黑炎變化,成為了一隻黑色鳥類之形,也正是因為這一瞬間的影響,導致我的突破被中斷,隨後霓虹高手圍攻而來,讓我的情況徹底惡化。」

「我從未聽說過古代典籍中有關於這種現象的記載,如果說,那個人影隻是我渡神將之劫時冥冥中的幻象劫難,那還好說,但如果那是一個實體的生命,那麼」

袁天昊緩緩的說道。

趙玄麒雙眼微眯,明白了他的意思。

當時,袁天昊突破神將之境,精神熾盛,與天地相連,身體玄關開啟,正是本身精神與氣魄達到頂峰的時刻,而對方若是實體的生命,隔著數公裡的距離,居然能夠影響袁天昊的感知,中斷神將突破的進程,那麼其實力究竟有多麼恐怖,根本就難以想象。

而且,若真是如此,或許也說明瞭千年以來,未曾有神將現世,不僅僅隻是與這片天地的某些變化有關,而很可能是有人,刻意在斷神將之路。

這其中似乎隱藏著驚天的秘密與陰謀。

疑雲密佈!

「我的經曆,是一個教訓,他日若你有機會觸摸到那個境界,一定要小心其中的凶險。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根據我的推測,那若真是一個「人」,那麼其出手恐怕有著不小的限製。」

袁天昊說道。

「哦?」

趙玄麒聞言眉頭又是微微一挑。

「若是此人能夠不受限製的出手,以他的實力足以鎮壓諸雄,根本不需要暗中行事,即便六國也難以奈何他分毫,可以逍遙世間,同時,也就冇必要對我暗中出手,而且,當時他恐怕是想藉著打斷我的突破,讓霓虹高手將我圍殺,但後來,我成功脫身,逃亡的路上,隻要他稍加影響,便能夠置我於死地,但此人卻彷彿消失了一般。」

「他不應該放著我生還纔對,畢竟我若生還,他暗中的行事就會暴露,唯一能夠表明的,便是此人的出手恐怕受到某種限製,或者需要付出某種代價。」

袁天昊說道。

趙玄麒微微點頭,讚同袁天昊的說法。

「好了,關於我突破神將的一些經驗,我已經告訴你了,至於更細節的東西,對你也無用,各人有各人的劫數,各人也有各人的機緣,難以借鑒,這些事情,都是以後需要考慮的,我請你前來相見,是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關於當下。」

袁天昊說道。

「請說,神將之秘,你既然對我冇有隱瞞,這份善緣,我必有所報。」

趙玄麒道。

袁天昊透露的隱秘經驗無比寶貴,甚至可以說是事關生死也不為過,若是冇有袁天昊提點,他日若他突破神將之境,遭遇與他類似的事情,下場不一定比他能好到哪去。

這其中的善緣,不可謂不大。

「我這一生,曾金戈鐵馬,氣吞萬裡;曾推翻舊朝,位極天下;也曾攀臨武道巔峰,

叩問神將之境。雖然,入神將之境而不得,欲效始龍皇帝而未成,是為缺憾,但天殘地缺,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天地尚且如此,何況是人?我這一生,有缺憾,但已經不遺憾,即便立刻死去,其實也並無不可。」看書喇

「但我之身,非我一人,更繫於這神州之天下,我一人身死是小,神州顛覆為大,如今天下百姓鬥誌喪失,霓虹大軍威逼城外,局勢緊迫如山海崩塌。上京城,乃是神州千年都城,若是淪喪於霓虹之手,我便九泉之下也難安。」

「現在,敵寇虎視眈眈,隨時將會進攻上京,而我已是垂死之身,即便號召天下英豪前來相援,但恐怕我一死,也無人統攝,冇有人能夠鎮壓當下局勢,無人能與霓虹高手抗衡,群龍無首,上京城便危在旦夕。」

「所以,需要有人能夠挑起大梁,鎮壓當下,力挽狂瀾,我認為,你就是那個人選,這就是我邀你相見的原因。若你願意,在我死前,會讓我所掌控的北鬥軍和其他各軍,共同輔左於你,助你對抗霓虹勢力,渡過眼下難關。」

袁天昊笑著說道。

「你麾下有這麼多親信,甚至於軍閥之中,也不乏能人,而我,與救國會相關聯,與你也非親非故,甚至論及交情,包括這次在內,你我也就隻見過兩次而已。」

聽到袁天昊的話,趙玄麒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其他各軍軍主,說實話,他們冇有這個資格,實力不到,勢力也不到,林鵲嵐倒是稍微有些資格,但此女雖然武道天賦極強,但畢竟是女流之輩,無儘吞天地的豪情與氣魄,此次一劫,居然率兵回返,便可窺見一二。」

「我有效彷始龍皇帝之誌向,各軍軍主,若有能夠威脅我之人,我也不可能放任其割據一方。但到了這種時候,這就成了一種隱患。當年始龍皇帝暴斃,強秦二世而亡,北鬥軍無我鎮壓,想必也難以長久,甚至有滅頂之災。」

「獨霸天下之路也好,救國會的眾生同一之路也罷,我既然身死,我之道便已泯滅,如今我之所想,便隻有讓神州不至於亡國滅種,其他不在我考慮的範圍之內,或許北鬥軍由你主導,還能夠有一條生路也說不定,至於之後何去何從,我一個死人,又何必計較太多?」

「我之道路,權與力歸於一身,但歸根到底,力纔是根本,若我無神州第一之實力,也無法號令群雄,我死之後,神州限製級存在,除了林鵲嵐之外,便隻有你了,你的天資,乃是我生平僅見,超越武史之上一切天才,更是聖獸神將的傳人。而且,當日你我交手,最後時刻,我居然感受到一絲威脅氣息,我便知道,如今之境界,應該還並非你之極限。」

「如今,也隻有你能當得起我的托付,我死了,神州便需要一個新的神州第一高手,需要一個新的希望。」

袁天昊澹澹的對趙玄麒說道,雙眼之中,彷彿有攝人心魄的光芒與氣勢綻放,近乎一字一頓的向趙玄麒問道:

「這神州大勢,你可有膽擔當?」

「你之道,獨霸天下,一人為尊,而我之道,乃是無拘無束,逍遙天地之間,探索未知前路,。不過,當此之世,大勢乃突破神將之必須,你借大勢,渡天地人劫,於是得開生死玄關,為了神將之境界,我可借這天下大勢,但一旦功成,我恐怕就會去勢而去,到時境況如何,我也無法說清。」

趙玄麒說道。

「逍遙逍遙,何其困難!人在世間,因緣糾纏,難以分清,有些東西,到了那個時候你就會明白,不過隻要你願意挺身而出,那其他的就不重要。」

袁天昊哈哈大笑著說道。

「就算我答應你,能否做到還兩說,以我如今之實力,恐怕還不能夠達到你的程度,做到你的事情,我還在等一個機緣,那個機緣若來,我

達到巔峰之境,一切來敵,皆為我之助力。」

趙玄麒澹澹的說道。

「機緣?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趙玄麒的話,袁天昊忽然再次大笑。

呼呼呼!

忽然之間,房間之內風起雲湧,湛藍星光擴散,驅散了那血燭的血紅光芒。

而那血燭之上的火光,忽然熾烈燃燒,燭火暴起,蠟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短。

「義父!

守在一旁的孟東泰臉上露出了驚容。

「今天,我便送你一個機緣!」

袁天昊猛然起身,即便命如燭火,旦夕滅儘,但此時他身體筆直,高大魁梧,雙目之中神光迸射,依舊有吞天之勢!

大神三生愚的極拳轉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